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9(完)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尾聲


鶴丸最後找著他的時候,那人是蹲在一片方有細雪積起的泥地裡。

尋遍了本丸四周、問過了他的每一個弟弟,皆無所獲,唯獨聽聞曾與他在轉角撞見的青江提及,說大抵是往倉儲東側的花圃方向去了,鶴丸便循著這個方向找了過去,一路行間,天際又再度降下飛揚的霜雪。

後愈近該地,即能一路見得耐寒的梅樹與山茶,於一片光枯的大地之間,仍狷傲地開著花。

一期一振蹲在一片開得極盛的白山茶前,專注地看顧著,絲毫沒有留意到身後來人,也沒有察覺到頂上正有細雪紛飛,待良久後再度站起,才赫然驚覺。

「……您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是為了向你道歉,才來到這裡的。」

「道歉?」

「我聽鶯丸說了關於我們的事情。」

「鶯…」一期一振有些怯弱地打住了語尾,「……是鶯丸殿下告訴您的啊。」

「你別怪他,如果不是鶯丸,我可能到現在還不明白這些過去。」

「……其實您不明白也罷,」他平淡地說,「打從那時開始,我便有您在餘生之中都不可能再想起來的覺悟了。」

「你打算一直把它藏在心裡,至死避談嗎?」

「倒不是這麼說的,」一期一振苦笑,「而是與您相處的這段日子裡,我突然領略到,縱使只與您作夥伴關係,大抵也不算是件壞事。以往我因獨佔了您一人的溫柔與愛,反倒學不會如何獨立自主,學不會如何去克服自己恐懼的東西,而今,在您所見不到的地方,我也逐漸學會了該如何打理自己,那個作為一期一振的自己。」

「於您同住的那個月餘間,已算是我最後的自私與任性,往後,我便再也沒有藉口,進一步打擾您的私人生活。」

「你不想留在我的身邊嗎?」

「……既使我想,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呀。」

「那你為何要走,」鶴丸伸手拉住了他,「那就留在我身邊啊。」

「鶴丸…殿下……?」

「誠如我方才所說的,我是來和你道歉的,」他低頭凝視著對方的手腕,「原諒我的愚笨與膽小,其實我從很早很早之前開始,就已經意識到了。我一直沒能告訴你,我經常會做些同你有關的夢境。」

「我大抵是夢見了過往的事吧,夢裡我們總能毫無芥蒂地談笑,何等愉快著的,每當晨間甦醒,回想起當時的夢時,我也總希望你能對我露出那樣真摯的神情──但你卻仍是那個如常的一期一振罷了。」

「夢裡的那個你,是否就真的只是單純的一場夢呢。我明明也想再多靠近你的,但久而久之下來,這副連情感都不知從何判別的軀體卻只能逃避似的躲藏起來了。」

「……與短刀們一塊遊玩的那日,時當你在大樹下睡著時,我便忍不住吻了你,」鶴丸有些訕訕地別開了一期一振訝異的目光,「即便記憶沒有恢復過來,但我喜歡了數百年的那個人,卻還是只有你而已。」

一期一振眨了眨眼,爾後便垂下視線。

「您要和我說的就是這些嗎?」

「我其實還有很多想和你說的話,但一時怎麼講也講不明白……」平日裡總伶牙俐齒的鶴丸,如今倒變得笨拙了起來,「…我可能……真的出了什麼問題也說不定吧?」

一期一振抽回了手,走到了滿叢飽滿的山茶身旁。

「……您知道我為何在此栽植花卉嗎。」

鶴丸搖搖頭。

「過往,我最常與您一塊做的事,便是在御苑裡種花,」他輕聲地說,「每植一朵,便像是養育了一個自己的孩子般,待它長大,春有櫻、夏有桔梗、秋有銀杏,而冬有山茶,我倆樂此不疲地照料它們,澆水也好、修剪枝葉也罷,從不假他人之手,時時都是快樂的。」

「打從現今的您來到本丸之後,我便一直想著,是不是再也沒有機會同您一塊栽培花卉了,但過往的那份情愫及記憶不容許我隨意捨棄,因此,我還是找著了這裡,當作是我想念您的一處秘密基地。」

「每日您所見到的那些花瓣,也是由此而來的。」

至此,鶴丸實在覺得這傢伙是太過寂寞了,究竟要是多麼思念,才需要做出這種事呢。他滿心無處可置的愧疚與心疼,便低聲道,「……除了抱歉,我已經不知該和你說些什麼才好了。」

一期一振偏過頭去看了他一眼,而又收妥回來,「您什麼也不必做。」

「只要您不是同情我,才選擇這麼做。」

「……怎麼可能。」

「那或許是被主上逼迫的?」

「我可沒有那麼好說話啊。」

「我可以相信您所說的話嗎?」

「當然。」

說到這裡,一期一振便也不打算再繼續逗他,僅是朝他笑了笑後說道:

「……那就誠如您所說的,只要您願意留在我身旁,我便已別無所求。」

而要至此而起,與您一同再尋那些蒔花的道理與樂趣。





消失的一個月期間跑去當了論文狗(ry
本打算整理整理就貼出來,沒想到實在太忙,才拖沓到了現在
沒有辦法一鼓作氣地貼出來感覺有點沒勁,非常抱歉,但還是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原主旨以「弄巧成拙」為目標,打算寫個中短篇的酸甜小故事
題名經過兩次變動,本想取個和樹木有關的題名,並運用萬物起源或是木靈意象,但想想我也太常使用樹木作梗了,於是變動至今
雖然也很常寫花花草草類的啦

題名的「蒔花」作為種花之意,因此蒔花未有期對照尾聲,即是不知何時才能再和戀慕之人一起種花栽草
也暗示著一期心裡的「不知何時能再有機會和鶴丸像是過去那樣,恢復普通的戀人關係」

鶴丸基於某種因素,完全沒有御物時代的記憶,但更早之前的事卻都記得
大抵正因如此,他在感情上也是懵懵懂懂地摸索了許久
雖然本能行動皆已十分接近如何去喜歡一個人,但對於「喜歡」這件事仍舊是一無所知(我想理論與現實的差距!)
直至最後才總算明白自己之於一期一振的關心與在意其實都出自於自然的愛情

而一期則是至始至終皆隱忍著自己的感情
也因基於數百年來的相互信任,一期心裡一直相信著鶴丸能想起一切,才選擇孤注一擲
如果失敗了,就把這近一個多月來的相處過程當作一個永遠的美好回憶

原本的構想的故事風格本就是平淡路線的,所以到這裡做一個尾聲收尾
另還有一篇講述後續的小番外,之後寫完會再貼出來(非公開的另一篇R18番外就收錄在刊物裡了!)

雖然過程不是很長,但還是感謝各位看到這裡
之後應該會開個比這篇長上不少的新篇,預計是個架空ABO的故事(應該啦XD
目前正在蒐集資料中

謝謝大家。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