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30

【火黑】穿越千夜 06





.《黑子的籃球》衍生同人

.火黑傾向






13


入冬後的東京下了場數年難得一見的大雪,氣溫驟降,戶外銀白一片,初雪方落的時機恰巧碰上日暮,隱於灰雲後方的橘光將整片天空染出漸層,十分雅致,當時火神正在醫院病房裡頭替黑子整理衣物,偶然向外看去只見窗戶蒙霧,細雪如雨一般地落著,火神怔愣半刻後眨了眨眼,這才興奮地轉過身去叫黑子看看窗外,奈何躺在床上的黑子早已睡得很沉,絲毫沒聽見火神的叫喊。

是累了吧。火神拉來椅子坐在床旁,神情柔和地撥了撥黑子的額髮,只想著待明日對方醒來,肯定要讓他見識這一片雪白。

次日黑子醒得較早,睜眼時天還未全亮,主要是被冷醒的,醫院裡的厚重被褥與恆溫空調耐不住外頭直掉的氣溫,久未活動的雙腿一陣刺麻的涼,他費力地縮了縮腳,接著偏過腦袋一看,才明白原來是因外頭下了大雪。

雪落下的速度不快,慢悠悠的,頗有一股恍若隔世之感。他沉迷地看了一會,直到火神進了病房才緩緩回過神來,火神見他看得入迷,倒也不去打擾,只是笑著替他掖緊了被角,「是被冷醒的吧?」

「醫院本就比外頭更冷些,」黑子皺了皺鼻子,「現在下了雪,就更冷了。」

「外頭才是真的冷呢,」火神揉了揉自己被凍紅的鼻尖,拔下手套,拍拍褲管無意間沾上的稀落的雪,「昨天剛下雪的時候我正巧還在醫院,本想叫你看的,沒想到你早一步先睡著了。」

「冬天總忍不住想睡呢,」他的嗓音疲懶,「抱歉。」

「有什麼好抱歉的,想睡就睡啊!」火神伸手拉開半掩著窗的布簾,「雪真的下得很大呢,你看!」

火神使力地拉動窗框,奈何因窗櫺結霜之故怎麼拖也拖不動,他伸手敲了敲玻璃表面更是硬得岩實,結了一層厚重的冰。

「火神君你別敲了,會將玻璃窗給敲碎的。」

「…我的拳頭才沒那麼硬啊!」他收回了手,「本想開窗讓你看看,沒想到竟然開不了。」

「雖說我也挺想到外頭去賞雪,但如今沒辦法行動,就這麼隔著窗戶看看也行,」黑子微笑,明白他的一番心意,「只是沒想到這雪會下得這麼大呢,不知道家裡的玻璃窗是不是也結了冰?」

「啊……這我倒是沒仔細看。」火神有些心虛的搔了搔頭,自黑子患病以來,他每日從醫院返家,就只將那間屋子當作一個可供休息的日常居所,家務不再繁瑣,有時連房裡的燈泡壞了都疲於更換,乾脆也不回房,許多事情就在客廳解決,往後就直接倒頭睡在沙發上,久而久之下來,他竟忘了一些以往得時時留心的日常細節,竟忘了那曾是個名叫做「家」的地方。

然而房子的另一位主人並不在那,那裡怎能稱作是家。


「倘若家裡的玻璃窗結冰了的話,要記得清理才是,不然等天氣回暖之後自然融化了,留下的水痕反倒更難清洗,尤其是我書房裡的那扇窗…」黑子抿著下唇想了一會,而後輕描淡寫地說道,「……想想以前我總坐在那扇窗前看書,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

「是啊!我每次叫你過來吃飯都叫不動,像個小孩子一樣,」火神咕噥了幾句,轉身在黑子床邊蹲下,「做好晚飯後嘲著房間裡頭喊了幾聲,發現根本沒人理我,一開門看,才發現你就這麼抱著書睡著了,窗就這麼開著,也不怕著涼。」

「火神君才是小孩子呢,動不動就為了這些事情生氣。」

「喂喂,這很值得生氣好嗎,也不想想每回感冒都是誰在照顧你!」由於兩人視線齊平,火神趁機捏了捏他的臉頰,「你以為我想跟你吵架啊?」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呀,還不都是因為火神君太囉嗦了,」黑子回想兩人吵得不可開交的那幾次,追根究柢都是些不提也罷的無聊小事,「幸虧火神君近來成熟不少呢,很好很好。」

「你這傢伙真是……」火神扶著床沿站了起來,伸展蹲得僵硬的筋骨,「回去時我會替你好好檢查書房窗戶,順道打掃一下,如果……」

火神伸進被褥裡頭,握住他冰涼的一雙手。

「……等天氣不那麼冷了,你的情況也穩定了些的話,我就替你去問醫生看看,看能不能讓你回家一趟。」

「真的?」聽到這裡,黑子一掃久病臥床的睏倦,將一雙眼睛睜得又大又亮。

「真的,」火神揉揉他的掌心,「最近的幾次檢驗報告都還算穩定,醫生評估之後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應該就能讓你回去──不過你也得好好聽話配合治療,知道了?」

黑子點點頭,瞬間精神不少,兩人有志一同地望向那面落雪的窗,像是對於未來仍充滿冀望。


然而天不從人願,大抵是因近日天氣變化過劇,身體的免疫系統無法負荷,二日之後,黑子開始出現咳嗽、高燒不退等症狀,被醫生診斷出是突發性肺炎,且因持續昏迷,被迫送進了重症監護病房觀察。

幸虧經藥物控制之後,高燒漸退,肺浸潤的狀況也持續改善,只是原先訂定的出院計畫就仍得暫緩,總算得以離開加護病房回到普通病房來的黑子歷經數日折磨,不免變得更消瘦,火神看著躺在病床上頭一動也不動的他,無計可施,且也無能為力。

天際仍舊幽暗,降雪如雨般時急時緩,火神一如往常地坐在黑子床旁,沉默地替他掖妥被褥,生怕又會再次著涼。

「……你這傢伙明明是冬天出生的,怎麼又會這麼怕冷,」火神隔著口罩,呼出一口熱氣,「我沒能遵守承諾帶你回去,真是抱歉啊,要是你現在還醒著,肯定又要說我囉嗦了吧?」他不斷喃喃自語,像是在說給誰聽,「老是為了一點小事就吵起來的我們,還真是幼稚啊。」

「要是我們在那個時候,能因為吵了架而順勢分手的話就好了。」

那是他的真心話。


「……就不用等到現在,得看著如此脆弱的你,時時刻刻提心吊膽,」火神的嗓音沙啞低沉,且聲線平靜,「也許我就不必這樣看著你,從我的身旁離開。」




這兩日來的新聞看多了覺得有點沉重,還是沒把後面寫完。
回去翻自己寫的這篇來看的時候居然看到哭了,果然我還是捨不得讓如此相愛的二者兩相分離啊
趁著6月要結束前趕緊更新一篇,也趁著BLOG要30萬閱覽人次之前趕緊留個紀念XD
不知不覺就過了這些時間,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啊

簡略寫一下我這兩三個月的近況好了
整個四~六月我都處在無限循環找指導教授的恐懼之中
看著身邊同學一個一個都有了定下來的BOSS,而我卻像是一塊漂流的浮木一般居無定所
面談過幾個研究領域合適、且我也十分嚮往的老師
奈何因學生人數額滿一再碰壁,幸虧身邊的同學幫了我好大的忙
峰迴路轉之下,才總算定下了老闆,也確定了未來的研究領域
為了這件事我每天真的是憂愁到做夢都夢到自己找不到老師,成天煩躁到不行
幸好最後還是一切順利,順利地簽了單、順利地交了報告
結束了這學期

總之之後應該會比較好一點啦XD 至少心理壓力減輕了(雖然還有論文報告在等我^q^)
我也會想辦法努力讓整個BLOG看起來活躍一點的(?)

感謝大家!

黒子のバスケ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