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3

【鬼白】至死方休 02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02


  交代過桃太郎店內事務之後,白澤便提著一只藥箱隨著對方的腳步走,兩人穿越天國與地獄的交界邊境,一路上來人不多,異常安靜,見著領著自己的茶髮獄卒一臉凝重,他也不好多問什麼,僅是默默地隨著他的腳步走了一陣,轉瞬來到地獄境內過後,他才低聲問了一句:「怎麼回事?」

  方才他不敢過問,除了察覺其臉色不對之外,更怕橫生事端,罔論整個天國,單就與地獄往來密切的桃源鄉而言都沒聽聞任何風聲,可想埋得有多隱密,縱然兩界防護嚴謹,來程上大抵也不會有人偷聽,但還是謹慎點好,因他想這事恐怕不只是大,更是暫無解決辦法的難纏,以至於不得不請他親自出馬。

  「……您先跟我過來一趟就知道了,」面帶憂愁的獄卒屏住氣後,露出的臂上頓時起了疙瘩,「待會再向您仔細說明。」

  兩人繞過幾條大路來到朧車候車處等車,其間罕見地人煙稀少,不見幾個出外工作的獄卒,就連亡者也沒怎麼見著,僅有閻魔殿四周的迴廊上頭時不時有著繁忙的獄卒來回走動,路經前殿之時白澤忍不住向內瞧了一眼,殿前無人,且大廳空蕩,這靜謐過頭的模樣惹得他心頭一頓,頻頻臆測各種可能。

  候車處空無一人,恰巧有台空著的朧車待位,對方一見是閻魔殿的獄卒上門,態度隨即熱絡不少,「喲,這不是技術課的烏頭嗎,今天怎麼有空過來,還是又偷懶跑出來了……你身後那位是白澤大人?這可真是稀客啊!」

  「目前各個單位都人手不足,怎有辦法偷懶?我可是被抓來協助支援的。」他向前站了一步,朝車體挨近了些。

  「…最近很忙?」

  「很忙什麼的,你也知道現今這個時候…」烏頭沉低嗓音,往後停頓了會,就此打住話語,「……請帶我們去獄卒醫院。」

  「欸?獄、獄卒醫院!這…白澤大人…」朧車惶恐地輕嚷了聲,呢喃幾句過後,回頭瞧了眼站在烏頭身後的白澤,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那你們趕緊上車吧,我盡量飛得快一些。」

  「麻煩你了。」

  方一擱下布簾,烏頭便開口說道,「想必這傢伙又能因為載過白澤大人炫耀上好一陣子了吧。」

  「要是方才你先告訴我目的地是獄卒醫院的話,就不必搭朧車什麼的了,」前些時候他也曾受醫院之託,替新進的藥劑師開過幾回研習講座,因此對往來路線並不陌生,「我直接化作獸型載你過去或許還比較快些。」
 
  「不、不不……這太麻煩白澤大人了,」烏頭連忙揮了揮手,「一來我也是受人之託才不得不特地請您親自過來,還是謹慎點好;二來現今外頭管轄嚴謹,除了烏天狗警察、火車及負責載客的朧車之外,其餘都得接受盤查。」

  「盤查?」

  「……是。」他又靜默下來,有口難言便是連說個隻字片語都得煎熬不已,噎在喉裡堵在心底,幸虧待會就要真相大白,否則遲早是要憋出病。白澤淡然地望了烏頭一眼,倒也不迫他,只是放鬆了手腳不再拘謹,再默默問了一句。

  「是醫院那頭發生了什麼事嗎?」

  「…能這麼說,」烏頭深吸了口氣,「剩下的我沒法多說,您待會看過之後自然就會明白了。」


  飛了一會,便見獄卒醫院門口的聳大招牌,朧車原要在前門停下,但烏頭使了個眼色後便要他停到後頭,醫院東側專收急診,而急診右方又特意開了一處通道小門,門前站著守衛,他們在那處停下,方一下車,門前的一對獄卒隨即迎了上來。

  「我剛才來過,現在還得重新登記一次?」烏頭自後口袋亮出一張識別證件。

  「那不必,後頭這位是……」

  「白澤大人,」手拿登記名冊的那人速速記下白澤名諱,「你那還有沒有乾淨的口罩?順道再給我一個。」

  烏頭接過對方遞來的口罩,轉交給白澤後要他戴上,自己又從兜裡掏出一個,急急掛上之後調整了會,將下半面部封得嚴嚴實實,往後向守門獄卒打了個暗號開門,兩人機敏而制式地為他們讓開一條通道。

  入內是一處小廳,四方牆面漆得刷白,貼牆的兩側擱著兩道等候用的長椅,往後延伸過去立著一對不知通往何處的窄門,位處中央的小型櫃台坐著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婦女,動作意興闌珊,貌似有些精神不濟,烏頭一個向前,簡單向她說明來意之後便轉向左側窄門,白澤隨即跟了上去。

  門一開,兩側病床分立,白澤僅只瞥了一眼,便不禁倒抽了口大氣。他記著這裡,數十年前地獄流感最為盛行之時他也曾來過一回,這處作為隔離流感病患的集中病房彷彿仍是昨日的事,當時為了配藥方便,醫院還特意為他領著的一批藥劑師造了個獨立的小房間,如今卻已不復見,現個此處宛如一塊荒蕪之地,白花花的一片,僅剩下無限重複的病床與簡易隔間,而病床與病床之間挨得甚近,白色布幔連著床腳,一路整齊劃分地排序下去。

  「這裡……」

  「前些時候還有個隔間,但因病患實在太多,便直接打掉了,」烏頭為他解答,「而且…病患還不只這些。」

  白澤睜眼望了一陣,急急問道,「難道又是流行風寒?但距離上回風寒盛行時期不是才過了五十多年嗎?週期不對啊。」

  「單就目前的狀況看來,貌似不是流行風寒,」話語停頓片刻,他不禁蹙緊眉間,「所以才會要白澤大人您親自過來。」

  「這都多久了?」白澤想起這些日子下來極樂滿月接獲的大量訂單,心底便是有了個方向。

  「……不過這一兩週而已。」

  「那怎麼現在才要我過來,這麼嚴重的話應該早些通知我啊!」

  「其實是因最初症狀大抵與一般感冒無異,又多是幼童得病,那時還以為只是僅限於幼兒間的流行風寒,卻沒料到往後陸續有大人發病,且病情反反覆覆的,時好時壞,而昨日又出現了別的情況,」烏頭解釋的又急又慌,言及至此,才連忙嚥了口氣,「剛開始還以為能控制下來,沒想到是……」

  後方突有一句沉聲傳來,接道,「……是壓不住了。」


  ■

  寫正經向的人物反而很難掌控啊,一直覺得我抓不住重點

  我還挺喜歡烏頭的。
  下回鬼灯大人就要颯爽登場了(。

  非常感謝~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