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鶴一期】食慾之秋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食慾之秋

一大清早,時當鶴丸國永還邊打著呵欠邊繫脖子上的金鍊時,身著正裝的一期一振便如臨大敵般的衝進了鶴丸的房裡。

敵襲?!顯然還有些差距。然而眼前青年開門關門的動靜之大,嚇得鶴丸差點將手裡的鍊子都給扔了出去,他半靠著身後的立鏡,十分摸不著頭緒地望著一期一振緊掩上門以至於非要將門栓死的舉動,只見對方先是摸了摸門板,又像是竊聽似的貼了上去,直到確認外頭無人走動後,才鬆了口氣似的轉過身來。

「鶴丸殿下……」

「啊早安哪,」費了些勁總算將鍊子繫上了,「每日都有新鮮的驚喜這句話說的可不虧,一大早就給我外送驚嚇了嗎。」

一期一振顯然沒抓準他的話中精隨,只是稍稍一愣,後又自顧自地說道,「一大早打擾您了……但我有件事實在難以向他人啟齒,非得與您商量不可……」

「哦?」一聽到這,鶴丸突然就來精神了。兩人雖已是交往多年的伴侶,但大多時候,身為長兄的一期一振總會習性似的獨自完成事務,甚至在鶴丸不知道的情況下隱藏難處,想讓他多依賴自己一些都不大容易,「是什麼?」

「其實……是想給您看我身上的某些東西。」

鶴丸睜大了眼,又顯得更加精神了些──先姑且不論是哪裡有精神和看哪吧,但光是這麼說,就足夠讓他浮想聯翩了,此時此刻更是拋開了上一段的愛憐之心,直直朝向白日不可釐清的領域奔去,他一向保有矜持且固守底線的戀人,曾幾何時變得如此大膽了,竟一早就有了胡作非為的念頭,不過正好,今天他們都沒有任何任務,就算在家做些愉快的事情也不會有人察覺吧──即便鶴丸已想了老遠,他還是按捺住了喜形於色的情緒,盡可能以溫柔且沉穩的口吻說道,「嗯,你怎麼了嗎?」

「是的……」只見未穿上制式外套、單單身著一件深灰襯衫的一期一振有些怯弱地垂下了頭,修長的指節搭上鈕扣,自領口的位置開始,逐一向下開解,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胸膛來,而鶴丸的眼睛也隨著布料越敞越開而睜得越來越大,直至露出褲頭上方一截美好且緊實的腹部後,才將幾乎不能自持的目光收了回來。

「呃……是要我看什麼呢?」人總受美好的事物吸引,刃也略同,視線沒收妥多久,又忍不住朝著那片看著手感極佳的淨土上飄,但為了不做得太過明顯,只好作若觀察似的上下游移,一會是胸口、一會是肚腹、一會又是胸口……如此往返,鶴丸看上去神情平靜,但心裡已研究起了形狀優美的側腰寬度、胸中豎線與其間的質地了。

「是這樣的──」

「……淡褐色的。」

「嗯?」

「啊不,沒事沒事!」鶴丸連忙擺了擺手,且與他認真的雙眼對視。

一期一振呼了口氣後,一鼓作氣地撩起了襯衣下擺,露出毫無遮蔽的腰腹出來,「──請您看看。」

鶴丸望了眼寬窄正妥的腰部後張了張嘴,這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你還真是大膽啊。」

「什麼?請您趕緊將嘴闔起來,這樣看起來很不美觀,」一期一振皺了皺眉頭,後便語帶支吾地問道,「那個,我是想請教您……我…」

「你?」

「……我是不是變胖了。」

鶴丸的腦袋像是被敲了一記似的,猛地響了一下。

胖?

他盤起腿來,認真思索起了有關於胖的定義。

在他的印象中,所謂的「肥胖」,無非是體內脂肪積累過度以至於體形碩大的情況,而身材向來穠纖合度、甚至是有些偏瘦的粟田口家族是怎麼樣也難以與肥胖連結起來的,前些時候進行例行性的身體檢查時,粟田口全員還曾被審神者提點過都太瘦了,得再多吃一些,從大刀到小刀,一家子排排站著看過去,實在看不出哪個是得劃分在「胖」的範疇。

一期一振到底胖不胖,除了一期一振自己之外,最了解的無非就是鶴丸國永了。

「有嗎?」

然而鶴丸這麼一反問,就好像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曾犯的那個錯一樣──當老婆在問你究竟要買這個好還是那個好的時候,你回答了一句「隨便」或「都一樣」,絲毫沒有仔細觀察該樣物品的優缺點,只是敷衍了事而已,即便他是真心誠意地認為一期一振並沒有發胖(實際上也看不出來),但不詳加說明的話,是無從駁斥對方的論點的。

雖然覺得對方的應對有些敷衍,但看上去也像是真的感受不出來的樣子,一期一振張了張嘴後想了一會,最後又沉沉垂下了腦袋。

「您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什麼?」

「我剛剛在穿衣服的時候,發現皮帶有些──緊繃,」他斟酌著用字,「我以往總是將皮帶繫緊至倒數第二格仍頗有餘裕,但今天……差點就繫不上了。」

「你偶爾不是也會扣到第一格嗎。」

「您怎麼知道?」

「……這個嘛。」總不能說是脫過吧。

一期一振未去深思他的話,只是自顧自地說道,「總而言之,我是變胖了沒錯。」

「不過看起來還好好的啊,一點也沒有長肉的樣子……我摸一把試試。」

一期一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下了襯衣,「……已經不夠結實了。」

結實?鶴丸望了眼被布料蓋住的肚腹,回想了下近來抱著一期一振時的感覺,雖然體重並無太大變化,但確實好像是比以往柔軟了一些──他最終還是忍不住出手捏了捏對方的小肚子,「是有點軟肉沒錯啦。」

被鶴丸這麼一說,他更是如臨晴天霹靂似的俯下身來。

「不過這也沒什麼呀,你的體態還是很好,」其實胖一些也好,抱起來也舒服,「大概是最近吃的比較多吧,嘛這也沒什麼,畢竟是食慾之秋呀。」

「……這已經不是用食慾之秋這理由就能掩蓋過去的,」一期一振的嗓音聽起來十分沮喪,「其實我都趁您不留意的時候……」

「趁我?」

「……半夜起床吃了三碗泡麵兩塊蛋糕半桶冰淇淋一包金平糖兩份荻餅三根香蕉四杯牛奶,」他的頭越沉越低,「隔天醒來又吃了兩份雞蛋拌飯三塊炸豬排一個布丁兩條炸蝦五碗野菇炊飯兩碗烏龍麵三顆大福及淋了草莓糖漿的刨冰……還有兩大壺麥茶……」

「你這吃的也太多了一點吧!」

鶴丸目瞪口呆地聽完一連串的食物清單,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佩服對方的記憶力還是胃的乘載力,然而一口氣吃下這麼多東西也只變胖這麼一點,也是無比驚人的一項奇蹟了。

「每逢秋季的時候總覺得肚子很餓……」

「已經是爆食之秋了啊。」

「您不也吃的很多嗎,烏龍麵和白飯一口氣都能吃掉五碗。」

「……這倒也是。」鶴丸撓了撓臉,真該慶幸他們的伙食費都是由公費支出。

「您吃的那些東西都到哪裡去了啊,為什麼都吃不胖呢。」一期一振半撐起身體,哀怨地問。

「這句話是我該問你才對。」你也哪裡胖了。但眼見對方仍舊相當憂愁的模樣,鶴丸還是開口安慰了幾句,「別想那麼多了,相信我,你一點也不胖,只要稍微動一動應該就會恢復原狀了吧──說起來我還更喜歡有點肉的樣子。」

一期一振瞧了他一眼,爾後猛地坐了起來,「不行,是我太鬆懈了,這樣下去怎麼和主上交代,也無法作為弟弟們的榜樣。」

「所以?」

「所以我要開始減肥了,」他好整以暇地扣起襯衣上的釦子,「從今天起,每天只能吃一份餐點,午、晚餐的白飯最多也只能吃兩碗,不許再添,消夜與零食之類的東西也得杜絕,另外,我也會向主上請求將我設為各項任務的後備支援,好多出外活動,消耗脂肪。」

「只要少吃些零食應該就沒問題了,正餐用不著吃的這麼少吧。」

「……倘若現在不克制自己的話,冬天一來,寒冷會促使人越吃越多的,」一期一振一臉正經地說道,「還得勞煩鶴丸殿下時刻督促我了。」

「……好吧。」鶴丸自知說不過他,便也就答應下來了。

「那麼,我現在要先去主上那一趟,」他站起身來,將襯衣完全紮進長褲裡,且一併將皮帶繫緊──勒進最裡的那格,「叨擾您換裝了。」

鶴丸揮了揮手,接著便送走了一期一振。

又在為了無聊的事操心,那是他那對任何事總過分認真的戀人一貫的毛病。鶴丸半躺了下去,困惑地想,胖不胖又有什麼關係呢,一期一振還是那個一期一振,即便多出了一塊肉,那還是塊屬於「一期一振」的肉呀,況且他是真的一點也不胖,只能算是十分正常,連豐腴都沾不上邊呢──到時候又得想想辦法勸他別過分節食了,鶴丸想到這就煩惱不已,便有些後悔方才沒和對方索取一個早安吻當作賠禮了。

他躺在地上翻了幾圈,後又聽聞那個熟悉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地轉了回來。

──他的早安吻。

只見一期一振緩緩拉開紙門,斜過側臉,目光著地,原地躊躇了會,後才有些支支吾吾地說道,「……時令正值秋栗產季,燭台切殿下做了看起來十分美味的栗子蛋糕,您要吃嗎?」

啊。

鶴丸不著痕跡地瞅了一眼剛剛才勒至最緊的皮帶,笑了起來,「……好啊,你也吃一塊吧。」





從團子語音而來的發想!
聽語音就覺得一期一定是甘黨!愛吃甜食這個設定真是太可愛了,雖然感覺兩人都是吃多了也不會發胖的體質吧XD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