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鶴一期】やきもち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2017いいつるいちの日


鶴丸正在鬧彆扭。

一切起因於昨日的一場遠征,身為近侍的一期一振被指派帶領新入的謙信景光與小豆長光一同前行,未料路經一處樹林時,對樹果起了好奇心的謙信為了窺探樹叢,竟一不小心摔進了附近的水池裡頭,而站在謙信身旁、情急之下拉了對方一把的一期一振也跟著掉進了進去,所幸池水不深,且下有大石鋪墊,兩人並無大礙。於不遠處撿拾資源的小豆趕過來時,便見外衣濕淋的一期一振正抱著鼻頭暈紅的謙信,神情有些愧疚。

小豆匆忙打理過謙信濕透的衣服後,便堅持要將身上的披風脫下,給被池水浸了半濕的一期一振禦寒,他雖再三推辭,說自己並不冷,但最終仍敵不過對方的好意,還是答應下來。回到本丸時,便見小豆抱著褪去外套的謙信,與半披著深緋色披風的一期一振狼狽地出現在玄關,引來一陣騷動。

而一期一振的這副模樣,也恰巧被鶴丸撞個正著。

然而鮮少發怒的鶴丸國永,竟就這麼生了一晚上的悶氣。

直到現在都還沒好。

一期一振望著彷若無事,眉眼間卻流露出疏離的鶴丸,心裡也大抵明白對方鬧彆扭的理由。

晚飯時藥研提及「看到戀人披著其他男人的衣物,即便大度如鶴丸老爺也是會生氣的吧」的緣由雖是其一原因,但實際上,鶴丸卻是在乎著更細節的東西。

兩人配合頻繁,無論在外出陣遠征,都曾碰上降雨落雪等突發狀況,每當這個時候,鶴丸總會擔心一期一振的外衣過於單薄,便要脫下羽織給他避寒,然而一期一振向來都是拒絕的,直言「鶴丸殿下也會冷吧,大雨的話,那我們一同淋雨回去也無妨」,如此委婉推辭。然而這回,卻被破了先例。

也因如此,即便鶴丸不滿,他也不好直言辯駁,只好等待著交談的時機。

午後恰逢鶴丸遠征歸來,正在屋內整理衣物的一期一振遠遠便見他的背影,直接喊住了對方。

「鶴丸殿下!」

鶴丸躊躇了一會,最終還是轉過身來應了一句,「……嗯。」

「……您還在生氣嗎?」

他倒是誠實,「我是有點生氣。」

「那也是碰上了突發狀況,才會──」一期一振停頓了會,想著該如何解釋才好,「不知道該怎麼和您解釋比較好,但這確實是我的疏失。」

鶴丸望了眼一期一振苦惱的神情,隨即心軟了下來,上前握住了對方的手,嘆了口氣,「我可真是個小氣的男人啊。」

「我能理解您的不滿……若是您帶著其他人的東西,我也會生氣的。」

鶴丸揉了揉他的手腕,「我就希望能你多依賴我一些。」

一期一振抿緊了下唇,爾後一把埋進了他的懷間。

「我愛您,我也明白您愛著我,」他將臉龐藏進了對方的羽織裡頭,「我會想辦法更依賴您一些……但同時我也會努力,直到成為更值得您依賴的人。」

他愣了下,隨即回抱住了他,「……我還真是個幸運的人啊。」

「那您還生氣嗎?」

「你都這麼說了,我還生氣得起來嗎?」鶴丸哈哈笑了起來,「不然你親我一下,我就不氣啦。」

此言一出,一期一振像是未曾猶豫過般徑直摟住了鶴丸的頸間,吻住了他。

兩人本有不在公開場所過度親密的原則,「……看在向您賠罪的份上,這是破例。」

「……可真是嚇到我了啊。」鶴丸又驚又喜,而後便笑出聲來。


之後的半日內,眾人便見披著一件通白羽織的一期一振在本丸內自如活動。

於廚房協助準備晚餐的時候,在旁清洗番茄的燭台切忍不住問起緣由,只見一期一振難得打趣的說,為了某個被烤得膨脹的大福著想,滿足他的心願,他才不得不這麼做。





每次都不自覺越寫越肉麻
やきもち(焼き餅) = 有烤年糕或嫉妒的意思,鶴丸因為嫉妒而變成了烤年糕(??)

大概是這個樣子,祝大家鶴一日快樂////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