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3

【丁白 / 鬼白】Yggdrasil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丁/鬼灯x白澤傾向






Yggdrasil


從前曾有過這麼一段過去。

經由木靈指引,丁獨身一人穿越重重山林,來到現世與黃泉的交界之所,仍未替亡者建立起良好機制的該時可說是相當自由,既沒有嚴格的限制,也沒有束縛人的麻煩法令,一切自理,也因當時亡者稀少,才不致造成混亂。他一路走來沒見著什麼人影,偶有幾盞鬼火飛過,見得更多的反倒是宿居山林的花精草精。

在這幽暗之中,唯他亮著一雙眼睛,丁摸黑向前走著,忽聞前方有川流水聲,並稍見光,便想自己由現世走到黃泉竟是走了一天一夜,太陽又將升起,丁仰頭凝望天際,以為天又要亮了,沒想到回頭一看,半邊天空仍是黑的,唯有前方路途似有日光傾瀉鋪地。

他有些好奇地向前探去,踏進這片光所籠罩的土地,然自他跨過這道分界,四周林木漸矮,逐成可見沃地的平坦草原,路經的一花一草全像是被施了法術一般地長得極好,滿是春意,他再向前走了一會,就見前有一處小丘,小丘上頭生了一棵枝葉開展,樹冠如帽的大樹,而他方才所看到的壯大日光,也像是聚光一般地照在這巨木上。

丁走向那棵大樹,這才察覺剛才聽見的潺潺水聲是來自何方,原來這山丘下方隱有三方河流,水流皆相當平穩,唯有清濁稍有不同,他越過河上小橋,爬上丘陵,這才清楚看見了巨木全貌,巨木是棵白臘,下方分別有著三道極為凸出的粗大樹根,像是與下方川流共生一般,向著水流生長。

日光刺目,透過樹木枝幹漏下一地葉隙光的陰影,相當適合歇息,恰巧丁也覺得有些累了,於是便就著巨大的枝幹席地坐了下來,正當他打算閉上眼睛小睡一會的同時,上方枝幹突然傳來一陣騷動聲響,丁半張開眼,還以為驚動了原先伏歇在樹上的貓,沒想到即在此時,卻突然從隱密的葉叢之間跳下一個人形,那人身穿一襲白衣寬袖,頭上戴著兩鬢輕紗,背對著他,像是神仙的樣子。

就說這裡不像是印象中的冰冷冥界,原來是他誤闖神仙寶地了啊?難道是因上天憐憫他作為獻祭活物,才特意給他這等福利的嗎?

白衣神仙拍了拍前襟,又伸手調整了下頭上髮飾後,這才緩緩地轉過頭去,但一回過身,卻又立即被嚇了好大一跳,「哎,是鬼啊?」

「是的,」難道完全沒發現我坐在下頭嗎?這人的警覺性也太低了些。丁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那人眼尾上揚,後頭勾了兩道硃砂,額間同色眼紋艷紅,與一張極為清秀的男性面孔襯在一起,倒也不覺奇怪,「您好,我是鬼。」

「……還沒遇過這麼正大光明介紹自己是鬼的傢伙。」況且也還是個小鬼頭。

丁心想這有什麼好不正大光明的?是鬼也好,是人也好,做什麼就承認自己是什麼……思索至此,他不禁偏頭四處張望,並直接開口問道,「請問,這裡是哪裡?我是循著木靈指引才走到這來的,說是通往黃泉的道路……」

「嗯?」那人跟著偏頭,往後露出了個了然似的表情,「啊,你是從現世過來的吧,準備前往黃泉?這裡是現世與彼世的交界處,講簡單些就是各類世界的分岔路口。」

「分岔路口?」丁狐疑地附和了句,「那您又是……」

「我啊,這個嘛…」他尷尬地咳了兩聲,「……怎麼說才好,算是在這裡指引亡者的存在吧,免得有鬼亂走走到別的地方去,一方面現個黃泉相當混亂,在缺乏把關機制的情況下總得有個人在這審核啊…雖說我只是替人代班而已,不常在這的。」

「原來還有代班這種制度…」丁低頭思忖片刻,「……所以您是神仙嗎?」

「……要這麼說也行,」要和這小鬼解釋自己是隻帶來吉兆的神獸呢又怕太難釐清,乾脆通稱神仙好了。白澤眨了眨眼後說道,「你就當我是神仙吧!」

「神仙先生,」他畢恭畢敬地行了個禮,「那麼,請您告訴我通往冥界的道路是在哪裡,倘若沒事的話,我還得趕路過去。」

「哦,看到這大樹的樹根沒有,右側那條就是通往黃泉的路…」眼見這小鬼就要快步離去,白澤這才突然想起他的審核正事,連忙將對方抓了回來,「……喂喂喂,等等,我還沒說要讓你過去,你別走那麼快行嗎!」

「行,」丁向後退了幾步,回到原本的位置,「要做什麼?」

「嗯,你等等啊!」白澤從袖口內裡抽出一卷卷軸,而後倚著身後大樹,徑直地坐了下來,「今天來到這報到的亡者……你也坐吧,別一直站著,從現世走到此處理應走了很長一段路了。」

「……是的,」他順應著白澤指示的位置席地而坐,「不過您怎麼會知道我走了很長一段路呢?」

「這個嘛…當然是看到的!」眼前這人微微笑瞇了眼,少頃間,丁忽覺白澤額上的硃砂紋路突然鮮活起來,像是有意識般地盯著他看,但仔細一瞧,卻又只像是印記一般地無奇平坦,「你的名字叫丁,是吧?」

「是的。」

「死於獻給神的活祭品……哎,都到這世道上了,竟還有人拿孩子獻祭啊,」白澤顯然有些吃驚,「都說過多少遍了,神怎麼可能因為得到了具有意識的活體祭品就向人們施予恩惠呢?這真是件不合理的事,況且我們作為神明,也有無從控管自然的時候哪。」

「無從控管自然?我以為神仙都是得以呼風喚雨的存在。」

「縱使有法術可以呼風喚雨,我們也沒法輕易改變自然,」白澤垂低眉眼,伸手碰了碰周遭的草與泥地,細長的五指像是想感受這大地一般地輕觸,最終擱在身後大樹的其中一條樹根上頭,「你知道這棵樹是用來做什麼的嗎?」

丁不解地望著他,沒有接話。

「這裡是區分人界、神界、冥界的交界之所,看到這山丘下頭的河流沒有?只要向著那河川順流前行,就可以抵達其他世界。而這棵樹就是世界的初始、萬物的源頭,也是最為光明的所在,它支撐著三界、庇佑著三界,屹立不搖,縱使它為三界供給其所需的養分,卻仍長得那麼好…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自然竟有這麼大的能耐?」

「當然了,這棵大樹的年紀或許比我還大呢,」白澤哈哈地笑了幾聲,「你知道嗎小鬼,我啊,可是出生在世上連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哦,不過那時陸上就已經有這些草木與大樹了,你想,這些東西到底是活了多長一段時間哪。」

「不過您也是吧,」丁將掌心覆在膝蓋上頭,「活了這麼長一段時間,難道不覺得寂寞嗎?」

「寂寞什麼的,都是比較出來的,」白澤瞥過視線看他,「以前一個人的時候雖然也覺得寂寞,但還比現在更能自得其樂呢,現個人啊鬼啊見得多了,一個人反倒不習慣了,人哪,就是一種永遠不懂知足的生物啊。」

「您不是神嗎?」

「……就因為是神,才更明白人性的弱點,而當這些人性的弱點出現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也更難應付了啊,」他突然像是鬆過一口氣似的向後癱倒,「你呢,小鬼,你在這臨死之前曾感覺過什麼嗎?悲傷、無助,抑或者是對於死亡的恐懼?」

「沒有,」丁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我從未感受過悲傷與恐懼。」

未曾有過欣喜,便不知悲傷是什麼東西;而未曾受過庇護,便也不知恐懼是為何物。
他獨身一人行於世上,毫無牽掛,走是走自己的路,他坦蕩、無疑,且毫無感情,卻仍有一股信念支撐著他,支撐著他不斷向前,不再回頭眷顧來時生途。

但那股信念卻是憎恨與憤怒。

白澤像是看穿一切似的愣了下,而後又隨即轉作雲淡風輕的口吻,輕聲說道,「你還真是奇怪呢,明明只是個孩子而已。」

「您也挺奇怪的,明明是神,卻擁有像人一樣的感情。」

「和人還是有些不同,至今為止我也沒真的將哪個人擱進心底,因此也沒有因為誰的離開就感到寂寞,現世也好、彼世也好,什麼都是來來去去的,哪裡需要執著。」

「聽起來您還真是個爛人,」丁一本正經地說著,著實地體現出他的無所懼怕,「不,應該說是爛神。」

「……你這小鬼還真沒禮貌。」不過也算是個特別的傢伙,白澤掃過對方無瀾雙眼,突然笑了起來,「不過將來的事誰知道呢,在這普天之下,或許真有一日會出現一個令我割捨不下的傢伙也說不定。」

「那肯定是個能治得了您的人。」

「哈哈,誰知道呢!」白澤翻身坐挺起來,並從袖口掏出一枝毛筆,抓來身旁卷軸,「批准,你可以從這通過啦。」

「非常感謝,」丁再度俯身行禮後一把站起,且拍了拍自己沾染草屑的褲管後說道,「不過您這麼隨隨便便就放人過關,可是件危險的事情。」

「沒事沒事,現個鬼還不多,反正我也只是代班這麼一天而已,」白澤擺了擺手,「問話也是意思到了就行。」

「……要是這兒的神與統治者都這麼散漫的話,是會引發三界大亂的。」

「你考慮得還真多啊,」真是人小鬼大,「我是知道河的那一頭貌似有鬼正打算好好整頓黃泉一番,你若是有什麼深謀大略的話,或許可以跟他反映看看。」

「我明白了。」

彼世或許也有建立起律法體制的那一日啊……白澤撐著下顎,望著丁逐漸遠去的背影心想,沒說準那傢伙還能成為治理的其中一員呢。

「藏在你矮小身軀裡的鬼火,還真像是一盞燈。」

這盞燈,或許便是盞照亮彼世的燈。

丁沿著河川前行,踏著滿天日影碎光前往一片幽冥,白澤不禁暗忖,倘若將來還能遇見那小鬼的話,或許還能再問問他……思及此,他突然湧上一陣睏意,樹頂和煦暖陽照得人鬆軟,眼皮沉重,也罷,一切後續機緣只得交由自然梳理,他所倚靠的、支撐起天地的世界之樹將會予他所想,現今無從干涉的自己,姑且先睡了吧。


然當他再度因有人走近的腳步聲醒來,便又已過了千年百載,白澤手持酒壺,半瞇著眼,只見眼前一片綠葉紅花,桃樹結果,下方忽有一把沉著嗓音問道:

「你好,我是日本的鬼神,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正在巡遊各地。」

所謂人生的際遇與機緣,全得仰賴天地的智慧。


於是他垂下喝了半壺的酒,含著盈盈笑意說道,「要不我們去喝酒吧,日本,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呢?」




Yggdrasil:北歐神話當中的世界之樹

一直想寫寫丁和白澤的故事,沒想到又忍不住寫了點自然與神性之間的關係
在我心中的丁大抵是個內心憤恨勝於無助的孩子(應該說仰賴他強大的心理素質)
因不曾有過安穩,所以也無從知曉恐懼
他從不覺得自己可憐,但就是因為擁有這樣無感且平靜的心態才更招人憐憫吧XD

這裡用到的世界之樹設定其實來自北歐神話
在複習漫畫時突然想到木靈曾提到「什麼時候有樹,就什麼時候有木靈」
就覺得草木生長真是世界起源的一類象徵,往後又想到了北歐神話
將東方文化套進西方神話乍看之下有些亂來,但想想這類混合設定或許也還挺有趣
於是就順水推舟寫了下來XD 希望大家別覺得太過突兀才好

非常感謝!

P.S.白澤會被抓去代班是因為喝酒鬧事&調戲仙女妹子


其他同人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一點都不突兀!
清新的小品很讚⊙ω⊙
薇薇安 ☆

謝謝妳!!!
之前劇烈起伏的劇情寫多了,來寫點這種清新小品也不錯哈哈
之後還想挑戰其他題材看看

非常感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