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

【鶴一期】分我吃一口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分我吃一口


「一期,那個分我吃一口。」

坐在一期一振身旁的鶴丸國永用筷子指了指餐盤內的小瓷盤,瓷盤裡裝著一塊切面工整的芝麻豆腐。

對這樣的問話似乎早習以為常的一期一振停下了手邊動作,動也不動地緊盯著盤內的灰長方體,猶豫了會後,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行。」

「哈?為什麼啊!」

「因為我想吃,所以不能分給您。」他動作優雅地攪拌起白飯上頭方打上去的、正漸漸貼合於米飯的生蛋黃,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還有請您不要一邊吃飯一邊說話,這樣除了容易消化不良外,看起來也不是相當美觀。」

「……那有那麼好吃嗎?」

「是的,芝麻豆腐對我而言就如同山珍海味一般。」

「這樣啊……」不知已失敗了多少次的鶴丸眼巴巴地瞧了對方一眼,極其失望的模樣,接著便縮回了自己的筷子,孩子氣地將長盤上的秋刀魚戳出一個又一個洞來,一期一振見他那副落寞的模樣雖感到無奈,但仍是於心不忍地開口說道,「如果您這麼想嘗嘗芝麻豆腐的話,可以在用餐前請燭台切殿下替您準備一份。」

那多沒意思啊!

這話說的極其實際,說到底鶴丸之於芝麻豆腐的熱愛,絕非是因好奇那盤飧滋味有多特別,事實上,他是無從理解豆腐的美味之處的,對他而言,豆腐僅是一種載浮載沉於火鍋之中,或是出現在味噌湯裡的配料而已,是個配著鹹湯、拌著淡醬油仰頭倒進嘴裡,呼嚕呼嚕便能吃完的東西,簡言之,豆腐就只是一項食材罷了,若把它當作一道菜餚單品端上桌來的話,那就有愧於料理之名了。

為此,鶴丸也曾嘗試細細品味一塊從鍋裡撈上來的豆腐,想弄明白它的美味之處,但再怎麼用心品嚐,仍舊無法理解大豆製品的絕妙所在,對他而言,那不過只是一塊柔嫩易碎的「果凍」罷了──就像是短刀們特別喜歡的那個,況且真正的果凍,還遠比豆腐好吃多了。

但每每見到一期一振享用芝麻豆腐時的模樣,都讓鶴丸忍不住好奇起那芝麻豆腐的滋味來──碰上喜歡吃的東西時的一期一振有個顯著的特徵,就是總會將那塊芝麻豆腐留到最後,把它當作飯後甜點來享用,當他小心翼翼地挪動筷子,將那個灰色方塊分作數等分,而後端正而動作緩慢地將豆腐送進嘴裡時,便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來──半抿著下唇,一雙漂亮的眼睛裡就像有了星星似的。

用完餐後的鶴丸單手托著側臉,仔細打量起這個連一期一振自己都未能察覺的神情──那該是有多美味呢,他不禁心想。

因此只要早餐菜單裡出現「芝麻豆腐」這個選項時,鶴丸總會詢問一期能不能分他吃一口。

只要一口就行。


分我吃一口,難道是這麼困難的事情嗎──躺在迴廊地板上的鶴丸閒來無事,便又開始想起這個問題,「光忠你說,那個東西……難道就這麼好吃嗎?」

「這倒也不是好不好吃的問題……」捕捉到一枚偷懶現行犯的燭台切無奈地嘆了口氣,「…本丸裡喜歡芝麻豆腐的人有限,所以我都做得不多,但總也是有懂得品味它滋味的人存在,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話,下次我多留一份下來就是了。」

「一期就這麼喜歡芝麻豆腐嗎……」

「應該是非常喜歡呢,只要今日的菜單上有這道料理,他就會過來取上一份,」是少數願意捧場這道小菜的人之一。燭台切又望了一眼仍橫躺在地上的鶴丸,「……我說啊,我明天給你多做一份吧。」

「不用不用,不用這麼麻煩!」鶴丸擺了擺手,接著一把坐了起來,「因為我只想吃一口就好啦。」

說到底,他只是想吃一期一振盤中的那塊呀。

爾後當天晚上,他便做了一個與芝麻豆腐有關的夢境。

鶴丸夢見自己縮成了一個半尺不到的小人,在一個被蔬果統治的王國中四處遊歷,王國的王者是生出手腳的茄子,王國的士兵是拿著長矛的萵苣,該時,偌大的皇宮內正舉行著歡快的舞會,在這之中,他瞧見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影──那個人是一期一振,不,應該說,那只是個長得像是一期一振的東西而已,他有著灰濛濛的方形身體,遠遠看來,就好像一塊芝麻豆腐一般。

「鶴丸殿下,」他渾身晃蕩且腳步輕盈地走了過來,「要和我跳支舞嗎?」

「一期你、你……」鶴丸支支吾吾地瞪大了眼睛,「…你變成一塊芝麻豆腐啦。」

「是的,因為我實在太喜歡芝麻豆腐了,在連續吃了三百年的芝麻豆腐後,便與芝麻豆腐融為一體了,」一期一振笑臉盈盈地敘述著,似乎對這副身體相當滿意,「這便是我對芝麻豆腐的執著呢。」

鶴丸向後退了幾步。

但再怎麼執著,也不能變成芝麻豆腐啊──!


他大喊一聲,而後便渾身冷汗地驚醒了過來。

幸、幸好……幸好只是夢啊。

被惡夢嚇得不輕的他渾渾噩噩地走向浴室,徹底梳洗了一番,才朝向食堂走去──領完餐後,鶴丸來到一期一振身旁坐下,他這才察覺今日又是一個有芝麻豆腐的日子,縱使昨夜做了那樣可怖的夢,他仍舊不死心地開口詢問對方──那個東西,分我吃一口吧。

一期一振停下了手中竹筷,再度露出十分猶豫的神情,就在鶴丸心想這回又要沒戲唱了的時候,對方突然向前挪了半分,伸手去將那塊剖面工整的芝麻豆腐切下三分之一,而後夾起剝落的那一小塊,塞進了自己嘴裡。

「一期一……」

「剩下的這些給您,」他將裝著剩餘三分之二芝麻豆腐的瓷盤,挪向鶴丸那頭,「分您吃一口。」

「欸、欸──這麼多嗎?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個了。」

「是啊,這是我最喜歡吃的東西,」一期一振揚起臉龐,一口飲盡碗內剩餘的味噌湯,「我每次總會小心翼翼地品嚐它、感受它的美味所在,對我而言,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比芝麻豆腐更好吃的東西了──因此,即使會被品評為不夠成熟,我也想為自己保留享用它的權力。」

「您一定也覺得我相當的孩子氣吧?不過要分享自己最喜愛的食物、失去一次享用它的機會,也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他雙手合十,放下筷來,朝著鶴丸露出輕淺的笑靨,「但正因鶴丸殿下是我最喜歡的人,我是因著滿懷對您的愛,才願意將它分享給您。」

一期一振端起收拾整潔的餐盤,「請您務必好好品嚐我的愛意。」


鶴丸張了張嘴,驚訝之餘已來不及喚住對方離開的步伐,只得與眼前這塊芝麻豆腐四目相對。

他夾起那塊滑溜的灰色物體,納進嘴裡,細細地嚐了一番。

「……啊,這個還真好吃啊。」





睡前突然想到的食物小故事,隨手寫了一下XD 毫無邏輯

自從看了一期哥偷吃冰的那個條漫,就在想倘若哥哥有個特別喜歡吃的東西
喜歡到怎麼樣也不想分一口給其他人不是很可愛嗎XD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