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2

【鬼白】至死方休 05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05


沒了樂子,白澤也只能安分做事,於是就將以往那點風流心思留到工作上頭,只仰賴偶爾想想女孩子的曼妙樣子作為慰藉,但也只是想想,一來院內病患不是幼童就是長者,都不在他的狩獵範圍之內,再者醫病關係純良,就算病患家屬看著再漂亮,他也不好輕薄,況且來探病的又大多是挾著人夫的人妻,白澤從不對有夫之婦出手,這是他奉為圭臬的準則和良心。

數千年來他從未嘗過如此清湯寡水,活得如此清心寡慾。平時不是守在病房,就是待在醫院的調劑室裡,夜裡回去翻閱醫書,只有假日才撥出空閒到妲己那裡去,這無非得歸功於閻魔廳頒布的特別命令,雖說只是沒法在花街過夜,但對成日妄想泡在溫柔鄉中的白澤,無疑已造成直接衝擊,他來花街作客,便是想和女孩子們摟抱親熱,如今碰不得,那光喝酒也是沒勁。

幸虧地獄藏書豐碩,光是看書就夠他消磨,白澤時不時便到閻魔廳附設的圖書館走上一遭,借個幾本書回來,以便製作研究筆記。館內保存著眾多稀有的醫學叢書,包含大量的漢方古籍,上頭收錄了些連白澤都沒見過的偏方密技,雖說許多藥方仍待考證,但姑且先記下來,之後說不定能做為基底材料改良,如今病因研究未果,只能不斷嘗試各類做法,別無他方。

而這些珍稀的古書善本有時不在圖書館裡,而是收在鬼灯房內,因此若有必要,白澤還是得向對方開口商借。有回他那缺了一冊藥草大全,在圖書館找了一陣之後都沒能找著,後來才被告知是在鬼灯那裡,於是白澤便趁兩人同在病房時向對方開口,多次經驗下來,他早摸透了在哪談話安全,又該在什麼時候動作才是最佳時機,那日看鬼灯一如往常地皺著眉間,態度冷冷淡淡的,但仍應了下來,只說我還得找一下,那您明日晚上再到我房裡來拿吧。

隔日夜裡,白澤如實赴約,未料對方門前掛了個「休息中,請勿打擾」的門牌,書則放在門前,白澤抱起書本,只見上頭夾了一張便條寫道:我已連續熬夜多日,正需歇息,請您別再多說廢話,書您直接拿去就行。

我的話可都是金玉良言,怎麼會是廢話。白澤心想,近來事務眾多,那傢伙估計也是忙得焦頭爛額,才為此三夜無眠,想想也是怪可憐的。他回到自個房內,將那本厚重的專書擱到書桌上頭,打算看個一會再睡,未料一翻開書,便瞧幾張便條覆滿內頁,上頭還用黑筆寫著大大的「白癡偶蹄類」,再往後翻,第二、第三頁同是,一直到最末一頁,都被鬼灯貼滿了咒罵他的話語──白澤雙手頻頻顫抖,氣得不行,他又後悔了,他現個得花上好些時間把所有便條卸下才能看了。


自從發生了上回那件事,白澤便一直對此懷恨在心,每日盡想著該如何捉弄鬼灯才好,奈何鬼灯勝過他千萬倍的機伶,怎麼可能被他抓住把柄。然白澤卻沒想到這點,至今仍為內心所想的計謀沾沾自喜,以至於每日每日,三番兩次墜進鬼灯給他挖的坑,且不斷掉進對方所設的陷阱裡。

久了之後,白澤念頭一轉,改將毀謗鬼灯聲譽這壞念頭動到病患身上,他和這群孩子們朝夕相處,相當熟悉,而鬼灯僅是偶爾過來看看他們,印象理應模糊不清。他想,還是得趁此教育教育這些孩子那傢伙的恐怖之處,往後他倆再度爭執起來,至少他身後還有座能安慰他替他說話的小靠山。

外頭的一般病房裡住進了對剛發病不久的小姐弟,喚作櫻餅蕨餅。姐姐櫻餅精明能幹,同也長得水靈;弟弟蕨餅活潑,個性率真直白,就是有些傻里傻氣,姐弟倆和白澤感情不錯,要是見他來病房巡邏,便會要白澤過來陪陪他們聊天說說話。

白澤見他倆俏皮可愛,自然喜歡,時不時便會給他們帶些東西過來。今日,白澤又從商店街那帶了包金平糖,裝在白袍口袋裡,就像是隨時能從身上某處掏出糖果的小兒診所醫生一樣,他走到姐弟倆的病床前頭,拉了張椅子過來,「……今天怎麼樣?我給你們買了糖果過來。」

「真的?」弟弟蕨餅一聽此言,便隨即爬下病床,蹦蹦跳跳地奔了過去,「是什麼?」

「只是金平糖而已,」精神真好啊。他從口袋裡捉出一把,各自放了點在姐弟倆的掌心上,「等會吃完要刷牙才行。」

「蕨餅,你怎麼那麼失禮!」櫻餅回頭瞥了弟弟一眼,「今早媽媽才說白澤大人是神明來著,不可以隨意冒犯的。」

「沒事沒事,」他縱然擁有神獸之名,卻從未有過神祇般的嚴謹。白澤擺了擺手,他也不是特別在意,「怎麼,今天媽媽來看過你們啊?」

「是啊!」蕨餅嘴裡雖含了幾顆糖,卻仍模糊不清地說著話,「還帶了些點心過來。今個好多人過來看我們哦……就連鬼灯大人也來了!」

一聽到鬼灯名字,白澤隨即垮下了半張臉,「那傢伙也來啦?」

他點點頭,「一早過來的,還帶了糯米糰子過來給大家吃。」

「哎……」白澤思索片刻過後,傾身挨近了姐弟倆一些,悄聲說道,「…那傢伙分明是個大壞蛋啊!你們最好離他遠一些。」

「但是鬼灯大人對我們都挺好的啊。」

「你們別吃他幾個糯米糰子就受他賄賂了,」終於給他逮到這個說對方壞話的時機。白澤雙臂交疊,比了個大大的叉,「爭氣點!」

「……那白澤大人請我們吃金平糖就不算賄賂嗎?」

「呃…」白澤沒料到這孩子的腦袋動得飛快,他怔愣片刻,最後只得這麼開口,「……不管!吃了我的東西就要替我說話啊。反正那傢伙真的很壞,老是對我暴力相向,是你們沒看到他的本性而已。」

「鬼灯大人對我們很好,」至此,在旁默默聽了一陣的櫻餅終於發話,「其實他對白澤大人您也很好。」

「哈?哪裡好啊,才沒有!」完全感受不到。

「……性質有些不同,」年幼的她思量了好一會後才擠出這個詞,「但我覺得他對您還是很在意的,不然也不會刻意對您這麼壞。」

「對在意的人怎麼可能使出這麼惡劣的手段,這也太不合理了…」白澤靜靜地想了一會,「……那傢伙平時過來這裡的時候,都會做些什麼?」

「嗯──像是給我們說故事,」櫻餅依稀記得鬼灯擁有一套類似偶戲的故事叢書,「問我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之類的。」

「……他對小孩子還真好啊。」

「其實鬼灯大人本來就是個好人。」

──這點他倒不否認。說到底鬼灯也算正直,處理事情起來同是公正無私,就是個性古怪乖戾,不近人情,以至於他至始至終看不慣自己的花下風流,妄圖矯正至今。

結果說來說去,難道又是他的問題?

白澤正糾結於此,然櫻餅貼心,像是看出他的困惑似的,將一雙略顯冰冷的小手搭在白澤的手背上頭,「白澤大人也個是好人。您是過來幫助我們,並打算治好我們的病的不是嗎?媽媽說,您是非常厲害的神明大人,肯定會有辦法的,而鬼灯大人肯定也是這麼認為才會找您過來,您就別想那麼多了。」

白澤愣了愣,訝異於她的成熟懂事,同也心疼如此善良的孩子得受這般折磨,然此時此刻,他卻沒法發揮神祇作為,讓他們遠離病痛。過了好一會,白澤才回過神來摸摸對方的頭,「……謝謝妳啊。」


至此,他突然想到一事,連忙開口問道,「話說回來,我上次帶過來的那瓶東西,你們喝了嗎?」

「喝了喝了!」一講到吃的東西,蕨餅便是來勁,「那是什麼呀?喝起來像是桃子汽水。」

「桃子汽水…」白澤思索片刻,而後笑了起來,「……是啊,就是桃子汽水!你們得乖乖吃藥,待病情穩定一些了,我就能再帶個幾瓶過來……說起來我家外頭也種了很多會結美味桃子的桃樹啊,將來有一日,等你們病好,身子也養好了,就可以到桃源鄉來玩。」

神明願用自身力量為這群孩子們加護,只為不扼殺他們的純真希望,懇求能夠如願以償。



想再修下第四章(・ω・`)總覺哪裡不對

原想取個像唐瓜茄子這樣有特殊意義的名字,但作者取名不力,又是個吃貨,一面寫一面覺得好餓,最後只得取作兩種傳統點心
寫一寫突然好喜歡白澤大人

謝謝大家。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小朋友的腦筋果然就是轉的快,神獸大人都沒想過嗎,怎麼越活越幼稚了(大笑)

鬼灯大人拜託你趕快去睡覺,不要花時間對白澤刷存在感啦XDDD便條紙表示非常無辜欸
snowball ☆

神獸大人遇到輔佐官總是腦迴路會轉彎啊XDDDDD
每次要整對方最後又整到自己
鬼灯大人每次熬夜都是為了整白澤
根本是小學生欺負喜歡的人啊!!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