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4

【鶴一期】情書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鶴一期60分創作/情書

 
「情書?這我倒是很有心得。」

大概是恰巧聽見了屋內其他人的談話,抱著一大束向日葵的鶴丸國永從紙門後方探進頭來,一副興致高昂的模樣。

偕同審神者一塊品茶的三日月和鶯丸坐在屋裡,氣定神閒地給鶴丸讓了個位置,好讓他放下手上緊緊抱著的那束花,「主上是有什麼煩惱嗎?上回收到的那封信……難道是情書嗎?」

坐在鶯丸身旁的審神者突然被這麼一問,連忙慌張地搖了搖頭,顯得相當窘迫,思來想去不知道該如何應答才好,只得給他遞上一杯熱茶。

「你可別捉弄主上,我們只是剛好談到《源氏物語》中貴族男女傳遞情書的橋段,」手裡同樣捧著杯熱茶的三日月笑呵呵的,「但如今現世往來資訊發達,已鮮少有人用紙筆寫信了呀。」

「是嗎?原來用紙筆寫情書已經是件落伍的事了啊,」鶴丸擠眉弄眼地想了想,似乎不大認同,「但光用那種乾巴巴的文字傳訊多無聊,紙張的溫度與筆觸可是怎麼也模仿不來的,如果想寫一封文情並茂的情書給自己喜歡的人,我建議還是用手寫的好!」

「這傢伙的腦子裡同時有太多靈感在轉,一天到頭就知道寫一堆文章騷擾他人,」鶯丸說著就像親耳所聞,「嘛,但別看鶴丸這個樣子,他倒是我們之中文章寫得最好的一個。」

「日日練習,當然精進哪,鶯所說的這點我是認同,但就這字來看……可不及我們所寫的呦。」

「你們真是──」在主上面前,就曉得一個勁的說人壞話,我字哪裡寫得不好啦?那可是情感四溢啊!鶴丸不服地瞪了他們兩眼,接著才回過頭去向審神者解釋道,「您可別聽他倆胡說,我的字雖不及他們工整,但也是相當具有藝術感的好吧!字這種東西啊,別太難懂就好,重要的是內容,內容啊。」

「不過鶴丸所寫的文章雖然文筆流暢,但倒也不是多營養,」像是在追憶著過往的事蹟一般,鶯丸垂著雙眼,緊盯著茶水表面浮出的碎葉,「回想過往仍住在皇居的時候,鶴丸頭一回有了喜歡的對象,他整個人就像是丹頂鶴求愛似的,急於表現自己,三天兩頭的寫、拼命的寫,只要今天發現了一些新奇的東西,就會寫進他的情書裡頭。」

「鶯丸你……」

「如果他只單純地寫寫情書倒也不打擾人,問題就在於那傢伙寫好之後,竟不敢親自去送,老是託我跑一趟,有時則是拜託那人的弟弟,年紀都一大把了,居然還會害羞。」

「喂,」鶴丸跳了起來,「作為交換,我不是把作為點心的布丁全讓給你了嗎,收錢辦事,吃了我的布丁有什麼好抱怨的。」

「嗯?那布丁倒是滿好吃,」鶯丸神態自若地打起了迷糊仗,「不過畢竟有志者事竟成嘛,鶴丸寫著寫著,終於靠著唬人的文筆奪得對方的心,但他似乎已對寫情書這回事感到樂此不疲,兩人交往之後,鶴丸還是一天到晚會寫情書過去,這點倒是值得嘉許。」

「維持戀情的新鮮度啊,」三日月哈哈的笑了幾聲,「鶴喲,你不妨說說你都寫些什麼內容?」

「什麼都寫啊!」他一手撐著下顎,一手數數似的扳著指頭,「像是稱讚他的好啊,今天的姿態仍舊這麼端正高貴,語氣溫柔、尊敬持者、愛護弟弟;今天的笑容還是這麼可愛,眼瞳如蜂蜜般溫潤,天藍色的髮像是遼闊的海。」

「除此之外還會和他說些日常瑣事,像是秋田雖然摔了一跤卻沒有哭呀、前田今天獲得了主上的稱讚,光忠不小心在大俱利的咖哩飯裡放了辣椒、青江打破了次郎的酒甕等等,還有、還有啊──」鶴丸越說越起勁,「今天在信裡也寫了類似的事情,告訴那個人我有多喜歡他,告訴他我很想他──」


一個矮小的身影突然從紙門後方探進屋來,像是沒料到屋裡會有這麼多人似的,向後退縮了些,接著才低聲喊了一句,「非常抱歉,我是不是打擾到您們了……」

「怎麼會,平野,你來的正巧,過來這坐呀,」鶴丸一見到他就像是想起什麼事一般,猛然地站了起來,「我在這裡陪主上和這兩個專門說我壞話的傢伙聊天,一不小心聊得太過盡興,竟忘了我還有正事沒做。」

他蒼白卻十分有力的骨節流連似的,溫柔地撫過向日葵的花瓣,爾後一把將花束拿起,小心翼翼地以雙手捧著,生怕它會磕壞了一樣。

一見到那束色調飽滿的向日葵,平野隨即瞪大雙眼,有些著急地張口喊他,「鶴、鶴丸大人,您這是要去──」

「……平野。」鶯丸平靜地止住了他將要脫口而出的話語,接著以唇語說道:沒關係,別攔著他,就讓他去。

平野與他相互對望,撫在門框上的右手僵持了會,最終仍無奈地垂了下來。

「嗯?怎麼啦,」像是絲毫沒察覺到旁人的刻意與不對勁,鶴丸繞過杵在門邊的平野,走出室外他抬頭望了望遠方層層山嵐,「從本丸出發到對面的山頭其實也得花個半天左右,現在出發,都不知道多晚才能抵達……但我還有很多話想和他說,可不能讓他等太久,」他滿臉笑靨地揮了揮手,「不多說了,身體力行,今天也必須親自送情書過去。」



一期一振在某次無法預料的戰事當中失去性命
同樣身負重傷的隊友們最終只能從戰場上頭帶回他的碎片
接回了一期一振遺骸的粟田口與鶴丸國永決定將這些碎片放在一個精緻的小木盒裡
埋在本丸以北的一座山上
從此之後
鶴丸國永幾乎每周都會帶著一束盛開的向日葵和他的情書
步行上山
坐在埋葬一期一振碎片的櫻樹下頭
大聲朗誦出他所寫的情書
最後混著花瓣
一同埋進無光的地底裡頭。


刀剣乱舞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NoooooooooooooooooQAQ

前面還挺溫馨的,結果沒想到一期哥死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OwQ

嗚喔喔喔喔好虐啦TAT
黃冥珀 ☆

想寫看看這種溫馨感(!)的遺憾劇情
偶爾小虐怡情一下嘛(ry

謝謝(੭ु ›ω‹ )੭ु⁾⁾♡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