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1

【鶴一期】琥珀糖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琥珀糖


乃因一場突如其來的盛大落雪,讓原只有些涼意的本丸瞬時凍結成冰,屋外積雪厚重,枝枒結霜,世界一片銀白,木造的和室門廊耐不住凜冽寒風吹拂,為求禦寒,只得在屋內生起一盆炭火取暖,然炭火的作用範圍有限,一出門外,仍舊是大片懾人的冰涼。

一期一振坐在廊下,愣愣地望著眼前如畫一般的冬景,滿天細雪鋪地,四野蒼涼無邊,冽風刺骨,呵氣生煙,如此孤寂之態,卻因時能聽見大宅裡來來往往的人聲而顯得鮮活起來。

前頭才剛督促過幾個玩心大起的弟弟們換下衣物,叮嚀他們趕緊進屋,往後就聽見更衣室內此起彼落的噴嚏聲響,後來燭台切聽聞短刀在雪地裡打了一上午的雪仗,擔憂他們受寒,便十分熱心地給大家煮了薑茶,好讓大夥暖暖身體,眾人一聽有甜薑茶喝,就鬧哄哄地進飯廳裡去了。

送走短刀們後,一期一振獨留在原地收拾他們落下的外衣,收著收著,便聽見廊間傳來一陣由遠而近的木板嘎聲。

「一期一振!」

遠遠便見渾身通白的那人兜著寬袖,踏著輕快的步子從迴廊盡頭走來,他亮著一雙質地透明的金色眼睛,唇邊帶笑,心情極佳的模樣。

「看我帶了什麼過來,」鶴丸捧著兩個熱呼的茶杯,半支著一條腿,隨興地在一期一振身旁坐下,「主上的朋友前些時候去了一趟京都,替他帶了幾樣土產回來,剛剛大夥一塊聚在飯廳那分贓,轉了一圈沒見到你的人,就乾脆多拿了一些過來。」

「分贓什麼的……」望著鶴丸那張得意洋洋的面孔,他也已惰於糾正對方的措辭不當。一期一振接過鶴丸手中的熱茶,停頓了會,這才無奈似的放軟了態度,語氣溫潤的問道,「…是什麼呢?」

見對方沒打算繼續糾正自己,鶴丸也就順勢擱下了心,他興高采烈地解開裹紙外圍匆匆打上的結,露出藏在裡頭的東西,紙裡包著一堆裹著細緻糖粉、色調素雅的半透明糖塊,糖塊的外圍呈現打磨後的霧狀,內裏卻如同寶石一般的透明。

「我聽主上說啊,這玩意叫做琥珀糖,」他徒手拿了一塊起來,「外皮雖是硬的,但裡頭的夾心卻是軟的,非常特別,據說一般人在家裡也做的來,但主上朋友給他送來的,可是名店特別製作的珍品。」

「這樣啊……」確實相當漂亮,一期一振的雙眼在那堆寶石裡轉了一圈,「…鶴丸殿下您吃過了嗎?」

「還沒,就想和你一塊享用啊,還正湊巧有熱茶配點心,」鶴丸笑了開來,晃了晃手中的茶杯,「你先挑吧。」

一期一振眨了眨眼,明白至此再推託下去也是失禮,倒不如大方地接受對方的美意,「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蜜金色的眼瞳在裹紙裡頭轉了一圈,左看看右瞧瞧,覺得那個也好、這個也不錯,這個顏色適合秋田、那個口味五虎退應該會喜歡……想來想去,一期一振竟又想起了自家弟弟,他對於甜食沒有一定的執著心,然家裡的那群弟弟卻仍是孩子心性,特別喜歡甜的東西,弟弟們要是見到了這麼漂亮的寶石糖,肯定會非常高興。

但這樣精緻的琥珀糖是鶴丸殿下特地帶來給我的,要是我說我想把這些糖果留給弟弟,肯定很傷他的心……一期一振思來想去考慮了好久,始終沒有出手,反倒露出了一副煩惱的神情。鶴丸看著他猶豫不決的模樣,多多少少也猜到了對方的所思所想,於是靈機一動的他眼明手快的從紙裡撈了一把,伸手夾起兩顆糖。

「看好了,」鶴丸將一塊淡藍色的琥珀糖貼近一期一振眼前,吸引住他的目光,「這是你的髮色,」且趁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糖塞進了他嘴裡,爾後再亮出一塊蜜色的糖塊,「這是你的眼睛。」

彷彿哄孩子一般的做法,他又被塞了一塊糖,一期一振瞪大雙眼,竟就這麼迷迷糊糊地嚐得了甜味,融化了硬質外皮後的內裡包裹著軟黏的餡,由舌尖蔓延開來,順帶豐盈了其他感官,那是上好糖料的甘美,雅致的馥香。

「好吃嗎?」

「……十、十分美味。」

「是嗎,」鶴丸笑瞇瞇的,目光又在裹紙裡頭轉了一圈,「剛剛在選糖的時候一眼瞧見了這兩個顏色,總感覺和你特別相襯。」

言及至此,一期一振總算反應過來,他了然似的垂下眼尾,朝鶴丸微微一笑,「被您察覺我的猶豫不決了吧。」

「我只是在想你該不會是有選擇障礙之類的吧?」他倒也不戳破對方,僅是從善如流的接續下去,「主上特地留了幾盒點心指名要讓短刀們分著吃,那些傢伙不只拿到了糖,還分得一人一塊栗子羊羹,我手腳不快只拿到了這點東西,沒能讓你吃到更好的點心──你不會怪我吧?」

這麼拐著圈子說話,無非就是讓一期一振也能了解到弟弟們的情況,不挑明他心底的顧慮,反以另一種說法令他安心──那是對方運用自我調侃的話術,給予自己最大限度的溫柔。

只要在他面前,就毋須顧忌他人,縱使自己像個孩子也好,他不必作為處處替弟弟們著想兄長,只需作為鶴丸國永的知己與戀人,作為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垂低視線,「讓鶴丸殿下放棄了品嚐美味點心機會的我,才是您該怪罪的對象。」

「然而為了向您賠罪…請看這裡,」他猛地抬起頭來,仿效著對方的手法,不疾不徐地挑起了兩塊糖,「這是鶴丸殿下如同冬雪一般的白髮,」一期一振將白糖塞進對方嘴裡,平日耿直正經的嗓音如今聽來充滿黏黏呼呼,如糖似蜜,「這是您如同清澈酒水一般的眼睛。」

流金般的眼瞳與糖相映,在吞入甘蜜的瞬間,同時堵上了相較之下更加令人欲罷不能的柔軟,他的吻混合著甜味、生薑與一絲雪水的涼。

屋外的雪仍稀稀落落地下著,默然無聲,唯有心拍相合。

「……這還真是嚇到我了,」待一吻作結,鶴丸慵懶地睜開雙眼,眼底有波光輪轉,好似晶瑩剔透的琥珀糖,「如何,我的眼睛是甜的嗎?」

「是的。」甘美異常。

他望著那雙流淌著濃郁蜜色,分明更加甜膩的眼。

「但我還沒品嚐到你看起來很美味的眼睛呀,」多不公平,鶴丸發出一聲感慨似的嘆息,他拉過一期一振的手腕,附於耳旁,語帶狡黠的低聲說道,「既然要賠罪的話,那就多賠賠我吧。」




琥珀糖(こはくとう)

對啦你們就多親點好賠罪吧(。
本來這篇是要當作噗浪上的鶴一期真劍勝負60分創作交出去的
沒想到我磨磨蹭蹭地寫了太久,拖到現在才完成,也不好意思再補交了(T_T)
原先構想的內容存在我腦內的時候還滿風雅的,但不知道為何就被我寫成了沒頭沒尾的究極傻白甜
下次一定要參與到60分活動…!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最近好流行琥珀糖喔www
我已經看到好幾篇以此為題的同人了,沒想到和澄也寫了鶴一期的www

哎呀,真的不入小狐三日的坑嗎?他們也很甜的啊((<<<不要亂推坑www
黃冥珀 ☆

咦真的嗎XDD 沒想到這是一個常見的題材
我是在參考要寫哪種甜點的時候剛好翻到這個,就把它拿來用了

其實我也看小狐三日的啦但平時只吃糧食不太創作wwwww
光看大家的作品就很滿足了呀( ˘ω˘ )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