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鶴一期】挾以聲之諭 03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03

一期一振動了動唇瓣,眼底有光流過,卻仍無從改變面上的神情,僅是將情緒收攏在細緻的肌理波動裡。數秒後,才用帶笑的唇語說道:『是的。』

鶴丸此問,本想是更進一步探求失語的成因,但經觀察對方的連串動作後,便認為暫且是不該繼續問下去了,於是順勢地打了個圓場,「放心,透過發聲訓練及持續治療,總會好轉的。況且,我曾聽所長說過一個失語了二十年後也被治療到能順暢說話的案例,我們所長雖非耳鼻喉主科,但也可厲害了,相信他總是沒有問題。」

他淡淡望了鶴丸一眼,後說道,『我相信您。』

「你相信我我是很開心,不過能不能繼續來替你看診,也得經過其他人的同意,」鶴丸支起手腕,笑著領過了病歷。稍稍掃過一眼後,便默不作聲地收了下來,「這段期間,也有其他醫生來替你看診過吧?」

『是有幾位醫師來過。』

「他們怎麼樣呢?」

『能感覺得出他們的積極,』一期一振緩了緩手勢,在此改以唇語回應,『……卻都不如您有趣。』

「不知這麼說是否有失專業,但聽到有趣這個評價,還是很令我開心的。」他哈哈笑了幾聲,顯然對於這份工作並無得失心的模樣。

往後兩人又隨心所欲地聊了一會,直至相原再次應門,才結束了這首次的會診。

鶴丸俐落地提著皮箱,站起身來,隨興扯平了襯衣上的皺褶後說道,「很開心能有這次機會,未來若是沒有我的份的話,當朋友也是可以的──前提是你不介意的話。」

一期一振笑著頷首,後又搖了搖頭。


他讓對方送至門前。而當鶴丸來到門口,並伸手握上木門門把時,一期一振卻突然捻住了他的右腕袖口,以唇語問道,『──我,能有好起來的機會嗎。』

鶴丸盯著他逐漸收緩的下唇,垂低目光,後溫柔地答道,「總有辦法的。」


* * *


真是個溫潤的孩子。

於原路而返途中,鶴丸不禁掛記起那雙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瞳,或因如此,皆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而大抵是看著古怪,讓領他下樓的相原忍不住向其搭話。

「大少爺他……還好吧?」

鶴丸不假思索地回應,「很好啊,看著是個溫柔的人。」

「您是第五個來此會診的醫師了。」相原的身子站得直挺,行走之時,便會將窗外照進的日夕一分為二,「大少爺的病情一直未有起色,為此,老爺也是費盡了心思,遍尋名醫,無不惦記著大少爺的身體。」

「但他的身體,是沒問題的吧。」鶴丸摸了下腕間服貼的袖扣,似是在想些什麼,「我看了他的病歷,連年下來的聲帶檢查皆毫無異狀,當然,若要持續治療的話,再次進行精密檢查並確認現時的聲帶狀況也是必要的。雖說失語的成因倒不一定全與聲帶相關,但在聲帶無礙的情況下,透過訓練,患者還是有極大機會得以復原。」

「是的,」他的嗓音漸弱,停頓了會,才又再度開口,「……在粟田口家任職多年,我這麼說,理應是有些多嘴了,但談及大少爺的病,無非也是和多年前的某個意外有關。」

「意外?」

相原緩緩地望向窗外,且以一類回憶口吻說道,「在這棟大宅尚未興建起前,老爺與夫人本過著奔波各地,依著生意遷居的生活。那時兩人已有了幾個孩子,為求穩定,老爺便暫且將夫人及少爺們安置在分家舊宅裡,好以照應。大少爺本就是家族裡最大的孩子,自幼就極其懂事,一有空閒,便時刻關照著自己的弟弟。」

「舊宅與其他住宅比鄰,那年夏季,鄰家起了火事,延燒進了宅邸裡頭,總體雖無傷亡,但分家大宅也給燒了大半。其中,大少爺是最晚被救出來的一位,那次火事之後,似乎給他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難怪方才問診時,他也總迴避著談失語的肇因。鶴丸沉思了會,接著又反問道,「是從那之後,才開始說不了話的嗎?」

「為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火事,本家分家混亂了好一陣子,雖說其間的細節我也不太清楚,但多多少少是產生了影響吧。而自本家宅邸建成,似是為了不讓大家想起傷心事,老爺也就鮮少再提起舊宅的事了,」相原輕歎了口氣,「……作為服侍粟田口家的一份子,我本不該為此事下註解,恣意評論,但那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

鶴丸沉寂了會,於腦內反覆咀嚼起這個問題。

「……關於心理層面的部分,的確也是影響因素之一,」於重大創傷後失語,甚至是自我封閉者同不少見。他回憶起在大學內修習語言治療的相關課程時,也曾談論到這一點,「往後或許得相輔相成進行治療,雙管齊下,才能有更大的進步空間──這是一個樂觀的想法,不過這種事,還是急不得的。如今能做的,也就是讓患者輕鬆一點,別給他太大壓力才是。」

「鶴丸先生……」相原聽他一言,便好似找到了救星,接著便懇切地握住了鶴丸的手,無比信任地說道,「往後還有勞您了。」

「──若是有這個機會替你們少爺看診,是我的榮幸。但在一切都仍是未知數的情況下,您這麼拜託我,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不太習慣被如此請求的鶴丸禮節性地回握了下,「不過,這方面或許確實是個突破口,即便未來非我主治,回去之後,我還是會和所長報告,未來如有什麼狀況,也好再安排其他專業的醫師過來。」


在離開大宅前,相原又畢恭畢敬的向他行了一禮,說道,「願還有機會與您會面。」

鶴丸同微笑回禮,「承您吉言。」

身後門闔,鶴丸傾身踏入光中,面對迎照而來的日夕,令他忍不住又回頭望了這座名作粟田口的大宅一眼。





算是一個過渡章,稍微短了一點。
過去的篇章裡也寫過類似的梗,但還是拿來運用了下

希望之後能更新得勤快一點……雖然會先寫一下お題箱的部分

非常感謝。

鶴一期|挾以聲之諭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