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5

【鶴一期】後背的日光先生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 學園パロ


後背的日光先生


背過日光之時,那股隨著襯衣褶線熨燙的癢麻,就彷彿有人在我的背上書寫一樣。

一期一振難得在課堂上頭分神了,側目望去,窗外有日光壯大,日光的熱度越過一道透明玻璃,映照在他的肩線之上,那時的他立即就想起了曾讀過的那句句子,承受日光熨燙之重,確確是搔癢而刺的,但後背那更重一些的划動力道同讓他意識到使人難耐的不僅是光線而已,更多的,就真是指節操縱的比劃了。

他再偏過頭去,身後被日光所籠的那個少年笑得一臉無害,而他的銀白膚髮在光的照耀之下更顯透明,彷若就要消逝一般。

一期一振雖有些訝異,但又礙於還在上課的緣故,只是不動聲色的回過臉龐,草草寫了一張便條紙,自靠牆的那側丟往後桌。

『鶯丸同學呢?』

隨即便收到了回覆的訊息。

他攤開紙條一看,只見那人簡短且俐落地寫道『和我交換了』,並慣性地在語末畫上一只展翅的鶴,再仔細瞧,自己的筆跡之後也多了個特意用紅筆描繪的草莓圖形。

『古寺老師會發現的。』

『不會的,你看大家不都睡成一片了嗎?』

那是一回事──他皺著眉頭,正躊躇著該如何下筆回應才好,卻發現背後的那道「日光」,又不安分地在他的背上比劃起來。

鶴丸的指腹於他直挺的背部滑過,慢條斯理的,按壓出深淺不一的痕跡,一期一振本以為那人是無聊的發慌,才這麼有意無意地戳弄著自己的後背,未料卻另有動作。

那人伸手揉散了一期一振整齊的後髮,並在他回頭反應時比了個安靜的手勢,露出微笑。

成橫再豎,勾入一個圓圈般的彎鉤,一期一振作若專心聽講,卻又不自覺地讀起後背的指畫之意──但一旦讀懂了,這堂本該一本正經的現代文學便無法再繼續下去。

喜歡你。

如被熱鐵烙刻的字跡割破白衣,在他的背上生煙,連同耳朵也一起被燙熟了。

一期一振縮了縮後背,試圖遏止自己劇烈可聞的心跳聲,安靜的教室裡頭僅可聽見呼吸與臺上教師的宣朗,讀至「如沸點般鼓動的心跳」時,他不明顯地震了一下,而後隨即收妥了臉面上的情緒波動,回到方才未能回覆的紙條上頭,寫下『請您住手』。

依如今不得安穩的狀態,他實在沒有信心掌控自己的手,於是這張摺得方方正正的字條,便被一期一振攥在手裡,貼於桌側,試圖向後傳遞。

他還怕對方未察覺自己的動作有異,偏頭望了眼身後一臉笑意的日光先生。

但一期一振隨之又後悔了。

那人確實拿走了紙條,卻也藉此伸手反握住了他的掌心。




隔壁的日光先生


日光是沒有行跡的,它總躡手躡腳地自窗的罅隙中偷溜進來,織出一片薄金色的網子,一不留意便網住了眼所能及的世界,毫無預警,鋪天蓋地。

時常偷跑到一期一振身後來的日光先生,其實和他差著幾個班級的距離。

學期末時便希冀著能分到同一班裡,未料二年級的分班名單一出來,兩人仍沒被分在一塊,反倒是被鶯丸佔了先機。對此鶴丸總嘮嘮叨叨地埋怨起他的童年玩伴,鶯丸是個十分從容的人,也就一面聽著他連串的抱怨一面喝茶,絲毫未被影響的樣子,最終不知是用了什麼方法,才總算讓鶴丸停歇下來。

──時刻都見也有壞處,保持一些神祕感倒也不錯吧。

後再聽對方談起這件事時,就是這麼說的了。

偶發的相遇確實更讓人為之怦然,於走廊上相遇的時候、在朝會時錯身而過的時候,埋於眾多腦袋中的任意一瞥,都能讓他找到那如同日光一般耀眼的銀白存在。

如同現今,戶外藍天遼闊,日光宛若山洪,刺目得將世界掩沒,但一期一振仍忍不住分神,向外望去,一眼便瞥見了外頭正在上體育課的班級,頂著烈陽,那人彷彿理所當然般的待在那裡──就定於起跑位置上。

鶴丸最初還因聚精會神於奔跑的關係沒看見他,但在交予下一棒後,便眼尖地留意到了一期一振的視線。

他將肩上的毛巾隨意扔給附近同學,接著向前跑來。他渾身是汗的日光先生呀,額間的水珠誠如他面上的笑意一般燦爛。

鶴丸向他招了招手,而後以不驚擾人的唇語說道:『你這麼看著我,害我上課都不能專心了。』

一期一振愣了一愣,而後便慌忙收回了視線。

太耀眼了。

但一期一振就好似擁有趨光性般,忍不住看向他的方向。


不知道是一期一振反應過於劇烈,還是被觀察到了什麼,讓身後的鶯丸忍不住點了點他的肩頭,輕聲說道。

「直視日光可對眼睛不好,看久了,好似都能把眼瞳融化出一個洞來。」

鶯丸的語調一如訴說天氣晴朗般的悠哉而平淡。

但這是確實的。


沒錯,不能再看了。
再看下去,連心也要被融出一個洞來了。




並沒有在交往(在想著要交往而已)。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