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5

【鬼白】至死方休 11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11


他曾做過一場大夢。

夢境之初,他還只是個懸浮於宇宙之間的孱弱意志,該時天地尚未成形,高山與平原都還待大海孕育,但在此時,他卻已孑然誕生於世。降生前夕,他與所有的胎生動物相同,擁有溫暖的、依附母體而生的記憶,他蜷曲著手腳,飽受暖水庇護,直至一道驟然的光將其悄悄喚醒,他掙脫外在包覆薄膜,蛻變脫胎,就此獲得不受拘束的自由,他自這尚未凝固的闊土之中獨身站起,四周無物,空曠寂寥,光芒戰勝黑暗,恰恰迎來初次黎明,當下,他便確切地意識到了給予自己生命的即是這片天地,天地就是他的母親。

但這也就此註定了他的孤獨,夢中的他有著一條走也走不完的路,路經一處又一處,但始終缺乏歇腳之窟,他的身旁有了動物、有了人群,他笑著看待萬物生長、也笑著看待萬物消亡,他彷彿與生俱來少長了心,以至於無從感受其他感情,什麼都好、也什麼都不好,他從未著眼於一件事情,也從未執著於何等珍稀,然走到了大路最末,昂首一看,天際也未與他初生之時有何不同,茫然黲淡,一片混濁。

白澤在這末路盡頭盤腿坐下,攤手一看,萬年下來,他手心裡的掌紋早給磨得平滑,他想,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呢,是不是他從未捉住什麼東西緊握在手裡,所以也漸漸喪失了擁有的權利。

而他身旁又留著過誰呢,誰曾仔細瞧過這雙無所不能的手,並擱進心底感受他的一無所有。白澤仰起臉龐,眼望天際破裂漏光,那道刺目的光芒從上落下,直直地衝進了他的眼底,白光扎目,夢就將盡,一如現今。

室內白熾燈光曝亮,映著漆白的牆,好似每每喚醒他的那道白光,白澤循著這道指引,緩步向前,他來到那人身旁,縱使身處在這講求聖潔肅靜的病院當中,那個男人仍穿著一身格格不入的黑衣,如此不見天日的黑,竟就這麼貿然闖進了他的世界裡。

「……你怎麼會在這裡。」白澤壓著嗓音,好讓自己聽著平靜,但仍能辨識出他的語帶顫抖,彷彿每說一字,都是艱辛。

鬼灯一眼看來和平時相差無幾,並無異狀,僅是神色當中多了幾分模糊疲態,那雙如蛇一般銳利的雙眼自虹膜周遭逐漸化開,如今徒添幾分柔軟,但他仍能自行坐著,還算精神。鬼灯不動聲色地在白澤臉上掃過一眼,這才沉聲說道,「如您所見。」

「什麼如我所見?」他的聲音猶如枝椏尖端枯黃的葉,乾燥得彷彿待寒風一起就要應聲斷裂,句句都是勉強拼湊起來的。

「不勞您費心,」他刻意避開已然患病的事實,只將話語帶向職務的後續處理,「目前地獄已臨時啟動緊急措施,八大地獄的所有獄卒將無限期停止工作,而所有等待服刑的亡者也將集中管理,此外,曾與我和茄子君接觸過的獄卒也得一並隔離。」

「別跟我說工作相關的事,我關心的是…」白澤停頓下來,不說了,再說下去就要越過界了。他稍稍穩住氣息,沉默少頃,「……為什麼是你。」

「……世事難料,」不久之前,他也曾說過這麼一句,「您又怎麼會認為我這單單一個肉身之軀便足以抵擋百病?」

白澤掀了掀口,頓時說不出任何話來,他或許是高估了他,又或許總是堅信著他的強韌與無堅不摧,但白澤確實從沒想過這率領地獄群眾的第一輔佐官竟會身染怪疾,竟得躺在這裡,縱使他無法親言承認,然確實是有著鬼灯所在的地獄才能讓他放手一搏,無後顧之憂地面對不斷擴大的疫情,如今至此,那無形之中在白澤背後支撐著他的最後一道高牆終於應聲倒塌,他已毫無退路,但也沒有前跡可行。

白澤拉了張椅子過來,沉默良久,才又開口說道,「……給我看看你的手。」

鬼灯撩高袖口,露出一截結實手臂,上頭布滿星點紅斑,確實是顯著的病徵,白澤盯著那蛇紋似的斑點愣了許久,這才放了下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就這二日,」他說得平淡,好似不成一回事,「近來公務繁忙,各大部門更是嚴重人手不足,我一時調不到其他人來,就得同時兼顧各項職務。」

「……通宵幾天了?」

「加上今天應該已有整整五日,」白澤見他眼下浮著一道薄薄黑影,「原只是覺得有些不太舒服,沒作多想,未料午後預定要到不喜處視察的時候就給看守人員攔了下來,現今閻魔廳為嚴格監督疫情,都會在各大地獄的重點出入口設置自動偵測體溫的儀器,我也是過了關口,才知道自己正在發燒。」

鬼灯總將工作當成首要,份量一多,熬個兩三天夜都不算什麼,但抵抗力一差,病根也是趁此落下來的,就趁著他身衰體弱,就算他再怎麼強悍,身體也不是鐵打的,病毒找著了溫床,怎麼能不作怪。白澤氣惱於他的淡然,但礙於現個鬼灯作為病患,他也不好發作,只能暗暗擰緊拳頭。

「原先這病的主要傳播對象多為十歲以下的孩童,再來才是年邁長者,歷經幾周觀察下來,我們也只能約略推估出染病原因大抵是與抵抗力不足有關,但在這之前,成年鬼族並不在這項範圍之內,然就現況看來,病毒或許早已產生變化。」他沉默了會,而後問道,「茄子君呢?」

「就在隔壁,」任職公務階層的獄卒高官身染怪病實乃一大事情,為不引起其他住民恐慌,鬼灯早在抵達院前便下達命令封鎖一切消息,而在這樣不得露面的情況之下,他和茄子也得分別住在擁有單獨通道的個人病房裡,「他雖未出疹,但似乎燒得厲害,有些意識不清。」

「我等會再過去看他。」說到這裡,白澤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停頓下來,他的目光隨著被褥上的皺褶遊走,轉了一圈之後又繞了回來。往後深吸了口氣,試圖沉澱情緒,「今天午後的藥學會議取消了。」

「是嗎。」

「……你可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鬼灯直直地看著他,語氣仍舊平淡,「…我不知道。」

白澤上唇微張,緩緩吐氣,不久之前的那副場景,他每回想一次都得再一次膽戰心驚,「……不久之前,院內也剛送來一個重症患者,我聽其他醫師提過他的來歷,是個犯了罪後被流放的傢伙,仰賴這回大規模的消毒清掃,才在一間破屋當中被找著。」

對方安靜地聽著,閉著唇,不打算說話,白澤瞥了鬼灯一眼,接續說道,「或許是因沒人搭理,進而延宕治療時機,他一送進來,就已相當危急,手上起了好多密密麻麻的水泡,心跳血壓也不斷下降當中,我和其他幾個醫師進到房裡替他進行急救,但最後還是沒能救回來……」

「……是嗎。」

「進行急救的那位醫師當下便決定要將患者遺體留下解剖,用以查明病因,他要一旁的護理人員替患者蓋上白布,但就在這個時候…」白澤嚥了口口水,「……遺體由四肢末梢開始分裂,分裂成無數光點,最終幻化成一道光芒,完全消失不見。」

「鬼族理應也有自己的輪迴過程,我原先是想先來問問你的,」他一雙眼睛目光炯炯,盯著鬼灯,「……你說,他是去了哪裡?」

鬼灯與他對望,不過數秒,便緩緩收回視線,「就是消失了。」

「…消失?」他重覆著他的口吻,微微揚起嘴角,像是無聲的笑,「你是指他也得像一般亡者一樣排隊等候宣判,進一步投胎轉世?還是鬼族擁有再生機制,會直接回到最初的出生地點再度重生?」白澤說得飛快,貌似是想將患者的情況全數傳達給鬼灯知曉,「那位患者貌似是自伊邪那美女王擔任輔佐官起便已存在的鬼,年紀很大,待他重生之後,也不知道能不能保有原本記憶,倘若什麼也不記得的話,他是不是就回不了家……」

沒等白澤說完,鬼灯便一把抓住了白澤慌亂揮動的手,力道甚大,抓得白澤腕骨生疼。鬼灯雙目銳利,緊盯著他,「沒有必要,白澤先生,消失就是消失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他又捉得更緊了些,並將指腹按在脈搏上頭,「我們雖處於這彼世之中,但仍有無從得知之事;您作為智慧之神而活,也都有著不能明白的道理,更何況是愚昧的鬼族們呢?」

「那、那他…」

「實不相瞞,我曾對鬼族的『死後世界』進行過一連串的研究,大抵推估出兩種路線,」眼見白澤臉上神情稍有變化,他才悄悄鬆了手,「一是如您所說的投胎轉世,或成為人,或續作為鬼,品行良好的,甚至可前往天國,然就目前為止有留下紀錄的,也不過十來例而已;二是古籍上曾有記載,但至今毫無實例的,」鬼灯吐了口氣,「幻化成光,就此絕跡。」

「絕跡是指……」白澤心口一硌,突然想起了不久之前見過的那張病床上,明明曾有人躺過,卻是一副過水無痕的模樣。

「我問您,您還記得他的樣子嗎?」

「記得,是一個矮小瘦弱的老人。」

「…那您還記得他的名字嗎?」

「這我也記得,就叫做──」他方才仔細看過患者病歷,記憶清晰,然在這一瞬間,卻突然什麼也想不起。白澤絞盡腦汁,想了又想,最終只硬生生擠出一個字,「名字裡有個藤字。」

「藤字是在前在後?」

他張了張嘴,又默默思索了陣,最終說道,「…我不記得了。」

「看來這抹卻記憶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更快些,」他抽回了手,「白澤先生,您明白了嗎,所謂絕跡,就是完全抹去他曾存在過的事實。」

白澤怔愣片刻,而後便不可置信地一把站起,「這怎麼可能,我剛剛才見過他……我只是太累了腦子糊塗了,一時想不起來而已,我去問問外頭那幾個醫師及護理人員,他們肯定都還…」

鬼灯再度伸手抓住了他,白澤欲要掙脫,卻沒個辦法,他回頭,眼見半坐在床上的那人面色蒼白,然一雙如蛇般的眼瞳卻仍死死地盯著他,好似是要將他盯出一個洞來,「你這惡鬼…給我放手!」

「不放,」他的指尖掐出烙痕,「您去也沒用的,別去了。」

「……放手。」

鬼灯仍然不放,只是沉聲喝住了他,「不想造成恐慌的話就別去,白澤,」為了讓白澤留下,他不再以敬稱稱呼他,「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嗎?」

白澤頓了下,不掙扎了,一雙上挑的的眼睛回望著他,目光灼灼,然眼尾的部分卻緩緩地鬆了,是一種失落的疲態。他反過身來,走到鬼灯面前,臉龐低垂,嗓音沙啞,「……我不想明白啊。」

「悲傷僅是瞬間之事,過不了多久,您便會全部忘了的。縱使記著這病將會致人於死地,卻沒法記得誰曾為此而死,所有認識他的人,也都會忘卻他的存在;所有曾記錄過他的白紙黑字,也都將自動抹去相關紀實,自他消亡的該時算起,如同銷毀資料一般,所有有關於『他』的事情,」鬼灯抬頭,斜出一道凜冽目光,「都將隨光幻化,毀滅殆盡。」




……各方面我糾結了好久的一章,一路寫下顛簸至今,還是糾結個沒完
不過我還挺喜歡寫鬼灯大人的某些小動作小細節的

謝謝大家。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