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6

【鬼白】至死方休 07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07

或許是因前日淋雨受寒,近幾日來,白澤便一直有些精神不濟,頭有些疼,嗓子略啞,看來是感冒初期的徵狀,但因工作之故,他也無暇兼顧自己的身體狀況,只得囫圇找了些抑制風寒的藥來,隨興地和著午晚餐吃,也未定時服用,幸虧感冒並不嚴重,他吃了幾回之後便覺症狀改善不少,就也沒將這事惦記在心。


趁著院內藥劑師整理新進藥材的空閒時候,白澤動身回了天國一遭,但並未返回極樂滿月,僅是換妥正裝直往崑崙天界,他在天界待了將近整整一日,直至日夜更替之前才匆匆返回地獄,然一回到閻魔殿,連衣服都還來不及換的他,便又急急忙忙地前往醫院研究室,屆時,外頭恰有信差送來大批包裹,白澤看了一眼寄送地址後,便要對方將東西全數搬進另一間大型病房,似乎早知其中內容。

他向閻魔廳調度過來的幾個獄卒要來五個大甕,並暫且和其他包裹一塊扔進病房裡頭,白澤謝過那些苦力後又去了調劑室一趟,交代妥今日工作之後,便直接回到東西堆積如山的病房。白澤反手將門鎖上,而後不禁深吸了口氣,頂上白熾燈將這通白室內照得一片亮晃,然卻將他的雙眼刺得痠漲。

他拍了拍雙頰試圖集中精神,往後便動起身來,速速拆了包裹,並將裡頭的東西全數扔進大甕之中,那是前日白澤撥了通電話回極樂滿月時要桃太郎準備的大量仙桃,而另一頭,則是自養老瀑布取來的吟釀泉水,裝了整整五箱。

有賴於白澤的突發奇想,想到還有這招可行。前些時候,他給櫻餅蕨餅兩姊弟喝下的仙水確實起了效用,不僅能延長發病時間,更有助於減緩頻繁換藥,經他觀察,原先二至三日就得換一次藥方的他們,在喝過泉水之後可延至五日到一週,且待下回發病,發熱的情況也比之前緩上不少。單就目前這膠著情況而言,雖未有特別突破,但仍可讓藥劑師們多些緩衝時間研究,如今時間遠比金錢珍貴,能多爭取一些,便是再多一次機會。

然誠如之前所言,平日不急,又多用來灌溉土地,因此只需將仙桃和酒水混著埋進土裡,靜待分解,與徹底化作水狀的仙水效果略同,唯一差別,只在於還得等上好一會,沒法即刻見效。但若經白澤之手,賜予降福,除能迅速溶解混合之外,更能增強仙水效果,而如今病患眾多,若要每日耗費大量時間分批特製一小碗的仙水,倒不如一次集中製作。白澤挽起袖子,抬高酒桶,將澄澈的吟釀酒水全數灌進甕裡,甕內水面升高,且在那一泉注下的位置燦燦地起了漣漪,滿室酒香,他盯著那不斷傾瀉而下的酒水,不禁起了倦意。

而白澤,也是為此返回天庭。平日住在桃源鄉倒好,天國本就是處神聖之所,自然能維持仙氣,但他現個已在地獄住了月餘,雖未受到太大影響,但此處畢竟鬼氣極盛,聖潔難存,若真要使用大量法力,也是有些費勁,更何況仙水數量龐大,白澤也不保證自己是否有這麼大的能耐,因此此趟回去,就像是充電一般,一口氣補足了所有法力。

待五只大甕填滿之後,白澤站到甕前,閉上雙眼,雙掌朝下,房內頓時泛起片片金光,上方熾燈忽明忽滅,劈啪作響,他的掌心之中彷彿蘊含一股強大力量,迫使甕內猶如沸騰一般,水聲鼓噪不斷。再睜眼,內裡盡融,已成一甕黃澄仙水,燦燦發光。

白澤朝內一探,見無差錯之後便拿來木塞,趕緊蓋上。他伸手抹去額間汗水,一陣氣喘吁吁,心想難道是自己太久沒這麼認真了,竟這麼一會便覺得累了,然運用神力本就相當勞心費神,只是以往沒這麼大量著用罷了。白澤靜待一會,鬆了鬆肩膀之後,便又再接著繼續。


耗費了一個下午,白澤幾乎是將獲取而來的神力一次用盡,待完成最後一甕,早已有些體力不支的他向後一倒,跌坐在地面上頭,眼前黑了少頃,奮力眨了眨眼後,這才總算回過神來,他全身虛軟,手腳好似不是自己,原先光華奪目的外衣,也隨之黯淡不少。他在地上坐了一陣,緩過片刻之後,這才慢慢爬起身來,他一面心想待會得先和外頭的那些藥劑師們說明情況,並進一步交代如何將這些仙水運用在一般病人身上,再者,某些意識不清的重症患者無法予以餵食,便得將這摻進他們的點滴裡……另一面,他則覺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歇息。

歷經舟車勞頓,白澤已一夜未眠,加上為保持神力所在,其一回到地獄,便著手於製作仙水,這一來一往,從未停歇,如今早已精疲力盡,更別提他一忙起來便忘記吃飯的壞習慣,他食量本就不大,又常抱著不吃一餐餓不死人的想法,因此從早到晚,他只多少吃了幾塊糕餅裹胃,現個胃裡早是空空如也,還能留存幾分體力?

白澤腳步虛晃地打開了門,招來幾個較為老練的藥劑師入內,稍作說明,或許是見他臉色極差,白澤說到一半,幾個察覺不對的藥劑師便要他趕緊回去吃飯歇息,剩下的後續工作,就由他們全權處理。事到如今,他也不再逞強,隨意揮了下手後,便向外頭走去。

在回房睡覺之前還是先去吃個飯吧……白澤心想,他雖不餓,但腹內空絞,胃酸上湧的刺痛感實在折騰得他很是難受,多少吃點東西墊墊胃,或許還能好點。

然白澤越走,胃部的絞痛沉悶便越是劇烈,這股有些熟悉的感覺讓他想起了自己長年下來都未能根治的老毛病,他摀著腹部,腳步緩慢地挨近牆邊,一陣陣湧上的作嘔感證實一切,喉間血氣上湧,滿是鐵鏽的氣味。

「什麼時候不發作,偏偏是這個時候……」

至此白澤不禁轉念一想,還是別去食堂了,先回房間吃點藥吧,他記得房裡還備著一些之前留下的胃潰瘍用藥,他前些時候只顧縱情聲色、作息顛倒,更喝酒喝上整夜,見識過他發病模樣的桃太郎掛心於他的所作所為,便要他隨身帶著一些成藥,以備不時之需。

他一面拖著腳步一面心想這還真是自己造孽,不但不按時吃飯,方才製作仙水時,更不禁偷嚐了些許酒水,想說只喝這麼一點,應無大礙,未料烈酒攪和單薄糕餅,沒和出什麼特別滋味,反倒成了一把利刃劃開他的消化器官,僥倖不成,報應來得飛快。

白澤按著下腹,躬起背部,試圖讓疼痛緩過一些,然這陣陣發疼卻像是想與他作對似的,毫無作用。他的眼前一陣刷白,彷彿過度曝光,好不容易來到房前長廊,心想再堅持一會、再走幾步就能到了,然在此刻,他已耐不住胃部不斷上湧的噁心,白澤蹲了下來,單手摀嘴,鮮血沿著指縫流下,滴滴答答,染了一地豔色。

「……就、就要到了…」

他將臉龐靠在牆面上頭,細聲抽氣,眼底滿是生理性的淚水,他數度想重新站起,卻又沒法行動,於是便在這般反覆的過程當中盡失氣力,他勉強向前移動幾步,後又吐出一口鮮血,最終眼前一黑,便這麼暈了過去。




鬼灯大人還不趕緊來英雄救神獸(。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4)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嗚哇(PД`q**)白澤~~~~~!!!!!!真是、太令人擔心了啊.....!!!
說起來太太這篇文真是讓人忍不住蘇起白澤啊!!!!!善良仁慈的神獸大人簡直不能更棒啦!!

鬼灯大人您再不來關照關照一下的話就由我去(ry(都暈過去了捏還不快來~

和澄桑加油啊!!效率好高的說XD
NONE ☆

其實白澤大人只是胃潰瘍吐血昏倒而已,加上淋雨&把神力用盡身體太虛弱了
不過我還挺喜歡這種情節的(喂)就是那種為白澤心痛的感覺TuT
我也很喜歡仁慈善良的神獸大人!
因為瑞兆同盟其他兩人其實也說過別看他那個風流成性的模樣
其實骨子裡算是個超級好人啊XD 畢竟是神明大人嘛~

鬼灯大人就要颯爽登場了wwwww而且你不來我們就要(ry
雖說鬼灯大人貌似戲份不多但他其實都在暗中操控著很多事情
所以一有問題還是馬上就會出現啦ww

謝謝>3< 其實是再不勤奮點更我就要來不及啦!(喂
而且這篇還挺久之前就紀錄好要寫的內容了,所以寫起來還挺開心也沒什麼問題
(結果說完就卡文哈哈哈不要啊!)

謝謝妳♥

No title
嗚嗚嗚白澤大人啊OAO
雖然覺得很心疼但是這篇真好看(我有病對不起OTZ
鬼燈大人這裡有小動物(?)需要幫助(吶喊
薇薇安 ☆

我也覺得白澤大人很可憐啊不過小虐一下才能換來鬼灯大人的幫助嘛(?)
鬼灯大人會好好照顧毛茸茸的小動物的ww

謝謝你~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