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9

【鶴一期】肌膚之親(H)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 推特上的投票二選一,著衣sex
◇ 全篇肉,R-18慎入



肌膚之親


隔絕人語的障子後頭,似有衣物摩擦的聲響。

房內未有燭火,因而看不清來人的姿態,但內裏本也是糾纏在一塊的、令人難以直視的模樣。

親吻是胡亂而激烈的,扳開唇齒,直闖入內,侵略般的包覆著舌尖,連帶刮掃過上顎,接近喉頭,那是極其敏感的位置,一期一振被這麼一碰便忍不住渾身顫抖,幾乎無法喘氣,分泌過量的唾液沿著口邊流出,淌至下顎,濡濕了本該整齊的衣領,於他深灰色的襯衣上頭散出一塊小小的圓斑出來,但他無暇去管,只著急著呼吸──呼吸那人喉頭裡的熱氣。

索求是無度的,他更是急,溺水一般,鶴丸放開他的時候一期一振甚還難受地嗚咽了聲,隨即湊上對方的頸間,討好似的親吻,直至鶴丸使力揉了下他包覆在貼身長褲下的性器,他軟軟貼附在上頭的嘴才頓了一下,爾後便用齒列平坦的位置磨,細細的磨,彷彿要將鶴丸的肩頭咬出一個洞來似的。而鶴丸這頭手也沒停,毫不拖泥帶水,熟能生巧的解開了一期一振的褲頭,他的手是巧妙,無論在哪裡、探索什麼,一期一振都是知道的。因此拉下底褲、徑直握住半勃陰莖的感覺他同是再熟悉也不過,幾圈打磨與撥弄,便能讓自己徹底興奮起來。

於此同時,一期一振也去摸索對方的下身,鶴丸作為主導者,這樣激烈且迅速的情慾湧動早便讓他血氣高漲,硬挺的性器高高支起布料,急欲解放,然而和裝穿脫不易,他拉扯了幾回都沒抓到訣竅,最終仍是鶴丸自己解了腰間綁結,半敞出一塊露出內裏的地方,這才得以直接碰觸那份滾燙。

情勢所迫,他被困在那人之間,無法做出太多動作,只得費力撩撥。一期一振的指尖刮搔過頭部與柱體,是有意也無意,撓抓似的不痛不癢,卻能到位的勾起彼此的情慾。鶴丸揉了幾下一期一振的性器,濕了半手,隨即將他翻過身來,抵著牆,呈現抬起腰的半跪坐狀,腳卻是分得極開,鶴丸的膝頭卡進一期一振大張的腿間,從後扯下褲頭,掀起較長的外衣衣襬,露出一截緊實的後腰出來。

掀起時的動作讓一期一振皺了下眉頭,方才出陣,他的腰部被突襲的敵刀劃中,似乎滲了點血,但不嚴重,如今血已止流,傷口呈半凝結狀,本被包裹在衣物下的裂口給冷空氣刺得微微抽疼,他反射性地縮了下,未料卻被一道溫熱且柔軟的物體纏上,忍不住叫出聲來。

是那男人的舌頭,細緻的、溫吞的在傷痕上頭舔舐,血氣使人興奮,疼僅是一瞬間的事,一期一振隨即軟了下來,腳根都止不住的顫抖。

他以腿側磨蹭對方,狀似催促,兩人做了那麼多次,默契使然,鶴丸馬上就知道他想做些什麼。他撈來一旁保養用的油膏,抹了大把,將就地朝穴口上堵,在外揉了幾下,便直接深入,按壓緊緻且熱的內裏,插沒幾下,又加了手指進去,為了讓一期一振早些習慣入侵,指節的抽插幅度不大,只保持深且密的抽動,不一會,便能容納三根指頭進去。

鶴丸手下忙著,另一頭,更不忘吸吮對方的後頸與背。鶴丸解了顆一期一振襯衣領口的釦子,方便向後拉開一些,對方的頸後也有傷痕,且也敏感,他一碰,一期一振便會發出幼獸般的低吟,細且令人心生憐憫,更是誘發性慾。

他本想再替對方放鬆一會,卻是一期一振耐不住性子,急急去探他的性器。鶴丸讓一期一振倚著牆面,抬高臀部,手按著對方的肩頭長驅而入,這樣的插入作法簡直讓一期一振無處可逃,想向上縮點都會被直接拉下,雙腿不得併攏,無法動彈,僅有靠著牆面的手得以發力。他貼緊牆面的手正微微顫抖,不知該摀住嘴,還是伸向他方。

「還好嗎?」一期一振遲疑了會,後才搖了搖頭,其實正是疼的意思。鶴丸安撫似的親了親他的耳骨,打算停頓一會,「……叫出來會比較好吧?」

「……外頭會…聽見的……唔…」插至最裏,他幾乎是坐到鶴丸的腿上了,體內龐大的柱體壓迫著肚腹,飽脹得令人難以呼吸。

「外頭正在宴會呢,不是嗎?」他嘗試性地抽插了下,「他們不會過來的。」

誰知道呢,畢竟他們也是偷溜出來的。一期一振抿緊下唇,苦惱地思索了會,但尚未等到他回應,鶴丸便小幅動了起來,於穴口磨蹭,慢且溫柔地抽插,頂得一期一振如同一團棉花似的,愈發柔軟,下身的擴張感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陣癢麻。

鶴丸將一期一振向前抵,讓他整個上半身幾乎貼附在牆面上頭,自己卻向後仰了些。抽插時穴口一覽無遺,連帶能見流出的黏稠濁液,鶴丸握著一期一振的側腰,先是以正常速度抽送,後又逐漸收緩,弄得一期一振有些心癢難耐,隨之便要對方停手,打算自己來。

背對著鶴丸的一期一振仍不知曉達成目的的戀人正一臉得意,僅只集中在身下的動作上頭,控制腰臀,這個姿勢能讓性器插得極深,磨過前列腺又抵向最內,快感至尾椎竄至四肢百骸,腦間一片混沌,卻怎麼也停不下來。鶴丸飽覽一片緊實腰臀的美景,更時不時揉弄椎骨及穴口軟肉,每一撥弄,便是一陣收縮不止,夾得他咬牙,忍不住挺動回應。

即便他的腰力不錯,但呈跪坐姿,終是不好使力,自主動了一會,便就逐漸慢了下來。於此同時,也差不多是時候奪回主導權了。鶴丸按著他的腰部調整姿勢,迫使一期一振更靠近牆面,接著傾身向前,一把抱住了他,接著便大力的抽送起來。

「靠穩了。」

一期一振啊了一聲,便從此止不住了呻吟,他如一叢受風吹拂的矮樹般搖搖欲墜,若不是有這面牆壁與鶴丸的支撐,他恐怕就要整個癱軟下來。此時此刻,一期一振幾乎感覺到自己是懸空的,竄生而上的爆炸快感使他腳底虛浮,恐懼與極樂並生,在這個時候,鶴丸還要舔吻他頸上的那道傷口,淡薄的血氣瀰漫空氣,更是令人難以控制自己。

鶴丸揉弄他胸前早早挺起的兩顆肉粒,隔著衣物撫弄,在不裸露的情況下,更顯煽情。頻受刺激的一期一振忍不住回頭,尋求親吻,鶴丸鬆了胸前的手,趁勢壓住他,湊上前去,兩人親吻的同時下身貼得更密,感受到內部加劇收緊的徵兆,撞擊更是密集,交合處的黏膩水聲及臀胯拍打未曾停歇,唯有人聲稍隱。

被堵住了嘴,他只發得出幾聲鼻音,高潮將至時一期一振的腿根往往都會無意識的發顫,如今在這樣的姿勢下,愈是抖得厲害。叫聲埋在喉裡終歸是難受的,忍著忍著,便不免忍出兩眶淚水,射出前一刻,鶴丸才總算放開了他。

高潮時的收縮包裹著同樣漲至極限的性器,榨取似的,逼得他連番向內頂去,而在幾下使力但幅度不大的抽插後,鶴丸也隨之將精液射進深處,停頓了會,又反射性地插了幾下,這才向外抽了出去。

脫離後穴時發出了道黏膩聲響,連帶扯出了精液與些許給打成白沫的潤滑,糊在半張的穴口,間斷淌下,滴在一期一振本該整潔的外褲上頭,令人心神蕩漾。

「感覺怎麼樣?」,鶴丸湊上前去抱他,詢問他的狀況。這樣激烈且有些胡來的性愛當然不是完全好受,但的確是令人興奮至極的,大抵是因出陣後的血氣高昂,才讓自己迷糊了腦袋也說不定,一期一振不禁這麼心想。

疲憊與氣力盡失讓他說不出一句好或不好,只是懶懶地回抱住鶴丸的手,撒嬌一般。待鶴丸撈過紙巾替他擦拭完下身,一期一振仍難得的一動也不想動,他半張著眼望著鶴丸僅僅解開一部份下身的衣裳,再對照自己半脫的模樣,突然福至心靈地將手伸進對方領口探索──直至摸到那人富有體溫的骨與肉,一期一振才像是滿足似的放鬆下來。

鶴丸問他怎麼啦,一期一振如實答道,「光是您摸我怎麼行,我也摸一下您才不吃虧。」

這才是切實的肌膚之親啊。





開年第一篇就這麼刺激
(其實也不算開年第一篇XD 同時有在寫別的東西)

就只是想寫肉而已!所以有點沒頭沒尾的
設定上算是對出陣回來有點輕傷的一期而感到非常興奮的鶴丸(今日內番恰巧也是手合),進而推倒對方
沒想到出陣後的一期也滿血氣高漲性慾勃發的……這樣的一個故事
大家在集會廳開宴會的時候他倆偷溜出來躲在房裡做這個那個
過程稍微有些強硬且進展迅速了點(?) 但也算是小情趣吧,畢竟他們都很急,就…就這樣吧!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