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5

【鶴一期 / 全員】菜市場愛情故事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全員角色崩壞



 

  ◇ 單純想寫這個梗,全員角色崩壞 



  菜市場愛情故事


  「我還是覺得這樣不行……鶴丸殿下。」

  「啊?你說什麼,什麼不行啊,」鶴丸國永一面費力地踩著腳踏車,一面向後頭的一期一振問道,「早上這風特別大!」

  「我是說!」一期一振按著他的肩膀大吼,「這樣違反──交通規則!」


  鶴丸國永與一期一振這對以賣蔬菜為生的新婚夫婦,住在相模山的五条村裡頭。

  位居於山腰的五条村距離平地約需兩個小時路程,為了到鄰近都城的本丸市場裡做生意,兩人一早就得騎著這輛載滿新鮮蔬菜的板車摸黑下山,縱使現今已是建設俱全的科技時代了,但住在這荒山野嶺的居民們仍慣於步行,或是以騎自行車的方式往來,電視廣告裡那些琳瑯滿目的汽車、貨車對他們而言,充其量只是上山觀光的遊客所使用的交通工具而已。

  因此在這樣的清晨四點二十五分裡,鶴丸與一期一振兩人就得慢悠悠地,騎著這輛破舊且會不斷發出一些吱嘎怪聲的腳踏板車,出現在空無一人的小徑上頭。

  「哎呦我的耳膜!」鶴丸大叫一聲,「一期你也行行好,就算這連半個人都沒有,也不必喊得那麼大聲啊。」

  「我以為您是重聽了。」

  「我聽力正常的很!而且你昨天才替我掏過耳朵不是,」他空出左手來拉拉自己的耳垂,幸虧沒有什麼可疑的東西掉出來,「話說什麼違反交通規則啊。」

  「自行車不能雙載。」

  「你怎麼還在講那件事啊,」兩人出門前,一期一振也還嘮嘮叨叨地默念著這項交通規則,「放心放心,現在這麼早,可不會有檢非違使出來開罰單!況且才剛過完一段長假,那幫傢伙才不缺業績交差咧。」

  「不是他們臨不臨檢的問題,而是規則本就該好好遵守。」一期一振一臉正經。

  鶴丸在紅綠燈前停了下來,「是你說不想坐在蔬菜堆裡的。」

  「是…這麼說沒錯……」過去一期一振總會在蔬菜堆裡騰出一個位置,跟著坐在板車上頭,但多次下來,深感鶴丸一人的負擔實在是太過沉重了,便想著要不要改坐在自行車後座的位置,好讓對方更容易使力一些,「但違反規則還是不對的。」

  「知道知道──」鶴丸抬眼看了下上頭的燈號標誌,明明只是個杳無人煙的鄉下地方,紅燈居然還要停上這麼長一段時間,「你在某些地方還真是特別固執。」

  「我是為了您著想。」

  「什麼?」

  「……我怕我太重了。」

  鶴丸困惑了幾秒之後才總算反應過來,他張大了嘴,接續不斷地啊了幾聲,接著才回過頭去低聲詢問對方,「你變胖了嗎?」

  「呃,可能?」關於控管體重這回事他倒是沒有特別留意,單純只是這樣做會比較省力而已。

  「嗯──」鶴丸再度放開原先緊握著握把的左手,心不在焉地向後伸去,他摸了摸對方緊裹於長褲之下的大腿,接著又捏捏小腿處的肉,以一種趁機吃豆腐的形式評價起一期一振的身材來,「這邊好還是那邊好呢,我覺得摸起來都挺好。」

  「您在幹嘛?」

  「還是有點肉比較好啊──至少摸起來充滿驚喜?」

  「……請您專心騎車,」一期一振伸手拍掉鶴丸胡亂摸索的手,並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了手機,「要不我就打電話向檢非違使報案了。」

  「沒想到和我結婚是這麼開心的事情,」鶴丸喜孜孜地自言自語起來,「這就是幸福肥啊!」

  「請您別再多說廢話,我們要撞樹了。」

  「……啊。」


  ◆


  相模山下的本丸市場屬於定點早市,大多在五點至五點半間,攤商便會陸陸續續備好商品,招呼起一大清早出來採購的客人了。而當兩人趕至租賃的自家攤位前,早有幾位零星的散客聚集在入口處的漁貨攤前,和俐落殺魚的老闆砍起價來。

  「哎呀,今天怎麼那麼晚啊?」

  他們隔壁的水果攤是由一名喚作青江的年輕小伙打理,在此擺攤多年,也算是兩人的老同事了。

  「……剛剛下山的時候視線不清,差點撞上樹了,」一期一振不想仔細描繪方才的情景,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所以延遲了一些時間。」

  「我還以為是你們……」青江視線曖昧地在他倆身上轉了幾圈,「…嘛,畢竟是新婚夫婦嘛,難免乾柴烈火,睡過頭也是正常的事。」

  鶴丸不想搭理他的話,便順勢岔開了話題,「說起來你今天怎麼沒到歌仙那去串門子啊?」

  「歌仙那接了一份好大的單,恐怕十天半個月都忙不過來,沒多餘的時間和我聊天了,看來這陣子只能認真擺攤囉。」

  「那石切丸呢?」

  「晚點才會來,大概中午吧,畢竟他下山也要花一段時間。」

  「嘛,那位大人也真是辛苦啊。」一期一振雖想推薦行動緩慢的他添購一台機車,但想想穿著一身莊重狩衣的神主大人,騎車什麼的也太不像話了。

  「不過總花上這麼長一段時間從神社那走路過來也──」鶴丸斜眼瞥見左前方有顧客上門,正想好好招呼今天第一位上門的客人時,抬起頭瞧見來者為誰後,便又立即垮下臉來。

  站在攤位前方挑揀起蔬菜的客人髮色一藍一白,藍的這位穿著一身保暖連身衣,頭上繫著一條繪有奇怪紋路的黃色頭巾,一看便是剛運動回來的老人家;而白的這位則穿著無袖開襟服,最大的特色就是他那頭又長又順的白髮了,這兩人係屬這市場的熟客,幾乎無人不認得他們。

  「喂喂,」鶴丸給青江使了個眼色,低聲說道,「那傢伙來了,小心點。」

  相貌端正的藍髮男人拿起一籃茄子,笑臉盈盈地向一期一振問道,「哈哈哈,這茄子看起來不錯啊,一斤多少錢呀?」

  「這都是我們早上現採的,一斤三十元。」

  「那那邊的番茄呢?」

  「番茄二十,」一期一振熱心地解釋起來,「如果您都挑這右側籃子裡的東西,可以算您三盤一百。」

  「甚好甚好,哎呀還有青椒,小狐丸你喜歡吃青椒對吧?」他笑瞇瞇地問過身旁的白髮男人,「你說多少,八十塊錢啊?」

  「三盤一百。」
 
  「什麼?爺爺我沒聽清楚,是七十塊錢嗎?」

  「是三盤一百。」鶴丸補充了一句,乾脆直接拿來袋子替他裝起菜來。

  「是七十塊錢啊,哈哈哈!小狐你看老闆對爺爺我真好,這次算的好便宜哦!」

  被喚作小狐丸的男人動了動眉毛,一副想阻止對方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的模樣,猶豫了許久,就在他打算直接從錢包裡掏出一百塊錢時,被說服了的一期一振一把接過鶴丸手上的袋子,妥協地接受了議價,「好吧,那就七十元。」

  「喂,一期你──」

  一期一振回頭向他使了個「趕緊打發他們走才是上道」的眼神,不動聲色地收下錢來,「來,找你的三十。」

  「沒有送蔥啊?」三日月裝作迷糊地問道,「之前都有送的……」

  「沒送沒送,本店不送!」要送我也不送你!鶴丸直接站了起來,「老人家不能吃蔥啦!聽見沒!」


  折騰了這麼一會才總算送走那兩人,鶴丸精疲力盡地癱坐在攤位裡的小板凳上頭,有些無奈地說,「不用算他們那麼便宜,你剛剛就該堅持一會,再過五秒小狐丸那傢伙就會自動掏錢出來了好吧!」

  「有什麼關係,這次算他們便宜些,下次他們還會再來光顧的。」

  「三日月這招裝重聽已經很老招了好嗎,」依他在這市場打滾多年,早不知道碰上多少次了,就他家這耳根子軟的傢伙不懂,「啊──算了,下次別這樣了,知道嗎。」畢竟那傢伙可是收攤租的啊!

  「嗯,要喝涼水嗎?」

  「要!和三日月那傢伙周旋那麼久,氣得我都渴了起來!」

  「拿著。」一期一振把水遞給他。

  「……看在我這麼辛苦的份上餵我一口吧?」他斜眼瞧見青江自後方投射而來的熱切目光,「嘴對嘴餵怎麼樣?」

  一期一振翻了個大白眼,爾後便將礦泉水的瓶嘴一把塞進鶴丸嘴裡。

  差點被這冷水嗆得不能呼吸,鶴丸猛然灌了幾口,這才總算緩過氣來,目瞪口呆地說,「……這還真是嚇到我了,一期,你這翻白眼的功力也真是越發爐火純青了啊。」


  ◇

  不確定目前在寫的這篇能不能在這個月內更新,只好把在噗浪上發過的這篇貼出來騙更新(喂)
  
  ※ 備註:日本腳踏車禁止雙載
  當初想寫賣菜鶴一期想了一整個晚上想到睡不著
  主要想寫「一期翻了個大白眼」和「安定是殺魚的」這兩個要點,結果安定卻沒在這篇裡出現(爆)
  
  有一些沒想好要經營什麼攤位或考量要不要讓他們當路人的角色暫且沒有出現在下頭(例:伊達組),如果有第二集的話會再做補充(嗯?嗯…第二集…?)




  ◆ 其餘角色介紹 ◆

  .にっかり青江
  經營水果攤,閒暇時會到歌仙店裡串門子,串門子時水果攤會暫時交由一期代管。
  與他同住在一塊的還有另一位親戚數珠丸恒次,但因數珠丸時常遊歷四方,只有夏天的時候會回來替他顧攤。

  .数珠丸恒次
  曾在鎮上開設金紙店,但因修行之故選擇遊歷四方,曾參加過「第一屆摺紙蓮花大賽」擊敗斜對角開設佛具店的江雪左文字獲得優勝,特技是閉眼摺紙蓮花。
  平日工作很忙,只有夏季的時候才會回來幫忙青江顧攤,因會蒙眼切西瓜而獲得主婦們的大力讚賞。

  .三日月宗近
  三条派關係人,年輕貌美的老爺爺,是這座市場的大地主,喜愛利用佯裝重聽的手段來殺價,因不想接下家族事業而分配到一塊土地收租。

  .小狐丸
  三条派關係人,苦勞人,未來有可能成為三条企業掌門人,但因經驗不足,暫時被分配到這個鎮上照顧三日月。

  .石切丸
  三条派關係人,石切神社的神主,一生奉獻於神道,經常下山向歌仙與青江買花和水果,但走路十分緩慢,每每來回神社與市場都得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因此最近考慮購入機車代步(50cc小綿羊)

  .岩融&今劍
  三条派關係人,目前共同經營三条企業

  .鶯丸
  在市場裡經營鳥卦,但不太在意生意好壞,只專注於喝茶
  由於太過思念遠走他鄉的好友大包平而拼命教自己的鳥學講「大包平」這三個字

  .來派
  收保護費的黑道,但收的價錢十分合情合理,約略一天五十元

  .左文字
  由大哥江雪左文字和末子小夜左文字共同經營佛具店,江雪曾在「第一屆摺紙蓮花大賽中」敗給數珠丸,因此習得十秒摺出一朵紙蓮花的特技。
  佛具店也兼賣柿餅。
  二哥宗三左文字在鄰近鎮上的紡織廠工作。

  .加州清光
  原合夥與大和守安定一同經營漁貨攤,但因覺得刮魚鱗會弄得渾身都是,便決定退居二線改經營起肉鬆魚脯店,過年時兼賣一些糖果餅乾。

  .大和守安定
  非常會殺魚,殺魚界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殺魚技巧快狠準維持魚最新鮮的原貌,不留給魚絲毫生路,因獨特的殺魚技巧與表情深受眾人喜愛。

  .歌仙兼定
  在市場裡擁有一間自己的花店,喜愛插花與任何雅的事物,時常讓青江到自己店裡串門子。

  .国広家
  由國廣三兄弟共同經營的饅頭店,主打白饅頭和麵龜,三兄弟各有拿手項目
  山伏→白饅頭、芋頭饅頭
  山姥切→巧克力饅頭、紅豆包
  堀川→花捲、麵龜

  .粟田口
  全員就學中,為了分擔家中的家計,經常會在家裡做家庭代工。
  小叔叔鳴狐在鄰鎮擔任占卜師,慣於以水晶球占卜,算得比經營鳥卦的鶯丸精準許多



刀剣乱舞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