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9

【刀劍亂舞 / 來派中心】即炤事變 01





.《刀劍亂舞》衍生同人

.來派中心,無CP傾向






 ■ ATTENTION

   內文含有部分歷史捏造等揣測史實之情節
   另有刀劍現存與否的相關捏他、故事架構於作者自成的世界觀
   請斟酌閱讀







  即炤事變


  明石國行從一場惡夢當中清醒,後背滿是涔涔的汗,他側過平躺在地的身軀,深吸了口氣,赫然發現外頭天色仍是亮的,午後三時的烈陽燒得屋子滾燙,挾帶熱度的光線一路爬進室內,聚焦在他的外衣上頭,險些是要被燒出個洞,原先躺在榻榻米上的他翻來覆去,轉了幾圈,最終仍是被這渾身燥熱逼得坐起。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夢見這樣的夢。

  明石雙目發濛地望著前方庭院,想著這是自己第幾次夢見這樣的場景,連續十日,他的意志彷彿在這午夜夢迴之間不斷流轉,從未停歇,夢的內容永遠那樣逼真,就像是真正地生過一次,然而也死過一回。

  該不會真是我白日夢做得多了吧?


  還記得過去仍在松平家的時候,明石的原主老說他喜歡做夢,每回坐在廊下,光是看著天空就能看上整整一日,待夜深了,便又像沒事人一般地回了房,隔日再起,這樣看似無聊至極的事,他卻能重複做個無數次。

  有一回主人出外歸來,又見他坐在屋裡發呆,便問他在想些什麼,明石突然被這麼一問,倒也不吃驚,僅是慢悠悠地答道:正想著很多事呢,我曾想過雲在想些什麼、想過馬會不會抱怨,也想過這世界的其他事物的內心想法。

  主上聞言愣了一會,接著便哈哈大笑起來,他問那你想出這箇中原由了嗎?

  明石搖搖頭,只說我也就是想想,這些本就無法釐清的世間萬事,多想也只是自添煩惱罷了。

  後因時局變化,他自神戶輾轉來到東京,住進了現主家裡。現主是個良善樸素的老實人,待人和氣,專主於收藏刀劍,自從知道明石喜歡悠閒僻靜的環境,就替他挑了間窗外有棵櫻樹的屋子,一住就是這些年頭。

  偶爾現主也會帶朋友過來見他,展示他的真身,一並提及刀身上的刃帶三鋒,是具有得以斬斷煩惱的智慧象徵,談到這裡,現主總是望著明石所在的方向,一臉笑呵呵的,似乎頗能理解他的懶散緣由。

  他想,人生在世至多百餘年,縱然汲汲營營,也不一定能博得完滿,更何況是他們這些活了數百年的刀劍呢?因此太過複雜的事他不想、太過麻煩的活他不幹,作為刀也好作為人也罷,只求活得開心自在。

  然而如今這夢的內容,卻不得不迫使他認真看待。


  戰時東京雖也遭到慘烈轟炸,死傷無數,但在現主的庇護之下,明石順利挨過了最艱苦的一段日子,得以保全刀身與性命。

  他從現主口裡得知九州地區的情況,歷經連日空襲過後的熊本,沿海地區的村落早是撤退得人去屋空,人民日日與防空洞為伍,生活惶恐,就連神社內的駐社宮司都因戰火的逼近之下暫時出走,出走該時,他們仍一心祈求主殿之神健磐龍命祝祐這片土地,抵擋這不知何時休止的襲擊。

  神明領著阿蘇的人們挨過戰事,卻無從改變阿蘇家代代相傳寶物的命運。

  夢裡的那一日是個久違的平靜之日,時節方過夏分,氣溫漸增,唯有入夜之後才稍見涼意,然而也就是那一夜,他眼見負責戰後處理的美軍一行人浩浩蕩蕩,帶著即將焚毀的刀械離開阿蘇,走上通往沿海的道路。

  途中路經山林,引來螢火,點點火光好似陪伴一樣,圍繞在那長約一尺的寶劍身旁。

  他們就像看不見那孩子的軀體似的,將他和其他收來的武器擱置在一塊,徒手一扔,一同沉進無窮無盡的大海。

  他曾聽聞螢是靈魂所化,人將死之時,頭頂皆有著顆懸浮於空、猶如寶石一般的火球,最終走完一生化作螢火,飛向純淨之世。就在他們將那寶劍扔進海裡的當下,原本平靜無波的水面上炸出一團漸層色的光球,炸出煙花,那一定是他附於刀身上的靈與魂被迫拆散,翻騰而出,成群的飛螢盤旋在天,爾後便像是受到指引一般飛向遠處,回歸遠僻山林間的淨土。
 
  那是你嗎?

  是你吧,螢。


  即使是夢,但這仍不是個好兆頭。明石打了個冷顫,重心不穩地從榻榻米上爬起,整理了會自己凌亂的衣襬後深吸了口氣,既然放不下心,他還是先去請求主上,替他寫封寄往石川的問候信。




  ■


  註:明石國行原由明石藩松平家(現位於兵庫縣神戶市)所收藏,後才改由東京藤澤乙安收藏,現存東京刀劍博物館
    其刀身刻有三鈷柄付剣(さんこつかつきけん),具有驅除煩惱功用,是不動明王的法器
    
    健磐龍命:阿蘇神社的主祭神

    想了很久的梗XD 之前在噗浪上稍微講過一點,這個故事算是補全


刀剣乱舞|即炤事變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