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

【火黑】四季





.《黑子的籃球》衍生同人

.火黑傾向







四季


我熱衷於觀察四季的變化。

春季有櫻,滿山遍野盛開的絢麗,風一吹拂,落花沾地成毯,堆積於窗櫺之間、門檻孔隙,蔓延整條通學路途。

這時節同也意味著新生,河川除霜,草木新綠,喜於享受這獨特氛圍的我,往往選擇趁早出門,刻意繞趟遠路,漫步在寧靜的街道之間,我一心埋首於書本之中,卻沒意識到這一路走來,竟是淋了滿頭春色的雨,花瓣挾於髮際,直至在轉角碰見那神色慌張,眼看就是差點睡過頭的那人,他慣性地撥亂了我的頭髮,這才讓這一頭粉色落下。

他摘去黏附在我額間的最後一片花瓣,卻沒意識到自己的耳廓上頭也有沒能拂去的痕跡。

夏季的天際無雲,日光壯大,景色因高溫扭曲,耳際盡是蟬鳴,薄汗滲透了制服布料,緊緊地貼附在後背上頭,我坐在即使有電扇涼風但仍舊熱騰的教室裡頭,看著窗外雲絮流動,每當稍有大片雲朵飄過,就會在前座那人的背部凝聚起細碎的光,他的寬闊、厚實的後背就好似成了藍天的畫布,勾勒出深淺不一的影子。

我看著看著,總會出神,直至那人悄悄地轉過神來,投予一個帶著笑意的眼神,我才猛然自這魔術般的夢境甦醒,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秋季天氣轉涼,草枯葉黃,能見積地楓紅落果,萬物豐收。學校附近雖無楓樹,卻有兩道銀杏襯秋,如鑲了金粉的扇狀葉片散於長坡二側,秋陽反照之時,燦而炫目,似乎對這銀杏落葉情有獨鍾的二號總惦記著時節到來,只要氣溫稍降,牠便會趴在窗邊遙望遠處聳立的樹幹,我們挨不過那期待的眼神,只得趁著假日,一塊帶著牠出外散步。

二號見了滿地金黃,就再也耐不住牽繩束縛,一個勁地撲向前去,那人口裡雖是唸著「回去又得再洗次澡了」,卻還是由著牠去,我坐在兩旁種滿銀杏的木椅上頭,抬頭仰望將要遮蔽天際的林木,此處較為蔭涼,唯有數點葉隙光照亮周遭,我一心沉浸於這秋景氛圍,卻沒留意到來人之至。

「在想些什麼?」那人用掌心覆住我的雙眼,頓時視線被黑影遮蔽,不久後才又再顯光明,我眨了眨眼,看向前去,他深紅的眼瞳之間被金黃光芒佔據,就好似有片落下的銀杏葉子掉進了他的眼睛裡。

我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呢,直至今日,這仍是個巨大秘密。

最末一年又將過去,冬季凍結結霜,漫天細雪飛來,一片銀白,我將臉龐埋進厚實的圍巾之間抵禦酷寒,但仍有些許不安分的雪在不知不覺間飄進衣領,浸溼髮尾及後頸。

然而隨後就有一股溫暖貼附上來,眼前撞進一抹深紅,他先是捉住我的手腕,接著這才握緊了掌心。

我向後數起這一路行跡,有著越走越近的兩雙腳印。


春櫻、夏空、秋黃與冬景,不同時節分別有著不同令人誠心懾服的魅力。

我傾心於欣賞春夏秋冬的變化,然而我更喜愛有你在的一年四季。





第一人稱文藝小短篇,太久沒寫第一人稱來挑戰一下!
火黑日快樂ヾ(o´∀`o)ノ


黒子のバスケ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