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鶴一期】巣作り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 只有因為特殊時期而軟綿綿的一期與一點也不情色的ABO設定,小甜餅



巣作り

一回本丸,鶴丸便在回房的路上見著了衣物沿途散落的奇怪景象。

自轉角處開始,沿著廊下一路胡亂地扔,有日常穿的浴衣還有他的腰帶,羽織上的金鍊還與袴勾在了一塊。鶴丸循著衣物路徑個個撿拾,最終才在迴廊盡頭瞧見了衣物旅途的終點,也即是他的房間。

紙門是留有門縫的,他沿路這麼撿拾,還以為自己房裡是遭小偷了,於是先小心翼翼地在門外偷窺了一陣,直至察覺內部稍有動靜,且有一股熟悉卻較以往淡薄的氣味後,才總算判明了結果。

先前雖曾聽聞這樣的狀況或將成為發情期前的特殊表徵,但自標記後,一期一振的情形向來穩妥,從未見過類似的徵兆發生,鶴丸便也認為或許是因兩人為了不耽誤日常任務,總將發情日的長短與抑制藥物管控得極好的成效。因此,這樣實際的「築巢」行為,他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以右側牆角為界,衣物與數件通白的羽織扭成弧形,像是數座小山那樣包裹住Omega蜷曲的身體,形成巢形。與他曾在書上見過的常見「築巢」姿勢不同,一期一振並沒有像常規的築巢行動那樣捕捉他的「氣味」,而像是隻小動物般一動也不動地抱著雙膝,試圖將自己縮至極小,好使鶴丸的衣物能完全覆蓋住他,不留一絲空隙。

「一期、一期一振?」鶴丸跨過一堆或曾被挑選過的築巢「材料」,來到對方身旁。

鶴丸蹲下身來撥弄他的後髮,隱約能嗅到比日常再更濃上一些的氣味,但還不至於立即進入發情。他順了順對方髮旋周遭的軟髮,並順勢覆蓋住了後頸,但彷彿陷入沉睡的一期一振卻仍未給予明確的回應。

「……你睡著了?」鶴丸又低聲問了一句,這時,一期一振才總算有了些迷迷糊糊的反應。

「鶴、鶴丸殿下……?」他無意識地回應,後便轉了轉陷於巢內的身體,露出泛著薄紅的臉與手臂。

「你還好嗎?」鶴丸將掌心貼附至他的額上,「有點發熱啊。」

「我……」一期一振又縮了縮肩膀,似是相當捨不得離開巢穴的模樣。他停頓了會,才總算從一堆衣物中坐起身來,「……您回來了嗎。」

「是,剛剛回來,」恰巧過了夜半,「遠征途中出了點狀況,又晚了半日才抵達本丸。一回來就見到一堆衣服丟在我房門口,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了。」

「……呃,衣服…」一期一振晃了晃仍有些不大清醒的腦袋,「我記得……替您收了洗好的衣服打算放回您房裡,但是一靠近您的房間,便開始有股奇怪的感覺……剩下的事…我也不大記得了……」

也難怪從外頭就開始扔衣服了,鶴丸輕呼了口氣,「你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是…沒有,」他抿住下唇,這才發現自己身旁也是一團混亂的模樣,「衣櫃裡的衣服……怎麼弄得那麼亂了。」

「是你弄的呀,」面對一期一振一臉困惑的模樣,鶴丸又好氣又好笑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不太清楚。」一期一振誠實地說,「只是恰巧想到您離開本丸好多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就覺得……很想見您一面。」

說到這裡,鶴丸才有些恍然大悟一期一振與他人迥異的築巢做法。這樣的築巢舉動,雖與發情期將至有關,但更多的,或也是見不到戀人的寂寞與缺乏安全感。一期一振向來壓抑,恪守規矩,從不輕易表達情緒與降低警戒心,唯有這種時候,才會無意識地流露出之於愛的尋求與懼怕心理──懼怕寂寞,唯有可倚靠的牆角與鶴丸的衣物,才能令他安心。

鶴丸越過巢,慢慢地擁抱住他,「你真是嚇了我一跳啊──這樣,感覺好一些了嗎。」

以氣味築出的巢終是不比戀人堅固,一期一振眨了眨眼,回擁住他,「有您在的話,我就覺得好多了。」

無論任何衣物,都比不過戀人的懷抱來得讓人平靜。

「下回再有這麼長時間的遠征的話,就請主上安排讓你和我一塊去好了。」

「……這樣可有違工作的本分與原則。」

「就算你這麼說……」鶴丸低頭吻了下他才又接續後話。但盜人衣物又害怕寂寞的小偷,才沒資格說這樣的話。





巣作り:發情期將至(或已至)時,會無意識收集標記的番的衣物築巢,用以嗅氣味的舉動

ABO怎麼會如此清水……!(自我反省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