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4

【鬼白】至死方休 01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至死方休



  白澤接過該日最後一筆訂單,隨手將列了藥品數量的薄紙黏在矮櫃上頭,方一掛上,屋子裡的實習藥劑師們全都一股腦地湧了上來,雙耳齊併,聚精會神地瞧了一會,往後又速速跳下椅凳,翻找起這回所需的藥材,白澤望著牠們那勤於工作的模樣,心底暗想是該找個機會替這群孩子加薪,縱然待在極樂滿月的白兔年年有增年年換,但現個這幫小傢伙確是隨著他最久的,不僅了解他的性子,且功勞苦勞並俱,倘若不待牠們好,便是什麼也說不過去。

  正當他盤算起乾脆在後院找片位置開拓塊地,好多種點蔬菜給兔子們時,抱著一簍曬乾藥草的桃太郎突從外頭走了進來,顯得氣喘吁吁,這一兩周訂單來得勤快,原先倉內庫存的藥材早不暇供給,只得提前從外頭收些尚待熟成的草根進來。他擱下竹籃後擦了把汗,說道,「白澤大人,外頭就剩這些了。」

  「啊,謝謝──辛苦你了,」白澤走出櫃檯,來到竹簍前頭蹲下,捉了一把藥草就湊到鼻前嗅,「雖說還不到時日,但在不影響藥效的情況下湊合湊合也沒多大問題。」

  「這是這月能收的最後一批了,其他剛種下土的連芽都還沒冒出頭來,至於倉庫內的其他藥材……」

  「我知道,剛剛才去看過呢,」他皺了下眉眼,「各類常用的藥材都剩得不多。」

  「是啊,」桃太郎應了聲後稍作停頓,同是相當憂心的模樣,「為了製作這幾批訂單,將近幾個月的備量都用光了。」

  他又伸手撈了幾把簍子裡的藥材,風乾未全的桂枝帶著一股潮氣,白澤隨意揀了幾束,往後又像是疲於分類似的撒了手,向後坐倒,沒精神地嚷了幾句,「啊──真是的,這些日子是怎麼回事啊,訂單多到我都沒法到花街去了。」

  桃太郎聽他此言,不禁替店內的開銷鬆了口氣,「……我倒覺得這也是件好事。」

  「這兩周來全是做些重複的東西,退熱的、止疼的,諸如此類的風寒症狀,」白澤不解地偏了偏頭,「真有這麼多人同時間感冒來著?桃子君,有沒聽到什麼特別的情報?」

  這些日子他忙著採收製藥,少有機會出門,也不見桃源鄉有多少客人來訪,尤以日本地獄的那幫傢伙更像是銷聲匿跡似的,一點風聲也沒有,「說也奇怪,感覺許久沒見到小白牠們了。」

  盤腿而坐的白澤撐著臉頰,指了指牆上黏著的幾張訂單說道,「近幾批大量訂單也都是由閻魔殿發文委託的,那數量之大啊,難道地獄這幾日正值風寒流行的時期?」

  說起流行風寒,地獄約莫數百年便會隨之大流行一回,有個週期,作鬼不似人那般脆弱,外在的傷痛是有,卻沒那麼容易生病,至多就是些小症狀,唯有在這久久流行一遭的情況下才有可能折騰出大毛病,白澤遙想上回流行感冒發作不過五十來年,今個怎麼算都不是時機。

  他接洽閻魔殿的業務不是一兩日,自然明白突如其來的單量變化肯定是出了些什麼事,白澤站起身來,翻找出前些時候批下來的公文再細細看了一遍,除了特意註明藥效與劑量的需求之外倒沒什麼殊異之處,唯有批准的確認紅印蓋得匆促,印子都沒顯個完全,可想這不過是眾多公文之中的偶然一件,白澤不經意地望了眼蘸了朱泥的薄紙,瞧著瞧著,便覺上頭灯草越發紅豔。

  就像是看穿他心思似的,桃太郎突地問了一句,「要不打電話問問鬼灯大人吧?」

  白澤反應不大,先是沉默一陣,往後便將公文扔回桌上,一把坐回櫃檯上頭,「不了,我沒事主動去找那傢伙做什麼?要是他真有需要,自然會來找我。」

  「……就怕是地獄出了什麼大事。」

  「是說那惡鬼被自己種的金魚草給淹死了?」白澤收斂的笑聲悶在喉裡,態度輕鬆,縱然彼此交惡,但想想他與對方相識多久,還能不了解那傢伙的能力與個性,這聽來戲謔的話語細分過後便能析出幾點意味不明的東西出來,是信任,但他才不承認,「哎,你也別憂心過頭了,要不去外頭採點仙桃備著,治百病的天國之果是比什麼都好的良藥。」

  「早上才採過一回,不過…」他又像是個老媽似的皺起眉來,「……還是擔心各類藥材不夠用啊。」

  「那時有那時的辦法,大不了歇店一個月?」白澤避過對方扔來一個這人真是沒救了的眼神,從白袍裡頭摸出了自己的手機,按了幾下之後便又抬起頭來,「不然我教你一點小伎倆好了,桃子君,去替我取點養老瀑布的泉水過來。」

  受使喚的桃太郎匆匆地出了門,往後又匆匆地領了一桶酒水過來,但他用不著那麼多,大抵只需半只碟子的份量,白澤弄來幾塊切了片的仙桃扔進水裡,掌心朝下掩住碟口,再張開,原先泡在酒裡的桃子全化散開來,金燦燦地,僅僅一個瓷碗就好似納了整片給夕照映著的海,白澤遞過碟子,要桃太郎到外頭那片栽了新苗的田地撒個一些,不一會,便瞧雙眼放光的對方捧著碟子進門,興奮地問起這是什麼神奇的法術,竟能讓植物一夕冒芽出土。

  「淋過泉水的那些大概再過幾日便能長熟了,剩的這些別浪費,等等和了點水後澆在外頭。」

  桃太郎感慨起神明的強大,轉念一想,這些哪是他能辦到的,不禁開口問道,「白澤大人,我不會法術,剛才那招我哪能用啊!」

  「剛才那下只是加強仙水的功效,好讓土地能快些吸收,平時拿仙桃浸泡泉水也有等同效果,」說到這裡,他才懊惱地盤起了手臂,「我才哀怨自己會的法術除了剪紙成兵之外就只有這招,這感覺是每個神仙都該有的能力啊,一點也不特別。」

  再怎麼說這神力也勝過弄出那貓不成貓的東西來得好上太多。

  「只是這方法倘若不是碰上緊急情況,還是別常用的好,有時用得多了,反而沒能達到成效,」白澤偏頭想了想,「還是讓萬事萬物適時生長,才是正道。」


  兩人又理了一陣藥材,將整個店面清出一塊窄地,心想還是先將所有東西分門別類之後再來處理後續,白澤喚來幾名實習藥劑師搬運竹簍,就在他想今日還是暫且掛上休業門牌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響聲,他起身探出,便見一個氣喘吁吁的地獄獄卒扯住了半個門環,眼瞧應門來人是白澤本人,便急急喊了一句,「白、白澤大人……麻煩您跟我過來一趟。」

  站在白澤身後的桃太郎隨著傾出半個身子,不禁暗忖難道真是出了什麼事情?


  ■

  鬼灯本人約莫再等一會才會現身
  今年野望是認真寫稿!(雖然每年都許這個)

  非常感謝。

鬼白|至死方休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喔喔喔,新刊ㄟ好期待(可是我還要一年才能滿18 QAQ)
黃冥珀 ☆

哈哈哈那就不好意思了XD 現在都一定要檢查證件的
只好等之後再說囉TuT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