2018/05/12

【鶴一期】王冠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 《PASH!》訪談中的足球部長鶴丸×學生會長一期設定,一期保持原名


王冠

贏得冬季大會地方預賽的資格後,相高足球部在全體部員的策劃下,放肆地在部室及場上開了一場盛大的慶祝派對。

賽後一日恰逢行程自由的周五,一早結束課程後,午後皆作為學生集會與社團活動的時間,乃因學生會體恤足球部預賽優勝的勞苦,特此免去一次全校集會好讓部員自由規劃,因此他們自然更有充裕的時間大鬧特鬧一番。聚餐與慶祝蛋糕是一定的,外加上這回預賽作為相高足球部歷史上難得的一筆輝煌,二年級的部員們更準備了背帶與寫了名字的王冠,要為正式隊員們進行「加冕儀式」。

主役當然的是他們的部長──三年級的鶴丸國永,自二年級接任部長後便以前鋒為主,仰賴優秀且反應靈敏的技巧聞名,此回預賽的幾次關鍵全依靠他的臨門一腳險中求勝,因此將寫有「相高之王」的王冠授予鶴丸可說是實至名歸。部員早有計畫為他大肆慶祝一番,在置物櫃裡預備好了罐裝奶油與派,就想給個驚喜殺他個措手不及,卻忘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們那熱愛「驚喜」的部長比他們更有鬧騰的心,老早就在自己的抽屜裡頭藏了大量水球──躲過奶油的瞬間隨即扔了一個出去,不偏不倚砸中了一旁副部長的眼鏡。

隨即水球奶油齊發,外衣被浸濕的瞬間又被派砸中了他的額髮,鶴丸不甘示弱地搶過身旁一年級部員的奶油罐,噴了隊內老實高大的中鋒一臉,瞬間後方又補了一記水球過來,給掩住了視線的中鋒在笑鬧不斷的部室中心胡亂抓人,一個抬手卻觸發了頂端彩球──砰的一聲,彩帶與碎紙應聲飛揚,隨著未關的窗戶,飛向了萬里無雲的天際。

相高的榮譽與相高的王,憑藉著少年們不齊的隊歌卻萬分熱烈的掌聲,便已將櫃上的獎盃磨得發亮。


會後清理完部室後,鶴丸督促著部員們一個個早些回家,他向來都是最晚走的那個,非要等到確認過所有設備都沒問題後才能放心離開。而當他斜跨在部室的長椅上頭整理物品時,部室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應門聲響。

「……打擾到您了嗎?」

門外身著整齊制服的少年,是現任的學生會長一期一振。

「大家都走光了,就剩我一個人呢。」鶴丸大方地為他敞開了門,「進來吧。」

「本來還想著您要收拾好一陣子才能打理完,沒想到這麼快就恢復原狀了。」

「啊──你聽到啦,」鶴丸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大家有些太開心了嘛。」

「砸水球和奶油派這麼大動靜的事,整個社團大樓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就連一旁的羽球部都來學生會抱怨了一番,」他慢條斯理地走進部室裡頭,「隨便放彩帶與小型煙火也全是違反校規,當初特許足球部不必參與集會,可不是拿來做這些事的哦。」

他有些心虛的跟在對方後頭,「一期啊……」

「不過……」一期一振拿起了桌上因潮濕而有些歪曲的王冠,「看在足球部為相高奪得佳績的份上,就暫且饒過你們一回吧。」

「多謝會長大人,真是幫了我個大忙!」倘若沒有會長的允許,他可又得寫一份長篇大論的報告檢討了,「還有一些蛋糕,你要吃嗎?」

「作為一個這麼遲才向足球部祝賀的會長,都有些不好意思分享優勝的喜悅了。」

「別這麼客氣啊,我也知道你忙,」鶴丸扔給他一罐汽水,「你能答應我這樣無理的請求已經是最好的事了。」

「當日沒辦法去看你們比賽果然還是有些可惜。」

「就是少看了一些我踢球的英姿而已──不過這確實很可惜!」他伸手替對方拉開了汽水瓶的拉環後笑了起來,「但祝福永遠不遲啊。」

一期一振望向他,並以瓶身回敲了下對方的,「……恭喜你們獲得優勝。」

「──謝謝,」鶴丸同樣回應他後笑出聲來,接著將瓶內的汽水一仰而盡,「沒有什麼是你親自向足球部祝賀,要來得讓我更開心。」

「足球部的部員們固然各個都是精銳,但只有您是『相高的王』吧?」

「……連這些你也聽見啦,」鶴丸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那都是二年級的那群傢伙給我亂封的封號。」

「這也是為了這個封號而準備的嗎。」一期一振掂了掂手中的王冠。

「就是他們起鬨鬧著玩的……」

「不過,您確實表現的很好。這樣優秀的部長,說是相高的王也不為過吧?」他垂下眼望向手中的王冠,後又抬頭,「能讓我為您戴上嗎。」

鶴丸眨了眨眼。

只見一期一振仔細地將紙質的皇冠捏回原有的形狀,而後,誠如真正的加冕儀式一般,謹慎而虔誠地為眼前的白髮少年戴上王冠。以筆作畫的紋路彷若是切實的鑲刻、平面的色彩同為珍貴的寶石,他流有暖蜜的眼底只有這個人的存在,那人不僅僅是相高的王,也是他獨一無二的王。

「……恭喜您,相高的榮耀。」

沒有什麼比你的祝賀,要來得更讓我開心。

由於對方稍稍仰高臉龐的姿態,讓他更能細細去觀察那頭遠勝晴日清澈的藍髮,此時恰有夕照漫進,光斑沿著額髮沒至髮梢、沒至耳骨,暈染出一片柔軟,使鶴丸忍不住挽過一期一振覆住耳朵的鬢髮,好以讓他更能看清楚對方的臉,碰觸到他隱隱發燙的頸側。

「一期一振。」

鶴丸的嗓音連同汽水罐內的氣泡升騰聲突然將他喚醒,一期一振猛然眨了眨眼,爾後便視線偏移地轉了幾圈,他稍稍鬆開扶在紙冠上的手,並拉開彼此本挨得極近的距離。

「很、很適合您。」他輕聲說道。

「那……」

「我想我還有些事情沒做完,得做些準備,」無論是事務上的還是心理上的,一期一振猛地站了起來,「那個,我先回學生會室去拿我的書包──」

「喂,等等──」

一期一振低下臉龐後便徑直向著門口走,碰觸到門把時又猶豫了回,最終還是半回過頭,淡淡地說,「就像是答應足球部免去一次集會一樣,您今日無論說什麼,我都會答應的。」

「那──」鶴丸被他這突然其來的允諾嚇得有些懵,腦子裡一時之間竟只轉出了這樣的要求,「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吧!」

「……您想說的只有這些而已嗎?」一期一振不禁失笑,「我還以為贏得優勝的相高的王,能有更大的野心才對。」

「我──」

「待會再說吧,我會等您的。」他半掩上門,不疾不徐地走了出去。

得勝的不只是比賽而已。

鶴丸愣了半晌才像是回過神來的一躍而起,揹起書包,那相高的王扶著他斜掛於額的王冠,為了長廊盡頭的最後一個取勝機會,不顧一切地追了出去。





※ 相高:相模高校(爆笑)

(並沒有在交往(告白前夕)

本來有一份寫到一半的虐…正經向小短文,
結果在看到前幾天的鶴一期夫婦大家族就被甜到不忍心再寫下去了……太…好了…
結婚了……恭喜…有孩子了…去買BD了

當晚腦內蹦出好幾個梗,先挑了這個想寫很久的學PARO梗來寫一下
太久沒寫青春校園劇了已經不會寫了
足球部長和學生會長的梗實在太萌……感謝PASH,感謝續花丸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