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3

【鶴一期】戀慕未有解藥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傾向






戀慕未有解藥


那是一期一振。

純就容姿而論,他有著一頭水色的、猶如天空一般的藍髮,我曾數度懷疑那傢伙的頭髮其實是玻璃做的,否則怎可能隨著光線的明暗變化,隨著日出日落,映照出天際不同的樣子,每當我這麼思索,並忍不住伸手去碰他的髮絲之時,指尖所及的觸感,卻柔軟如同雲絮。

一期一振有著一雙沉金色的眼瞳,這讓我想起以往輾轉於各家之間,曾於持主宅內見過的寶石琥珀,琥珀透黃,固然有其之美,卻仍只是塊堅硬的石頭罷了,然而他的雙眼,卻像是一池流動不息、濃稠的蜜,隨著情緒掀起波瀾,且時有光點受引流轉。

他的身段挺拔,雙腿筆直,無論是坐是站,背部永遠不曾鬆懈彎曲,白淨的手套下頭罩著一雙指節圓潤,卻相當有力的手,遙想初次見到他拔刀出鞘,起身戰鬥的姿態,華美、俐落,極富一把刀劍所應有的驕傲,驍勇善戰,不負曾擁有過他的歷來之主與吉光之名。

如此一把無可匹敵的利刃,卻有著與之不同的溫和個性。

平日待人有禮,敬愛持主,做事妥貼細膩,身為底下有著一大群弟弟的長兄,更是極富耐心地將弟弟們照料得仔仔細細,既能成弟弟們的榜樣,又受眾人尊敬,他明明與自己一樣方擁有人類的軀體,對於人情世故世俗之道,卻出乎意料之外地熟悉。

就像現在,抱著一疊厚重被褥的一期一振正朝著這裡走來,路上恰巧碰見了端著一盒點心的主上,縱使手上抱著這麼多東西,他仍畢恭畢敬地向對方行了個禮,說明原委之後,才又繼續前行,他還真是個禮節多得過頭的人呀──眼見一期一振的身影消失於迴廊轉角,腳步聲越來越近的同時,我閉上了眼睛。

「…鶴丸殿下,」他似乎以為我睡著了,於是壓低了音量,輕聲地喊,「鶴丸殿下?」

廊間木板發出一道受壓迫的沉聲,被褥被放了下來,一期一振曲著雙腿,跪坐下來,小心翼翼地移動到我身旁,縱使我閉著雙眼,仍能感覺到那注目的好奇視線,似乎正測試著我到底是不是真睡著了。

一期一振又靜靜地觀察了我一會,這才傾身向前,輕聲在我耳邊說道:「鶴丸殿下,您在這處睡著了的話,可是會著涼的。」

我還是故作假寐,期待著他會另有作為。感覺一期一振的身體停頓了會,像是猶豫,良久之後,他才又靠了過來,按著我的肩頭,溫柔的、安撫似的,親吻了眉骨旁的髮間,未料我早一步睜開眼睛,有幸見到他挨得極近的顫動眼睫、發紅的耳根。

以及那張帶著不知所措的臉。

「嚇到了嗎?」我拉過他本要收回的手腕,大大方方地親了他一口。愣了一陣之後才總算回過神來的他倒顯得無奈許多,半皺著眉,不太認真地責備起我來,「……您又老是在做這種事。」

「是想偷襲我的一期不對在先吧?」我這麼一反駁,他倒又說不出話來了,支支吾吾地,最後乾脆不說了,任由我隨興地捏著他的掌心。一期就是這點老實啊,我在心底感慨起來,但也就是這點特別可愛。

「……主上方才帶了盒點心回來,說是要獎勵您的,請您過去他的屋裡一趟。」鎮靜下來過後,他瞬即恢復成了原先的姿態,態度正經,親和卻不逾矩,剛才那個慌亂的一期一振,像是不曾有過一樣。

做得情緒收放自如,隨時能回復身為名刀的高貴從容,怎麼想都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呀。我一把站了起來,揉了揉他的頭頂後說道,「哦,好呀,我去看看數量,要是數量夠的話,我就拿些回來和大夥一塊分著吃吧。」

我重新披上羽織,向前路走去,不時回頭瞧上一眼跪坐在原地的一期一振,我的戀人,好得連缺點都能當作優點來數的男人,我差他可是差得遠了啊。


* * *


待好不容易平復下劇烈跳動的心臟,情緒漸穩,我早已在原地呆愣上了好些時候。

他這喜於驚嚇的性子,不知已多少次讓我誤踏出界線之外,忘卻謹慎、忘卻理應進行之事,就如現今,我本應將這疊洗滌乾淨的被褥分送到左文字家的部屋裡,並為主上轉達訊息,未料卻在此處絆住了腳,耽擱下來。但雖說如此,我也不得全將原因怪罪予他,鶴丸殿下熱衷於追求新奇這事本丸人人皆知,追根究柢,全然是因為我的未能定性。

當我抱著一綑被褥,走到廊前,瞧見一身白衣的那人倚在門外沉睡,他渾身通白,額髮、面頰、罩於和服之外的外衫,連同覆於眼臉之上的睫毛,都如冬雪一般潔白。這讓我想起每年冬季,他都會興致高昂地與短刀們在積了雪的庭院裡打起雪仗,最後雪水盡融,弄得全身濕透之後,摟著一群顫顫發抖著的孩子,要我替他們準備衣物,擦乾身體,那人明明沾了一身白雪,卻怎麼也不見痕跡。

融於銀白之間,隱於光芒之內,唯有他的雙眼隱隱泛金。

他有著一雙淡金色的眼瞳,毫無雜質,猶若透光,我也曾在偶然之下見過持主收藏的純金飾品,飾品為求彎曲成型,打得極薄,一近燈下,就隱約有光點透過。回想初次與他四目對視,還以為他的眼底也被鑲上了同樣的東西,但一細看,卻隱約能見內部有活物躍動,像是一對鮮活的金錦鯉,我嚇了好大一跳,心想這世上怎可能有將金鯉封於金屬之中的法術呢?後來我才明白,他的眼底從來就沒有什麼魚存在,我所見到的,不過是附於他生命之中、鑲嵌於刃身之上,縱使過渡千年,也不曾衰敗的熱忱與活力而已。

那人身形偏瘦,膚色蒼白,然隱於其下的骨肉卻意外硬實,令人安心。他的掌心寬大,指節分明,每當曲起手腕拔刀出鞘,氣勢凌厲逼人,但在其中又帶著一絲自若,玩味似的挑釁,他從來就是這樣的人,如此之刀。我總是想,是不是因為過去的他曾遊歷四方、輾轉持主,才養成了他這般個性呢?

厭惡無趣、喜愛驚嚇,卻又因透徹世間的紛亂與世故,懂得如何待人溫柔、懂得如何適可而止。

倘若有誰感到寂寞,他便會為那人帶來震天歡騰的欣喜;倘若有誰感到悲傷,他所給予的安慰卻是細緻、貼心地不著痕跡。受主信賴、與夥伴相處融洽,他好似一盞照亮眾人的光,甚至可說是昇於藍天的太陽。

也因此,我不得不懾服於他的魅力,耽溺於他所鋪設的溫柔,甚至在不知不覺間,做出了踰矩且失禮的舉動。就如方才──就如現在,耽擱了後續工作的我眼見鶴丸殿下拐了個彎,提著一大盒點心,腳步輕快地從主上房裡出來,目光輪轉,似乎發現我仍待在原地,於是便朝向這處眨了眨眼,拋來一個笑容。

我的心臟就像被人捉住似的,猛地顫了一下。

明知不該如此失態的我,卻只能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心總不由自主地動搖,妥協徇私,理智越發薄弱,這大抵全是因為那個讓我無計可施的男人──名字喚作鶴丸國永的那個男人,我的戀人。

打從我對您傾心戀慕的那日起,這份毒入膏肓的感情便已未有解藥。




為何我寫起第一人稱視角時總會這麼肉麻…!

相互戀慕並覺得對方是最好的人,卻又不知自己其實也被對方所深深愛著
最近連寫了兩篇第一人稱,但感覺還是不太能掌控這種語境
很多地方無從以言語表達鶴一期兩人的互補與契合,最後就只能寫出這樣的東西。゚(゚´ω`゚)゚。
勉強算是個小甜餅

謝謝大家~

刀剣乱舞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喔喔喔喔喔!和澄大人又發糧了!真是感激不盡\OwO/

這次用第一人稱來寫也感覺好讚喔!鶴丸跟一期相輔相成的默契,再加上他們之間才有的個人特質與互動,透過兩個人的自我描述中表露無遺啊!

我……我偷偷期待一下他們的H文可以嗎?((欸~~~會有嗎?~~~

明年我就成年了!可以的放心買R本了!和澄大人儘管寫吧,我都會買的!!!www
黃冥珀 ☆

其實我覺得我的產糧速度實在是太慢了(T_T)明明有好多劇情想寫的呀
感謝太太的不嫌棄~

第一人稱寫起來意外的困難和肉麻
卻能利用這種手法細數彼此的優點,近一步感受鶴一期的契合度
想想真是個性互補的一對啊U///U

目前是有想寫的R18橋段wwwww大概會安插在接下來要寫的中長篇裡頭
本子的話也應該有年齡限制沒錯U////U

看到太太這麼說我真是太開心啦~
謝謝妳,我會加油的!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