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0

【鶴一期】○○しないと出られない部屋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しないと出られない部屋

出不去。

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試過了無數方法的鶴丸,頹靡地蹲坐在房間角落,經他再三確認,這道房門還真猶如被釘死了一般,連一點點縫隙也沒有。

……就連隔音也做得很不錯的樣子。他敲了敲看著十分厚實牆板,不禁心想本丸是什麼時候建起了這樣恐怖的隔間,怎麼自己連一點印象也沒有,難道是藉著審神者的力量憑空生出的?回想那人方才一陣語重心長地說道:「都多大的刀了還要吵,就在這裡給我反省反省,想通了才讓你們出來」,就知是不無可能了。

鶴丸難得煩躁地搔了搔頭,接著便不禁瞟了一眼與他相隔一段距離的一期一振。

他和一期一振正處在爭執狀態。

作為交往甚久的一對戀人,兩人平時鮮少爭吵,就連稍有意見不合都僅止於拌嘴程度,不一會便在溝通協調之下重修舊好,就算真的吵鬧起來,大致也不會吵過隔夜,即便兩人沒有特別約定,但「不得把爭執的負面情緒帶進被窩裡」已是默認的鐵則,像這樣冷戰數日還不肯善罷干休,甚至要審神者出面協調的狀況還倒是第一次。

即便已經給主上造成了困擾,但總還是覺得有股怒火難消。

再這麼待下去,可就趕不上今晚的戰況會議了。

鶴丸深吸了口氣,回想起來,惹一期一振發怒的緣由正也是起因於出陣。

政府指派下的新戰場方經開拓,情勢尚有許多不穩定的因素,於商討會議後,決意先行派出練度較高的第一部隊前往試探,待摸清地勢及敵刀種類後,再另安排。但同時,又另有需仰賴短刀出戰的夜戰戰場,常常即是白日部隊歸返後又緊接著輪上短刀替換,算上替補入隊的刀劍男士,本丸平日就有近一半左右的人出陣往返。

即便目前的手入房僅有四所,但資源的消耗程度也以肉眼可見的迅速升高,就連以往從未過問資源的審神者,都不得不親自提出「節約」指令,並決定找來各部隊隊員重新調整出陣方針,斟酌考量路徑及刀種安排。作為第一部隊主要成員的鶴丸,自然明白本丸內部正為了資源不足所苦,尤其是太刀、大太刀等刀種,修復一次更是要花上數百材料,但偏偏如今此二者正為部隊主力,節省不得;而另一頭手入資源較低的短刀則因血量稀少,次數更較大刀頻繁,累積起來也是一筆可觀的數目。

雖有遠征部隊持續搜尋資源,但眼見資源增長緩慢的情況下,鶴丸竟在眾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隱瞞了自身傷勢,直到入夜,一期一振無意發現他正手腳笨拙地自行包紮傷口,才發現了鶴丸的傷勢。

由於傷口在腹,且比想像中的要大,若不謹慎處理,還真有可能持續惡化。為此,一期一振氣得直接上報審神者,並提出禁止出陣的強硬請求,直至傷口復原為止。但鶴丸自覺自己是一部隊主力,出陣怎麼樣也少不了他,肚腹上這無法以手入復原的傷口,怎麼說也得等個十天半個月才能癒合──然而怎麼可能等到那時候,光是待上三日,鶴丸就已經急不可耐地想回到隊伍裡頭了。

整日被關在屋子裡,眼見大夥都為了出陣的事務忙碌不已,就連攔截自己的一期一振都忙於照料弟弟與近侍工作,不怎麼搭理自己,且因鶴丸的「不聽話」而對他生起悶氣──看著一期一振的這副模樣,鶴丸正也沒來由的覺得氣惱,前陣子一期一振為了即時看照被安排短期出陣的幼弟,還特意調整了自身作息,以至兩人碰也碰不上一面,話也沒能好好說上一句,更別說是親熱了。

想到這裡,鶴丸還是有些不滿的。

門外又發出了道「喀喀」聲響,防護又更上了一層。

「防護又多了一層,」於入內前,審神者早先行告知,若不盡速解決的話,門外的阻礙可是會隨著時間流逝增生,「再繼續下去的話,你可就看不到你那些可愛的弟弟們囉。」

「……我聽聞主上待會要召開作戰會議,您不也急著想要參加嗎?」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也是動不了,」他盤起腿,雙手一攤地倒向後頭,「那倒不如在這裡好好睡上一覺好了。」

一期一振沉默了會,這才接續說道,「弟弟們自己會照顧自己,也到了不需要我操心的時候了。」

「你就是太過保護了,他們也有自己的能力呀,許多短刀可是作為護身刀而存在的!」鶴丸呵了口氣,「……我也是,根本沒什麼的,你就是太愛煩惱了。」

「弟弟們都是粟田口一脈的優良出身,無論何時何地,皆會無條件的捍衛持主及自尊,很多時候總也勉強自己,不知分寸──您也,不知分寸。」

「喂喂,別把我說得像個小孩子似的。」

「……可您就是小孩子,明明肚腹上有這麼大一個破口,竟還想著要自己處理,紗布下頭的血水明明止不住,我替您拆開繃帶時,血都流到我的手背上頭了,您說,這還不算是在逞強嗎?」

鶴丸頓時被對方這一席話塞住了嘴,想了好久,竟想不出一句反駁話來,待他坐起身,想回頭看看一期一振時,卻被對方的樣子嚇得愣住了動作。

一期一振縮靠在牆面一方,曲著膝,抿起下唇,一雙蜂蜜色的眼睛好似鍍了水霧般,未望向他的眼角還有些紅紅的。

「一期一振──」

「我很生氣,就和當初厚瞞著我,想和藥研一塊處理手臂上的傷時一樣生氣,出發點是好的,方法卻是錯誤的,但我也只能當作是他們不懂事。鶴丸殿下已經是大人了,難道也和孩子一樣不懂得輕重嗎?」他的嗓音聽起來顫抖得厲害,「沒有什麼,是比身體來得更重要的,我最不希望見到的,就是您受到傷害。」

他一下子就心軟了。

「……這些天下來,我不敢和您面對面,也是這個原因。一開始說這些事,就會變成這樣,」明明不想流淚的。一期一振匆忙抹掉尚未滲出的淚水,「我知道鶴丸殿下一心想為主上效力,且作為一把能於戰場上奔馳的刀而驕傲,我何嘗不是,但總也得考量主上賦予的這副身體能不能負荷,還有──是不是會有人替您擔心。」

「在我負傷的時候,您不總也替我憂愁,我和您的心情,也是一樣的,看到所愛之人受了重傷,哪裡會有不傷心憤怒的呢,所以──」

一期一振後話未畢,便被鶴丸一把抱緊。

「……抱歉,是我太孩子氣了,」他單手摟緊了他的後頸,「只因為你阻止了我,就無端地生起了悶氣,再加上你之前──老是不理睬我,無論何時,總是以弟弟為重,」如今說來,這吃味的理由顯得淺薄而幼稚了,「雖然有點可笑,不過儘管笑我好了,但我也是希望你能多花點心思在我身上,我們──不是戀人嗎。」

「是啊,所以吵架不能吵過隔夜,」一期一振也回以擁抱,「是我冷落了您,對不起。」

「我也對不起──就像你所說的,不想見到喜歡的人受傷,」鶴丸稍稍鬆開了手,輕輕地吻去對方眼瞼上殘餘的淚水,「我也不希望見到喜歡的人流淚。」

「是我失態了。」

「讓戀人哭的我才是罪該萬死吧,雖然你哭起來很好看哪,」他又親吻了對方的眼角,「嚇到我了,眼淚還真是鹹的呢。」

「您又在說什麼聽不懂的話了。」

鶴丸並未答覆,只是抵住了他的鼻尖,「……所以你願意原諒我嗎?」

一期一振順勢閉眼,親吻了對方的上唇,而後嗓音溫柔的回道。

「如果您也願意原諒我的話。」


/////////////////


セッ○スしないと出られない部屋

和好如初的兩人,某天又被關進了這間屋子裡。
身旁的一期一振不知為何正沉睡著,門前放著出外的條件,鶴丸撿起紙條打開一看,只見上頭寫著「不SEX就無法出去的房間(限三十分鐘)」
鶴丸大吃一驚,然後扔掉了出外的條件。

「三十分鐘……哪來得及啊。」





鶴總:拜託都是三小時起跳的好不好

雖然很少女漫畫又很OOC
但最近比較忙,還是寫個ワンドロ混更新O<<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