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3

【刀劍亂舞 / 來派中心】即炤事變 03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來派中心,無CP傾向






  03


  明石的神情僵硬,愣了一會後才總算緩過神來,「你也…夢見了?」

  愛染沒有看他,只是點了點頭,「這次和國行你一塊過來,本想先與你討論下這件事的,只是一路上走得匆忙,連些說話的時間也沒有。直到進了神社,見到了螢,看見他安然無事的模樣,我才總算放下心來,沒想到…」

  他也連續十日夢見了相仿的夢。

  夢裡的他與父親相伴,來到港灣岸旁,眼見刀身浸水靈體崩解,滿山遍野的螢火群飛。愛染接連夢了六日,期間全因被父親緊拉著手,只能眼睜睜看著螢丸沉入海中,縱使再如何嘶吼掙扎,他的手腳都好似被死死釘住一般,無法上前營救。

  直至來到第七日。

  愛染猶記得那夜的海濤洶湧,一波一波地自遠方推送過來,視線可及的海平面好似一個急促震動的巨大方塊,內部裝著軟質的、一沉入彷彿便會黏著緊附的膠,天際的弦月照亮了海,蓋過飛螢幽光。愛染本打算奮力掙扎,然而這次,一直牢牢攥緊他掌心的父親卻主動鬆開了手,他抬手瞧了眼自己空蕩的掌心,再回頭看看父親的臉,父親的容貌從未改變,與他誕生初時相同,一如既往的年輕、堅毅且充滿身為刀匠的自信。

  愛染望著他,那雙挾著對半月白與螢火碧色的和藹眼瞳之中,閃爍著隱約的光,父親一直都是這麼待他們的,視刀如子,即使父親辭世已久,他也能清楚記得那平實爽朗的嗓音,對於自己所鑄的刀、進而生出的靈魂實體,給予最大限度的教導與自由,之所以如此,他才一直以作為一把來派的刀為榮。

  父親沒有說話,僅是靜靜地看著他,放鬆的手腕垂於身側,爾後自然地蜷曲成彎,目光平視,像是不再攔他。

  愛染仍記得這樣的眼神,當年螢丸被獻予阿蘇氏族,那是他頭一回離開家,年邁的父親站在門前,目送他至不可見跡的長路末端,父親的眼底沒有不捨,反倒充滿驕傲,誠如他鑄出這把大太刀的同時所言,這孩子將來肯定是把戰績斐然,且能助主護主的寶刀。

  因此去吧,國俊,就像我所教導你們的,盡自己最大所能去保護主上,對其忠誠;然而也盡自己最大所能,去保護自己重要的家人。

  他在心底告訴自己,他明白。

  愛染上唇微動,卻沒有開口,僅像是下定決心似的,頭也不回地衝向前去,趕在刀身落海之前縱身一躍,伸手摟住了那把阿蘇神社的寶劍,那把擁有美麗傳說的大太刀。


  「夢裡的一切我都記得明白,」他怎麼可能忘。愛染的嗓音沙啞,像是被砂紙磨過一般,「……所以國行,那該怎麼辦?」

  明石嚥下半口輕氣,喉間燒灼。

  他奮力捶了下眼前阻隔的柵欄,垂下頭來咬牙說道,「……就是三天後了啊。」


  * * *


  趁著日夕未落,他們暫且收妥行囊,恢復偏殿原貌,匆匆離開了阿蘇神社。

  兩人從神社外的幾處湧泉舀來些水,並隨意找了處附近的空屋過夜。晦日方過,天際僅有新月微光,阿蘇的夜裡極靜,惟夏蟬鳴叫不絕,他們坐在屋前的草地上頭,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買來的飯糰,彷彿食之無味,明石才吃了半個,便向外一扔,徑直躺了下來,用手枕著自己的腦袋。
 
  愛染瞧他一眼,嚼蠟般地咬了幾口飯糰後,也索性不吃了,於是撈來泉水灌了一口,但喝得太急,恰巧被嗆個正著,愛染本能性地咳了幾聲,滿臉發熱,不停眨動的眼眶隨之痠了起來,他揉揉眼睛,像是想掩飾什麼似的,過了良久,他才開口問道。

  「國行,你還記得螢被封印起來的那個時候嗎?」

  「……記得。」

  自原主阿蘇惟澄逝世,螢丸本體便由阿蘇家長期收藏,期間雖也曾被賜予其他家派,但最終仍輾轉回到了原主家來。

  決意封印之時,螢丸方從細川家返回阿蘇。

  能力越是強大,便越發惹人懼怕,阿蘇家始終憂慮著的並非付喪神的反叛,而是外人的覬覦,一但掌握這把得以殺敵萬千的利器,包攬各國、權傾天下或許也將變得容易,他的力量、他的珍稀都是眾人想擁有的原因。

  因此最好的辦法,便是將這股力量就此封印,使其沉睡,並利用這把寶劍的強大氣場,守護該地住民,守護阿蘇世世代代。


  「現在想來,那時的決定……究竟是不是正確的呢,」愛染躬著身體,曲起膝蓋,「縱使過了數百年,螢的真身安全仍飽受威脅,他一直以來住在這裡,用盡全力守護這個神社,但螢現在連保護自己都沒辦法了……如今除了我們之外,還有誰能救得了他呢?」

  明石沒有回話,僅是默默地聽著。

  「我多想告訴自己那只是一場夢,但是……」然而那夢卻真實地令人心尖顫抖,「…可惡,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愛染沮喪地偏過臉龐,用手敲了敲一旁毫無反應的大傢伙,「喂,國行,你在聽嗎?喂──」

  「…我在聽。」

  明石國行猛然翻身坐起,手撐泥地,一片幽暗之中,疲懶的眼尾像是對向下凹去的窟窿,惟見窟窿之間的兩枚赤綠眼瞳稍有光點流轉,緩慢地閃爍。愛染望著他,卻怎麼也讀不出那張臉上的情緒。

  直至那人開口。

  「那麼,我們去救螢吧,明天就去。」

  他從未如此堅定,好似徹底下定決心。


  ■

  註:

  1 . 來國俊/二字國俊:經記載螢丸為來國俊所鑄,而打造愛染的刀匠則是二字國俊,但其關係未定,有兩者其實是同一人的說法(或是父子),也有另一派認為來國俊與二字國俊的作品風格迥異,應不是同一人,然至今仍未有確切定論。在本文中,愛染與螢丸的父親皆設定為同一人
  2 . 阿蘇惟澄:螢丸原主
  3 . 細川家:螢丸曾在元祿年間被借到細川家

刀剣乱舞|即炤事變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