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6

【鬼白】至死方休 15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15


他領著藥方回到日本地獄,這短暫數哩行路,卻走得像是慢慢長途,白澤繃緊的神經在拿到藥方的那刻起便像是被拉扯極致後的疲乏,迅速地收攏回來,因此他還沒能從這恍惚之間理清什麼道理,唯能明白一事,即是有救了,有得救了,他所珍惜在乎的那些生命,總算得以延續下去。

一回到地獄境內,他便立即找來了藥材測試,先煎了兩碗藥,分別送到鬼灯和茄子兩人房裡,白澤在掂這藥材分量時特別小心,就他師父所言,這藥材彼此相剋相反,毒副作用顯明,而之所以會配出這等藥方,大抵是要以毒攻毒逼出體內病菌,因此多一分少一分都有可能要了患者的命。

他帶了一碗苦藥進房,房裡鬼灯正靜靜熟睡,吐息平穩,白澤來到床沿坐下,拿了個小杓給他餵藥,他抬起對方下顎使其下唇微張,稍稍吹涼了,這才一點一點將這水藥送進嘴裡,白澤見著鬼灯睡著時這副溫順好擺弄的模樣,不禁又想要是這時多灌一些肯定能嗆死他,他想著那人不慎嗆到的詫異表情便覺好笑,但也就只是想想,白澤早在他面前說過的,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話都說破了,也就覆水難收了,縱使現個思忖,當時自己大抵也是鬼迷心竅,竟如此大言不慚說出那樣的話來,如今憶起,也真是一段極度不堪回首的過去。

苦藥入喉,然眼下這人的眉頭連皺也沒皺上一下,好似多大的苦難也難不倒他,白澤撩起他的一截袖口查看,上頭原先斑斑點點的膿瘡紅疹如今已退卻不少,自初次與他相識之時,早知這人骨子裡的執拗固執,沒想到竟是硬實到這種地步,多少苦楚難受都無法銳減他的意志。

他也只有這點佩服他,白澤垂下眉眼,往後便又將他的上臂藏回被子裡頭去。


藥效成效顯著,除鬼灯起初仍有些不大穩定之外,茄子那方倒是明顯退下了症狀,不再反覆高燒,指尖黑斑與臂上膿包也消逝甚快,在經觀察二日確認沒有什麼太大問題之後,便依患者情況配置不同劑量,率先給重症患者服用,漸進再用到一般病患身上,見到病患好轉,整個院內便像是一掃之前陰霾,瀰漫著歡欣鼓舞的氛圍。

往後情況漸趨穩妥,白澤便從最上頭的研發職位退下,投入照料患者後續,乃因重症患者臂上曾長著不好磕碰的膿包水泡,要是一不小心破了,勢必得留下疤痕,這些孩子各個細皮嫩肉的,他終究捨不得讓他們這小小的臂上留下醜陋疤痕,因此更得細心看顧,定時塗抹藥膏。

且更進一步,也隨之開放讓重症患者的家屬得以入內探視,開放的頭一天,原在閻魔廳待著的唐瓜一聽到這個消息,便立即放下工作,風風火火地趕了過來,該時鬼灯與茄子二人都已大致恢復到一般狀態,院方便決議將兩間隔離單房併為一大房,好方便集中看照。

唐瓜帶來一鍋湯湯水水,想說大抵能讓吃不慣院內食物的茄子開心些,他一入內,就見左右兩側病床並立,茄子坐在右側病床上頭,正拿著一紙一筆埋頭作畫,看來精神極佳,唐瓜見狀後便舒了口大氣,像是總算擱下了心,「……看來恢復得不錯啊。」

「唐瓜!」見到對方走近,茄子便一把扔了紙筆,跳了起來。

「你手上還有點滴不是?別這麼胡亂動來動去的,」唐瓜放下鍋子,「而且這也不只你一個人住,你會吵到鬼灯大人的。」

「沒事,」鬼灯擱下手上看了一半的卷宗,擺了擺手,表示不大在意,「反正也沒什麼太需專注的事情。」

「就是說啊!」茄子跟著附和道,「剛才我還用剪紙成兵術畫了幾隻動物出來呢,嗯?現個都跑去哪了?」

聽不懂鬼話啊這傢伙。唐瓜額上一層涔涔薄汗,只得這麼回應,「你們倆精神都還挺好的。」

「嗯,這都得多虧了白澤大人啊!」他從床底撈出一對花貓,抱在懷裡,「其實頭一次吃過藥後我還昏睡了將近整整兩天,差點沒把大家嚇個半死,幸好之後我覺得肚子很餓,便自己醒過來了!白澤大人說是因為我長期臥床,在毒素消退之後,體力突然沒法負荷才需要睡上這麼久,不過鬼灯大人倒是很厲害,」茄子圓滾滾的大眼輪轉了一圈,「除了頭一天精神比較差之外,接下來就恢復得很快,不僅可以在房裡批改公文,還能到處走來走去!」

唐瓜撇頭望了鬼灯一眼,只見他眉眼間雖有一股暫且無法消散的疏懶,但已能像沒事人一般地活動自如,「…您也不必這麼急著就開始工作啊。」

「閻魔廳荒廢了這麼些時候,公文早堆積如山了,」事實上縱使鬼灯人住在這病房裡頭,仍無時不掛心於外頭的工作勤務,因此總斷斷續續地看著相關文件,「放了這麼長的假歇息了這麼久,不趕緊開工的話,之後倒楣的可是你們。」

「啊,」唐瓜膽顫心驚地嚥了口口水,「……還請您手下留情。」

「多休息一下不也挺好的嗎!」茄子湊著攪和了句,「鬼灯大人也算是大病初癒啊,再多睡一下吧,如果您想要毛茸茸的動物作陪的話,我也可以畫給您哦!您想要貓咪嗎,還是兔子呢?」

「我也覺得還是謹慎些好,畢竟這病實在太古怪了,」他點了點頭後上下打量了鬼灯一番,但眼見對方氣色極佳,不像是生過一場大病的模樣,「不過說起來,還真是完全看不出您也是這次事件的特例之一,大抵是因鬼灯大人您的身體本質太過健康了吧──」

鬼灯若有所思地瞥了唐瓜一眼,而後伸手捋了捋下顎之後說了這麼一句,「……要像個生重病人的樣子確實不容易。」

「欸?」

「還挺辛苦的,得在這床躺上這麼些時候,也著實考驗著我的耐力,」鬼灯鬆了鬆手腕,「不過這也沒辦法,為了逼白澤先生就範,我也是煞費苦心。」

一時沒法理解鬼灯話中之意的唐瓜,只得愣愣地望著他凜冽的眼睛。

「幸虧一切都還挺順利的,雖說白澤先生一直以來都不難搞定,但要他坦承到這種地步,不出此下策的話絕對沒辦法,」他突然望了眼自己針孔遍布的手,「還得挨這些針,雖然對我來說是不大疼,只是有些麻煩而已。」

「您…您的意思是,」聽到這裡他總算明白,唐瓜張大了嘴,突覺一陣心尖顫抖,像是發現了什麼極大秘密,「這一切都是……」

鬼灯望他一眼,往後又不著痕跡地收回了視線,「這怪病來得突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因此我才找來白澤先生幫忙,絕非由我刻意發起,」他抬高眉眼,「我所能掌控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好歹我也研究漢方藥學多年,怎麼會不知一些使身體情況變化的小伎倆──這次事件對我來說,大抵也算是個驗收成果的考驗,然整體計畫還是不夠縝密,還是有些無法預測的小紕漏…」鬼灯思索了陣,「……好比白澤先生從天庭要來的那帖藥方,雖對怪病患者而言是救命良藥,然對一般沒有受病毒感染的軀體而言,卻是帖毒性甚強,足以傷害身體的方子,我頭一回沒能察覺便給餵了藥,著實折騰了整整一日才緩過來,幸虧我身強體壯,才沒給這帖藥方奪去半條性命。」

唐瓜啞口無言,頓了好一會後才開口問了這麼一句,「……您就不擔心白澤大人將事情搞砸嗎。」

「不,」鬼灯呼出口氣,「依我對白澤先生的了解,他也只是外在的所行所舉該死,其實骨子裡還是保有神祇的慈悲,事到如今,他絕不可能坐視不管,定會找出辦法來解決。且我一病發,他更是慌張著急,反倒讓病因研究得以進展。」

鬼灯暗想,追根究柢,這就只是一類無形的信任與默契,「……此外這之間也有些意外插曲,」是指鬼族消亡一事,此事至今僅有他和白澤大略記著,雖說情節重大,但在白澤告知自己這個消息之後,趁著紀錄尚未抹滅,他便連夜查了該人來歷,這名鬼族於生前作奸犯科,待在牢內關了數千來年,原是烏天狗機關最為頭痛的幾個人物之一,直至被流放後,才總算銷聲匿跡,但偶爾也曾聽聞他走上千里,潛入地獄住民屋內行竊一事,從前作為鬼族而生時難以置他於死,如今在這因緣際會之下,恰巧解決了一件事情,「不過也算完滿,沒有造成太大傷害。」

「欸──原來鬼灯大人並沒有生病嗎?」聽到這裡,茄子才愣頭愣腦地反應過來。

「哦呀,可別這麼說,我可是差點被白澤先生的那帖救命良藥害死了吶,」鬼灯面無表情地說道,「縱使我作為病毒見了也繞道的鬼,還是有剋星存在的啊。」

「所以您是為了什麼呀?」他彷彿毫無察覺這事態之恐怖,只是一個勁地問道,「是為了白澤大人嗎?」

「……強奪強取的戲碼玩慣了,偶爾也想來點這種慢條斯理的劇情,」由他隻手遮天掌控大局,使獵物不知不覺掉進他的手掌心裡,「恰巧近來我也想多放點假休息一會,藉由這次機會,不但讓白澤先生乖乖就範,還一併解決了這次事件,還真是個一石二鳥之計。」

茄子睜著一雙明亮大眼,一臉崇拜的模樣,「鬼灯大人好厲害啊!」

站在一旁默默無言的唐瓜早已汗如雨下,並著實佩服起茄子粗枝大葉的散漫神經,良久,他才又再度開口問了這麼一句,「……您就不怕我們跟白澤大人說嗎。」

「東西都到我手裡了,難道還有反抗的餘地嗎?」鬼灯斜睨他一眼,往後細細深思了會,「說起來,這次計畫也有不少收穫呢,還喝了白澤先生的血,雖說是情勢所迫,但我也沒料到他真願意放血給我……神獸的血還算挺甜的,下次想再喝到,恐怕得靠我自個去咬。」

「…這、這麼做沒問題嗎。」

「沒什麼不好,我也只為了逼他,」他沉下嗓音,「逼死他。」

不愧是作為鬼中之鬼的男人,想要的東西沒有拿不到手的、想要的人沒有得不到的,縱使是天上神祇,他都能讓人心甘情願地為他墜落,且還能以如此冠冕堂皇之由,將人擒拿到手──唐瓜不禁打了個冷顫,綜覽地獄眾鬼,唯獨這個男人能背負惡鬼之名,他實在招惹不得,招惹不得啊。




終於。
終於寫出鬼灯大人有多恐怖了

總論下來除了這怪病之外,從給白澤安排的空房、眾合地獄的政策(為了防範白澤找妹子作樂)、到「自己」這個最大籌碼,都在鬼灯預謀之中(其實還有很多地方,包含言語及其他有的沒的,仔細想想簡直設了天羅地網),所謂地獄的幕後黑手…
而且上回提到天機一事,光有天機也是不夠,還得有人發現這天機進一步順水推舟啊!
另外鬼灯大人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今日發生了此等嚴重大事,他除了解決這件事之外,還「藉機」完成了很多事情,還順道放了假(!)遙想鬼灯曾說過的那些話,很多時候情緒多一分少一分就足以讓白澤動搖,而他也是不斷斟酌著這話語的份量,一心想著該如何逼他就範,逼死他……真的太黑了,寫到後來連我自己都有點害怕,但我就喜歡這麼黑的他(咦)這樣的鬼灯大人超有魅力的啊

而且這黑的緣由完全是出自於愛!所以逮就補!反正人到手就好啦

下章收尾,謝謝大家!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