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鶴一期】束髮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鶴一期60分創作/刀種改變


束髮


大抵是喜愛惡作劇的神明同樣厭惡無趣,才如此幸運地選中了您。

一期一振著手替他打理起外衣時不禁如此感歎。


每年春秋二季,政府皆有令前來,招集持有刀劍的審神者與其餘控管時代情勢的相關人員至城內開會,回報半年來的戰果,整體會議進程加上往來時間約莫花上七天左右,於是主上不在的這一週間,就得依靠本丸內的刀劍男士們自律行動。

仰賴審神者平日督導有方,這回因公出差,眾人倒也一如往常規規矩矩的出陣遠征,毫無鬆懈,除了晚餐後的酒會稍微開得長了一些之外,其餘都與平日相仿,正當大夥心想這回總算有理由向主上邀功時,本丸卻毫無預警地出了個大事。

他是被接連不斷的哭聲與嘈雜給吵醒的。

朝陽尚未斜入屋內,廊外便已傳來吵吵鬧鬧的奔踏聲,一期一振坐起身來,揉揉眼睛,還沒能起床更衣,便被著急的後藤與厚拉開了房門,兩人身後領著一個比他倆都高上不少的,幾乎快與一期一振同高的粉髮男人,正嚶嚶的抽泣著,一期一振眨了眨眼,再定睛一看,這人的樣貌竟與秋田極為相似。

「一期哥,秋田他──」

先讓他倆將秋田帶入屋內安撫,待一期一振大致換了套外衣,收妥被褥,重新陪著弟弟們席地坐下,這才總算釐清一早吵嚷的來龍去脈。今日一早醒來,本丸似乎起了些微妙的變化,特定幾位刀劍男士們甚至出現了刀種變更的情況,一如秋田,一夜之間長成了太刀的身材,但唯獨體型有所變化,隨身佩帶的本體倒仍維持著短刀的模樣,經藥研與亂一一探訪後,暫且確定粟田口有所變化的獨有秋田一人,另則聽說石切丸與獅子王皆也縮至短刀身高,因此另一頭的三条部屋也正混亂得不可開交呢。

手腳的每一吋都不像是自身所應擁有的,一覺醒來身體便產生如此巨大變化的恐懼難以想像,於是三人極具耐心地哄了秋田好一會,並允諾直至變回來前都會好好陪著他,才總算讓他冷靜下來,爾後後藤與厚兩人一人牽著一隻手,姑且將秋田帶進了飯廳裡頭,畢竟目前無從得知變回來的方法,還是先好好吃一頓早餐再說吧。

一期一振這頭剛安撫妥秋田,另一頭又有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傢伙從紙門後頭探了進來。

「一期一振!」

來人半扶著幾乎挨著頭頂的門框,一臉笑意,一期一振眨了眨眼,險些認不出他的模樣。

整體身長拉高了五吋有餘,身形變得比以往厚實些許,本就略長且披於肩上的髮尾長至腰間,如今被他隨意束了起來,看著頗有幾分遊走於江湖間的俠氣,唯獨容顏未改,那雙一期一振無從忘懷的雙眼依舊金燦,使得他張口即能喊出那人的名字。

「……鶴丸殿下。」

「果然嚇到你了吧?」鶴丸彎低了身軀,走進屋內,「過來的路上恰巧碰上了光忠,聽他說了些其他人的狀況,沒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受害啊。」

「嚇到什麼的倒是其次,」他稍稍停頓了會,「我才剛安撫完秋田那孩子,只是沒想到鶴丸殿下您也……」

「對我而言實在是個大驚喜啊,無聊了這麼久,終於有些有趣的事情啦,」像是從未感到不安,也能自如運用這副較以往龐大的身體,鶴丸來到對方身前,微微俯下身來,習慣性地與戀人雙目對視,「就不知道你滿不滿意我現在的樣子。」

一期一振稍稍愣怔了會,而後隨即反應過來,「其實說不上滿不滿意,」無論如何您都是那個鶴丸國永呀,他藏了一句話在自己心底,「您是要我替您做些什麼嗎?」

「……稍微誇誇我也好啊,」鶴丸撇了撇嘴,故作傷心的樣子,「是想麻煩你替我將後頭的羽織拉得整齊一點,不知怎麼搞的,穿上後我無論怎麼弄都沒法弄得平整,看來體型大終究還是有體型大的煩惱啊!」

「是被金鍊勾著了嗎?」一期一振要他轉過身去,「我想那與體型無關,有時您也是穿得亂糟糟的。」

他仔仔細細地替鶴丸從頭到尾打理了一遍,以指尖拉扯,盡量熨平外衣上的摺痕,直至整理得差不多的時候,一期一振才留意到對方隨意紮起的長髮,後頸貼覆著幾束向外突出的銀髮,眼看就是沒綁著的,再向上看,頭頂也是一片蓬亂。

「您的頭髮是……」

「那個啊,」鶴丸偏過側臉,「沒想到變成大太刀後連頭髮也跟著長長了,但實在是又熱又麻煩,就先隨意拿了條黑綁帶紮了起來,畢竟待會還是得照常出陣啊。」

「嗯……」看著果真是新手所為,他停頓數秒,最終仍是忍不下替對方梳理的念頭,「要不我替您重紮吧。」

伸手拆去繫帶,一道銀白長川便由上傾瀉而下,流淌四周,一期一振伸手取來平日替亂打理長髮時的扁梳,開始小心翼翼地梳理起來,鶴丸一頭銀髮看似柔軟,實際卻是偏硬的質地,也因此,一期一振偶有一手盈握的機會都不敢大力的扯──思及此,他突然有些耳朵發燙,那都是些什麼時候……一期一振不敢再仔細去想,趕緊深吸口氣,一心專注於戀人的三千煩惱絲上。

鶴丸得感覺梳齒滑過他的髮間,輔以對方溫暖的手,未觸頭皮。一期一振謹慎而溫柔地將每一分蓬亂的銀髮梳理整齊,以虎口掐住束緊之處,反覆、且極有耐心地撫平,如此單純而平凡的動作彷彿帶著熱度,無比自然的,同將他的心撫慰得溫熱而妥貼。

鶴丸的思緒轉呀轉的,最終仍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微微仰頭,朝著對方說道,「我們這樣是不是很像在電視裡看見的人間夫婦啊?由妻子替將要外出工作的丈夫打理頭髮和衣裝──有愛妻伴隨的我還真是幸福呀。」

「您又在說些奇怪的話了,」一期一振不動聲色地繞著手上的繫帶,「我也常替亂那孩子綁頭髮哦。」

「……喂喂,可不能拿我和亂相比啊。」

感覺到高束著的髮尾環了一道緊縛的圈,鶴丸有些不自在地晃了晃腦袋,偏過臉龐去看鏡內的自己,方才凌亂的髮絲全被梳理得服服貼貼,連一分岔出也沒有,十分拘謹,相較於方才那副隨興的模樣,如今倒是過度乖巧了。

他左偏右偏,瞧了瞧鏡內又拍了拍頭頂,雖說一期一振不是綁得特別緊,但怎麼看都不像是他的風格,怎樣都無法習慣。

鶴丸回過身去,面著跪坐在他身後的一期一振,猶豫了會,最後還是有些訕訕然地開口,「要不……還是綁回原來的樣子吧,真的不是一期你綁的不好!而是想說鬆散一點比較符合我平時的樣子,而且待會出征也很快就亂了…」

一期一振望著對方游移的雙眼,沉默了會,良久,才又再度開口回應。

「……這樣啊,我是一心覺得還是束髮束得整齊一些會更適合您,」像是感到十分可惜似的,一期一振低下了腦袋,低聲說道,「我也是難得才有替您梳理的機會……您難道就要辜負妻子的心意嗎?」

鶴丸愣了一會,隨即握住了對方的手,急急解釋道,「不、不是這樣的,這可是一期替我綁的啊!我也覺得這樣很好,我怎麼可能會嫌棄──」

「不過您說這髮型不適合您……」

「不不,才沒那回事!」他盡量讓自己的嗓音聽起來誠懇一些,「很適合,我非常喜歡!」

「您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

一期一振又停頓了會,而後直接笑了開來。

「…我是開玩笑的,」他彎起嘴角,垂下眼睫,伸手替對方將和服兩側的衣領拉齊,「其實您也真是個耿直的人哪。」

「那麼,就請您帶著妻子的祝福,」趁對方尚未反應過來,一期一振單手扶著他的胸膛,仰起臉龐,輕輕覆住了下唇的位置,「祝君武運昌隆,凱旋而歸。」




大太刀鶴丸×太刀一期

我每次想寫個短一點的六十分卻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長,雖然寫糖真的滿開心的
特別喜歡寫這種平時很嚴謹正經,兩人獨處時卻喜歡向戀人撒嬌一下的哥哥
感覺長髮鶴會滿瀟灑帥氣的!

一直在寫的某篇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寫完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嗷嗷,我以前有看過刀種改變的同人漫!
不過那個內容是粟田口全體短刀轉太刀,太刀轉短刀,一整個就是萌萌噠的氛圍!

和澄大寫的也很讚呢!大太刀鶴×太刀一期什麼的好有愛啦!腦海裡浮現了一期溫柔的幫鶴丸殿綁頭髮的畫面,一整個喔喔喔喔喔喔喔這什麼粉紅色的氛圍啦(*´﹃`*)
黃冥珀 ☆

其實刀種變更的漫畫還不少呀
真的大部分都是大刀轉小刀,小刀轉大刀這樣ww
可能大家也想體會一下正太的魅力吧ww(想讓短刀一期穿粟田口小短褲><(喂)

謝謝你~~♥ 一直覺得替戀人綁頭髮是件很浪漫的事^////^
於是就想如果鶴丸變成大太刀的話頭髮也會跟著變長吧?這正是綁頭髮的好機會啊!
當然要讓他倆好好恩恩愛愛地甜蜜一陣囉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