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5

【火黑】遙遠的歸途





.《黑子的籃球》衍生同人

.火黑傾向







  ■ CWT38無料
  ■ 火神君家族構成設定捏他



  遙遠的歸途


  兩人決定結婚的那個夏季,火神突然提出了「要不我們趁這周末去趟谷中吧」的提議。

  平時工作繁忙,若有機會出外旅行,大多規劃七天至十日的短期空檔遠離東京,由北至南,走遍日本各地,再遠上一些,乾脆讓時間倒回十來個小時前,出走到作為火神第二故鄉的美利堅眾合國去。兩人交往多年去過不少地方,看盡世界美景,卻從沒走過這片熟悉不過的居地,黑子心想也是好些日子沒一塊出門,偶爾找個近一些的地方走走也無妨,思索半晌後,便一口應了下來。

  出發當日天氣晴朗,氣溫高熱,兩人一早便搭上電車出發,抵達日暮里站時不過近十點,後出了站,還沒用過早餐的他們先是就近找了間小店解決,往後吃飽喝足,才隨著大批前來觀光的旅客走進街道,走進這懷古卻滿富新意的谷中商圈。
 
  兩人走走停停,一路上除了買些特產之外,還吃了炸肉排、霜淇淋,外加共享一杯滋味美妙的琥珀生啤,見到美食便忍不住雙眼發光的火神光是短短一條街就走了二十多分鐘,無疑是時時刻刻停下來掏錢買東西,黑子看著無奈,口中說著火神君你也吃得太多了點,但在心底卻仍覺得這樣帶著一絲傻氣的對方,是如此難以言喻的可愛。

  他也不免譴責自己,愛情使人盲目至極。


  谷中寺院眾多,走訪參拜已成了每個旅客的必行事宜,午後,兩人也隨之來到著名的根津神社許願抽籤,他們雙手合十,誠心默禱,往後也十分幸運地中抽了兩支吉籤。如今七至九月適逢神社大祭,周遭不免能見眾多廟會攤販,他倆在旁繞了一會,買了幾樣東西,正當黑子心想也差不多時間離開之時,火神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悄聲說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們徒步走回車站方向,走過一道路橋,直上斜坡,便見兩旁櫻樹綠葉生得茂密,黑子偏頭望了一眼指標,才知這處就是知名的賞櫻場所谷中墓園,然如今並非花季,願賞葉櫻的旅客稀少,多得只是單純前來掃墓的人,前方石板路面平坦,一路向上,走到此處,黑子終於耐不住性子開口詢問,「火神君,我們要去哪裡?」

  火神稍稍停頓了會,倒也不正面回答,只回了句,「……就快到啦。」

  再向上走了一段,茂密的樹林間突然冒出了道階梯小徑,未能見光的泥地潮濕,罕有人行的石階青苔遍佈,腳下濕滑,火神牽著黑子的手,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上爬去,走得很慢,幸虧階梯不長,不一會,兩人便穿過了綠林遮蔽,來到一處地勢較高的平地,眼前頓時開闊起來,這塊猶如小型瞭望台一般的平地向下可見電車行駛的鐵軌,與谷中市區的全貌街景,平台與山體相連,此處僅是一塊意外凸出的所在,然在這看似貧瘠的平地之上,卻長著一棵大而茂密的櫻樹,櫻樹前方,則有著佇立著塊沉灰色的石碑。

  火神鬆開了手,走向石碑,他緩慢地蹲了下來,至此喚了一句:

  「……老媽。」


  站在一旁的黑子突然一個怔愣,喉間頓時緊縮起來。

  火神大我寬厚的右掌撫過石碑表面,屢經時光消磨,原先完整平滑的花崗石邊出現了幾道裂口,而墓碑上頭幾乎就要消失的刻名,便更是不用說,然他目光所望,卻是一池深不見底的思念與顫動。火神小心翼翼地抹淨上方灰塵,拔去碑邊雜草,並繞到樹後,隨意摘了幾株野花過來,他將一束野花堆在墓碑前頭後重新蹲下,闔起雙眼,雙手合十。

  「老媽,好久不見啦!」他緊閉著的眼尾稍稍跳動了下,「今天來這裡,是有件重要的事想跟妳說。」

  「一開口就這麼突然,真的很抱歉,不過我啊…」火神雙眼微睜,往後一把抓過黑子的手,緩緩說道,「……打算要和這個人結婚了。」

  黑子仍還未從方才的情緒當中緩過神來,聞言至此僅是掀了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我知道老媽妳這時一定心想,欸,可是這傢伙是個男孩子啊,雖然很可愛,但大我你的腦子應該是弄糊塗了吧。」

  「雖然小時候總是被老媽妳罵我很笨,很多事情都不會、很多東西都不明白,但是這次,」他收緊右手掌心,「我很確定,就是這個人。」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很開心,只要我們在一起,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美好的、無論遇到什麼難題都能一同渡過。他是個溫柔且穩重的人,雖然偶爾也會耍耍性子,」感受到身旁投射而來的視線,火神低笑了聲,「不過,老媽妳也曾這麼教過我吧,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美的,如果將來,大我找到了一個真正喜歡的人,欣賞他的優點,也得連同他的缺點一塊包容。」

  「現在,我已經找到了一個喜歡我,而且我也喜歡的人。」

  「媽媽,」火神抿起上唇,停頓了下,「……現在的我,過得很幸福,妳已經可以不用再替我操心啦。」

  他睜開雙眼,眼底浮著一層淺薄的霧光,黑子望著他,望進那雙明滅著焦點的深色眼瞳之中,突然湧上一陣酸楚,難以言喻,黑子向前挨近了些,跟著彎下身來,雙目闔上,兩掌緊閉。


  我雖與您素未謀面,但從火神君過去曾提過對您的思念判斷,您肯定是個非常溫柔的人。
  火神君也是個善良且溫柔的人,雖然有些時候說起話來總是詞不達意,十分笨拙,但我明白,那一切的一切,全是他熱誠的一片真心。我們相戀多年,至此,他已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與支柱,也許未來,我們無法擁有自己的子女,但我們得以擁有彼此,擁有信賴。
  ……請您放心,從今以後,火神君再也不會感到寂寞了。

  媽媽,偉大的母親,感謝您生下火神君。

  由衷感激。


  兩人趁著天色未暗走下山坡,循著來路回去,夏夜蒸發暑氣後的溫度變化鮮明,方才仍熱騰著的路面,如今已涼颼許多,他們沉默地走了一會,往後,火神才低聲開口說道,「十幾年前的這天,我也像是現在一樣,偷偷地跑到這裡來。」

  「在我剛上小學三年級那年,毫無預警的,平時一向堅強能幹的老媽突然倒了下去。生了重病後的老媽在醫院住了整整一年,老爸工作很忙,為了就近照顧,我們一家搬到距離外婆家較近的谷中,這裡是老媽從小長大的地方,剛搬到這裡來的時候,老媽很高興,有種終於回到自己熟悉地方的感覺,平日總得乖乖上課,但只要一放學,我總是先回到外婆家放書包,然後再走到醫院去看她。」

  「老媽還很有精神的時候總會坐著跟我說話,說起來,醫院是個非常無聊的地方,以前總是喜歡東奔西跑的她自然靜不下來,在醫院裡住不到一個星期,便要老爸給她帶幾綑毛線過來,說要替我織條圍巾……我當時想,怎麼可能啊,連拼個拼圖都沒有耐心的老媽,哪有辦法耐下心來織完一條圍巾?不過後來,她確實織了條紅色圍巾給我,現在想想,她是得費多大力氣才能完成的啊。」

  他們下了斜坡,走向燈火通明的車站,「過了冬季之後,她的病情突然嚴重起來,無論嘗試什麼治療方式都不見起色,但我還是每天下課之後都會去看她……跟她說說話。老媽離開之前的前一個星期,恰巧碰上我的生日,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想辜負我的期待,原先已沒法坐起的她,在我生日那天,居然能坐挺起來跟我說話,我們一塊在病房唱了歌、切了蛋糕,老媽還調皮地將奶油抹到我的臉上。她說,過了生日之後,大我已經是小大人囉,要懂得對自己負責,做個溫柔且認真的孩子。」

  「後來……」火神頓了頓,語調稍稍放緩了些,「…老媽離開的那天早上下了大雨,整個谷中都霧濛濛的,我原想先繞去醫院一趟,再到學校去拿不小心忘在教室的東西,但不知道為什麼,走在前往醫院的路上的我卻突然改變心意,決定先到學校去……之後,當我趕到醫院的時候,老媽的病床已經空了。」

  「……火神君。」

  「我啊,愧疚了好一陣子,要是那時的我先到醫院一趟,是不是就能再和老媽見上最後一面呢?我不由得這麼想。」

  「老媽下葬之後,我和老爸搬回了原本的住所,而那一年的秋季,老爸為了工作,決定將我帶到美國去。離開日本的前一天,我心底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想再去看看她。」

  「那時的我雖然已經對這附近很熟悉了,也看得懂路名,但從沒有自己坐電車來過這麼遙遠的地方。」他輕吸了口氣,「但就只是憑著一股『在離開日本之前好想見見老媽啊』的衝勁,一個人跑了過來,還記得那天的我一大早就出門了,但等我抵達這裡,天早就快要黑了。」

  「當時的我又餓又累,但在那上頭迎接我的,卻只有冰冷的石碑。所以我一見到老媽的名字,就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我好想待在這裡啊,好想待在媽媽身邊。」

  沉默片刻,他急急眨了幾下眼睛,確認眼眶裡頭不存在著什麼情緒泛濫的液體,「……後來哭累了,我還是走到後頭,替老媽摘來了花,她最喜歡花了,以前她還住在醫院的時候,只要有人送花來,她總是非常高興。」

  「後來,我一個人沿著這漆黑山路,腫著眼睛回家,那段返家的歸途對我來說,始終是最遙遠的一段路,然而當我從美國回來,獨自住在日本的時候,我卻也沒有勇氣來看她……這段路,怎麼說呢,只有我自己走的話,永遠都是那麼漫長啊。」

  「不過,」火神垂下眼來,悄悄地握住了對方的手,「現在因為有你這傢伙在我身邊,所以我已經不覺得寂寞啦。」

  聽他一言,黑子眨了眨眼後深呼了口氣,像是釋然,「……我相信她一定能體諒火神君,並明白你的心意。」

  火神半闔雙眼,往後又迅速地舒張開來,他說,「…是啊。」


  兩人走進月台,等待前方列車進站的片刻,黑子突然開口問道,「不過,不知道火神君的母親會不會同意我們結婚呢?」

  「嗯?欸,」火神搔了搔頭,倒沒想過這個問題,「嘛,老媽她挺開明的,應該會答應吧。」

  「……倘若她不同意的話?」

  「哈?哪會有這種事啊,那、那我就去說服她,說到她同意為止…」他又仔細思索了會,「……唔,我們還是不要多徵詢她的意見好了,雖然她是我的老媽,但我還是很怕鬼的啊,還是、還是…」
 
  聽到這裡,黑子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那我們之後還得多加把勁,常常過來看她。」

  火神偏頭望了黑子一眼,遲疑片刻,而後像是掩飾情緒似的使勁地揉起了他的腦袋,說道,「那你之後也要跟我一塊來。」

  「好啊。」

  「等到我們都七老八十走不動了也要…」

  「……那我可能要請火神君揹我過來。」

  「好,我揹你,」他笑了幾聲,「讓我們一起走完它。」


  一同走完漫漫長路,一同走完最後一哩遙遠的歸途。


  ■

  自從得知火神君的家族構成之後,就一直想嘗試寫寫這樣的設定,原是想在1011火黑日時將這篇當作是火黑日賀文的,不過後來心想這設定實在有點報復社會啊(。)於是一直拖著,越拖反而越寫不出原來所思所想的那個氛圍,最後成了這篇以火神君自白與對話為主的文章。

  幾乎沒怎麼在場次前感冒的我這次居然不小心感冒了,導致在寫這篇文的時候一直有種喝醉的感覺,若內容有什麼問題或其他奇怪之處,還請大家多多包容,很少讓火神君講這麼多感性話的我也不太確定這樣的安排是否恰當,倘若閱讀完畢之後能感受到這兩人之間的幸福的話,那就太好了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非常感謝!


黒子のバスケ | Comments(4)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果然是暖暖的感覺,雖然死亡是悲傷,禁忌的話題,這次表達的有種圓滿的意義。還請繼續加油寫文,期待火黑夫夫後續情況。

路人 ☆

之前一直想挑戰這類涉及到火神君母親早逝的題材
一度覺得過於沉重沒辦法寫出溫馨感
倘若覺得有一絲圓滿的感覺就真的是太好啦!
希望兩人在火神君母親的守護之下能一直幸福平安的走下去

謝謝你!我會加油的U////U

No title
嗚姆,邊看邊哭阿,好感動喔QAQ
黃冥珀 ☆

一直都想寫寫這種題材,但又覺得這不是一個容易處理的題材
如果有稍微覺得感動的話就真是太好啦QuQ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