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6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1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 大正パロ,部分設定捏造
◇ 窮小子藝術生鶴丸 × 名門富家書生一期


夢百夜恋話


他的懷裡揣著從學校食堂帶出來的奶油麵包,依約前來。

奶油麵包剛從爐裡出來不久,還是半熱著的,隔著層油紙袋被他捂在衣間,頗有一種保鮮熱度的意味存在,時當黃澄澄的油脂還處在一種凝融兼具的狀態之下,無疑是最美味的,而鍾愛夾餡麵包的一期一振正是理解這點,才想將它小心翼翼地窩藏起來。

電影院的所在地距離大學校址約十多分車程,平日若步行前往,大致得走個二十來分,奈何今個講台上的教授堅持要再補充些無關緊要的細微末節,才使得原先掐得極緊的時間安排產生了變化,如今的他只能踏著那雙合腳的皮鞋,噠噠地奔馳在商街的大道上頭。

一期一振一面確認手中的懷錶一面趕路,當他好不容易走到電影院的大門前頭時,電影早已開始三分多鐘了。

他匆匆確認起張貼著大型海報的牆面,並從售票員的手中接下票券,經過驗票口時,一期一振無意識地將懷裡的奶油麵包捂緊了點,深怕被嗅覺靈敏的剪票人員聞出一絲香甜氣味,乃因眼前的木質門板上頭貼覆著偌大的「禁止飲食」字樣,一期一振心虛地與之相望,心裡不斷默念著「只是帶進去而已,不會偷吃的」,未料他彎腰匿藏的動作實在太過突兀古怪,還是被在外等候的其他客人上下打量了幾眼,幸虧守門的剪票員見他溫和面善,實在不像是什麼可疑分子,於是確認了會場次無誤後,就也這麼放人入內了。

一期一振貼著牆面,腳步輕緩地進到了放映廳裡頭,該時恰巧剛過了劇情的第一個橋段,正是轉換場景的過渡時期。近年電影娛樂興起,不少原已休業的歌舞劇場也藉此引進放映器材,改做起了電影事業,這座規模不大的電影院便是由劇場改建而成,投影的銀幕後方仍保留著舊時的高舞台,就連觀眾席的部分都是以前留下的,而這種分作二側的長木椅恰巧符合當時的「男女分座規則」,基於少一分添置費用便是多賺一些的理念,電影院的經營者也就樂於沿用至今了。

影廳漆黑,他藉著明滅的投影光亮摸進了空蕩的左側男座,乃因時常光顧電影院的多是上班族及商店僱工,平日午後的場次不見傳聞中的高朋滿座,僅有幾名散客分坐前列,看著多是閒暇無事的退休長者與專業主婦,青年人鮮寡,像這樣下課後還偷偷摸摸地跑到電影院來的大學生,想必只有一期一振一個人而已了。

一期一振神色慌張地嚥了口濡沫,找到最末一排的熟悉位置,坐了下來。

擱下肩上沉重的書袋,坐姿端正的一期一振還未把心思放在前方播映的電影上頭,而是開始東張西望起來。

一期一振悄悄拿出懷間仍保有餘溫的油紙袋,安安穩穩地放在身旁空蕩的椅板上頭,這不是他要吃的,而是他特地從食堂帶來,打算要分享給「那個人」的──但如今卻沒見著「那個人」的身影,一期一振又向前探了探頭,尋找起對方的蹤跡。

大抵是被什麼事情絆住了腳吧,依那人如此熱愛電影,巴不得終日窩在影廳裡頭的性子來看,是絕對不可能弄錯放映場次的,還是再等個一會吧……正當一期一振打算先靜下心來,好好欣賞眼前的電影時,他的左側臉頰卻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道提了起來,迅速地回過頭去,只見一截蒼白手腕停歇於旁,再偏頭,便給實際靠在椅背右方的鶴丸國永給嚇了好大一跳。

「哇──」一期一振沒來得及喊出聲來,便被鶴丸機靈地掩住了嘴,只見眼前的白髮青年做一噤聲手勢,待對方稍微冷靜下來後,才輕聲地低語了句:「嚇到了嗎?」

「嚇、嚇到了……」他老實地張了張嘴,顯然被嚇得不輕。

「你的反應太大啦,」鶴丸扯下頂上黑帽,改扣到了對方頭上,接著便不帶動靜地跳上木椅,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坐了下來,「吵到前頭看電影的客人可不好哦。」

一期一振笨拙地摸了摸鶴丸給自己戴上的帽子,直至愣了幾秒之後,才總算意識到得摘下來,「您在做出這樣駭人的行為前,便早該預料到這會干擾到其他觀眾才對。」

「只是一點驚喜而已,況且其他人離我們這麼遠,是不會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的。」

「哈……」一期一振對此顯然不是相當認同,「方才進來時沒見到您坐在位子上呢,您不看電影嗎?」

「我躲在門的間隙那裡,本想嚇你一跳的,誰知道你的動作那麼快,一轉眼就坐下來了,」鶴丸搔了搔頭,而後便眼尖地留意到了椅子上鼓脹著的那包油紙袋,「這是吃的嗎?聞起來好香啊。」

「很香嗎?」他低頭輕嗅了一口,果真乳香濃郁,於是不禁回想起方才闖關成功的情景,「這是我上回提及的奶油麵包,由於非常美味,一直想帶來給您品嚐品嚐,可惜現在有些半涼了,麵包剛出爐的時候,一咬下去可是會流出奶油內餡的,這讓您帶回去吧,可不能在這裡──」

一期一振此句未結,鶴丸便已大大方方地敞開紙袋,托起麵包咬了一口。

「嗯,好吃!不愧是一期喜歡的東西。」

「您……」一期一振無奈地望了對方一眼,「…電影院規定禁止飲食的。」

「還不能攜帶食物進場呢,一期違規在先,可不能怪我嘴饞,」鶴丸又咬了一口,「況且我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吃東西,肚子餓得不行,哪能等到電影結束啊。」

「有什麼要事得辦嗎?」

「嗯?沒事呀,只是我從一早開始便待在這裡等你,」他迅速地解決了剩餘的麵包,「這部電影啊,我都已經看過兩遍了。」

「看、看了兩遍──您從早上開始便一直待在這裡了嗎?」一期一振試圖將這句問話的音量壓至最低,他凝視著對方那對金燦燦的眼瞳,突然覺得天旋地轉起來,「……您又做了那種事呀,難道他們清掃的時候都沒有發現您嗎。」

「喂喂,可別把我說得像是壞蛋一樣,我可是有付門票的,」雖然只付過一次而已,「散場的時候只要躲到布幕前的高舞台後,便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蒙混過去了,到目前為止可是一次也沒被發現哪。」

「請別將您逃票的行為講述得如此正當……」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平時的我也沒那麼死皮賴臉,」鶴丸單手撐著下顎,望向螢幕前方,露出了難能可貴的認真神情,「──誰叫這部電影這麼好看呢。」

「這部電影很好看嗎?」

「是啊,至少我覺得很有趣哦,」他偏過臉龐對他眨了眨眼,再度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來好好看一會吧。」

一期一振望進那雙內有流金奔走、彷彿飽含了制約魔力的精緻眼瞳,誠如受蠱惑般,不自覺的坐正身軀,連帶鬆下了一向緊繃的肩膀,暫時沉進了電影所孕育出的偌大海洋。





預先告知不一定會全篇貼出(若無法全篇釋出至少確定能貼出2/3左右)

頭一次寫非本丸設定的鶴一期,有些忐忑不安XD
大正時代看電影的風氣蔚為流行,算是當時的大眾娛樂之一
兩人的初始設定皆在二十歲左右

謝謝大家~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