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

【火黑】紙戒(2014火黑日賀文)




.《黑子的籃球》衍生同人

.火黑傾向




  ■ IF職業設定
  ■ 難得寫了火神君愛吃醋的一面
  ■ 遲到有些時候的火黑日賀文



  紙戒


  近一兩個月來,火神大我屢次在自家的客廳裡發現了些惹人不快的東西。

  起初只是在客廳的沙發上找著了孩子的繪畫圖本、兩隻顏色不同的蠟筆,及一只編得歪歪扭扭的花圈,再來,又在鞋櫃上的雜物籃裡發現了彩球,和畫著一對牽手人偶的紙燈籠,燈籠上的人偶有著一頭淺藍短髮,穿著圍裙,還有雙豆點大的黑眼睛,藍髮人偶另一側,則畫了個比他矮小許多的男孩,蠟筆替男孩咧了一張紅紅的大嘴,笑得十分開心,燈籠最末留有一言,對漢字尚不熟悉的幼童只得用平假名寫下:「最喜歡黑子老師!」

  然而,這種種的「手工製品」都不是惹他煩躁的原因,畢竟作為幼兒園老師的黑子,本就時常會收到些學生們滿懷心意的作品,多次看下來,火神都將那當作孩子們可愛的童言童語,然而唯有這次,他竟感受到了沒來由的可畏之意。

  一切的肇因都得從這枚紙製的拉環戒指說起。


  兩人共同分擔家事雜務數年,一向都是輪替著整理,今個火神打點廚房這塊,臥室隔日就由黑子清掃,從未固定,追溯至同居初始,原打算一手攬下家務工作的火神在黑子的堅持之下,只得出讓自己做得習慣的手頭工作,就因黑子一句「住在這個家裡的每個人都有維護環境的責任」,因此除卻料理之外,居住環境的打理事務幾乎是對半著分攤。

  就在立下約定的隔日,火神下了班後回到家裡,便見玄關旁的備忘記事板上,給黏了一張大大的「火神黑子家生活公約」,火神脫了鞋後站在板前,雙手插腰仔細凝望了好一會,而後才偏頭向屋內喊道:「黑子老師,這是幼兒園的生活公約吧?怎麼跑進家裡來了。」

  生活公約適用在任何地方。待在屋內整理教具的黑子回話,火神聽他一言倒沒說話,僅又細細地思索了會,接著才又嚷了一句,那什麼時候才會改成「火神家」的生活公約啊?

  這次待在屋內的黑子倒沒回應,良久,才悠悠地答了一句,我看下回該把火神劃掉,直接改成黑子家的就行。


  這周末,恰巧輪到火神打掃玄關客廳,兩人一狗的生活其實十分簡單,就算再怎麼折騰也不大會把房子內部弄亂,偶有發懶的時候也只是亂扔幾件衣褲、不將鞋子放進櫃子而已,總言之,整理屋子其實不必耗費太大心力,只得將茶几上頭的生活用品收拾乾淨、擦個沙發,掃掃地板就行。火神一路自玄關打理進客廳,擦完櫃子之後順手整理起昨夜沒塞回書架的雜誌,即在此時,他在茶几上專裝鑰匙雜物的小籃子裡,突然發現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枚紙製的戒指。

  正確來說,只有上方的「鑽石」是紙做的,此外剪裁成寶石形狀的色紙下方,則用膠帶包裹著個打磨平滑的易開罐拉環,做出一個在孩童眼中足以似假亂真的戒指模樣,火神拿高了那只紙鑽戒,東瞧西瞧,心想大抵又是孩子們送給黑子的禮物時,伸手一個磕碰,沒黏好妥銜接處竟突然裂了個大口,開口朝外,露出紙張內裡,內裡的紙片上頭寫了點東西,火神定睛一看,上頭歪歪斜斜地寫了一行句子。

  黑子老師,請你和我結婚!

  火神眨了眨眼,腦袋一蒙又瞧了會下方署名,接著便像是如臨大敵般地跳了起來。

  「喂喂這傢伙是誰啊!」拿著這個半裂的戒指,火神著急地找著了正在房內整理教材的黑子。

  「…什麼?」黑子回頭,接下了火神遞來的東西,「啊,這不是浩人君送給我的作品嗎,火神君在哪見到的?」

  「客廳的籃子裡,這裡頭都寫了些什麼啊!」

  黑子低頭細看,將上頭所寫的話語一字一字地唸了出來,「黑子老師,請…你和我……結婚?」他愣了愣,又再仔細翻看了回,「這孩子也真是的。」

  「……這不就是常把自己的課間作品送給你的那個傢伙嗎?」火神回想起了那只燈籠和黑子收過的各類卡片。

  「嗯,是的,」黑子點了點頭,「他是個對藝術很有天分的孩子呢,而且似乎特別喜歡黏著我,也常常寫卡片過來,」他低頭微笑,「沒想到這次藏在這裡啊。」

  「……你怎麼說得一派輕鬆的樣子啊,」火神撇了撇嘴後說道,「這、這傢伙根本居心不良啊!」

  「他只是個六歲左右的孩子而已……雖說浩人君確實相當聰明。」

  「那也聰明過頭了吧!這一陣子家裡堆滿了他送給你的卡片或作品,這也就算了,每張卡片都寫了這麼…這麼直白的話,」火神比劃著雙手,並加重語氣,「喂喂黑子,你要知道!現在的小鬼才不像你想得這麼單純,每個都成熟得很,像上回,局裡附近的小學舉辦了消防演習,那回輪到我和前輩們出勤,去到現場後才發現,每個小鬼都精明到不行啊!所以說絕對不能以為那只是他們的童言童語,因為──」

  難得見火神這麼嘮嘮叨叨地說了一串,黑子默默地聽了會,而後才開口說道,「火神君和孩子計較什麼呢。」

  「就說了是因為──」

  「……難不成,是在吃醋?」

  「才、才不是好嗎!」

  「嗯──確實,」他思忖了會後,突然起了點壞心眼的念頭,「說起來,浩人君既懂事又聰明,為了討我開心,語文總學得特別好,會的詞語比同齡的孩子來得多,也十分有禮貌,」黑子特意回頭瞧了對方一眼,而後晃了晃手上的東西,「還率先送了我戒指,我還是第一次收到戒指這個禮物呢。」

  聽到這,火神著急地一把站起,「戒指什麼的我、我也能送啊!」

  「……火神君還是遲了一步啊。」

  「你想要什麼樣子的?」火神一把向前,握住了他的手,使勁地搓搓揉揉,「要有鑽石的?還是寶石的?無論多貴都……哎!」

  天真的傻瓜。

  就只是逗逗你而已啊。黑子伸手彈了下火神的額心後又抽回了手,見對方疼得皺眉後又給他摸了摸,說道,「……不是說好整理完家裡之後要去打籃球,還去不去了?」


  他將紙戒指擱回了籃子裡頭,往後數日,時不時便能見得坐在沙發上的火神與它大眼著瞪小眼。其實火神一向大氣,黑子無論做了什麼去了哪裡,他也從來不曾掛心,一來是黑子自個便會稟報整日行程,二來,那是因為他們互相信任。

  因此,能見到火神這般吃味的模樣也算是件難能可貴的事情,不妨礙生活不傷害感情,黑子仍沉浸在這般戀人吃醋的氛圍裡暗自竊喜,於是也就由著他去。

  某日夜裡,黑子下了班回家,一進家門就發現裡頭仍是暗沉沉的,積著日陽曬過的悶氣,他慣性地按亮了玄關燈,拉開鞋櫃,卻見火神的鞋子仍在櫃裡,擺放得十分整齊,他疑惑地向內探了探頭,心想火神若是在家,怎就放著客廳這般漆黑闃寂,燈也不開,難道是累得先一步睡了,甚至睡得迷糊,至此還沒甦醒。
 
  「…火神君?」黑子摸黑入內,試探性地喊了聲,卻沒人回應,客廳的大燈設在窗邊角落,離玄關有著一段距離,「你回來了嗎?怎麼不開客廳的燈……唔!」

  突然,一雙強勁的手從後摟住了他的腰,連帶著捉緊了他本要掙扎的手,而後一個重心不穩,他與這來路不明的「陌生傢伙」便雙雙跌進了沙發裡頭,黑子被這樣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好大一跳,他靜默著不敢作聲,還以為是遭了小偷。

  「你……」

  眼睛逐漸適應了漆黑的環境,黑子眨了眨眼後偏過身去,瞄了一眼對方的外衣及身形,卻覺得萬分熟悉。

  「…做什麼呢,」他試圖掙扎了下,「我很重的,快點起來。」

  「你怎麼知道是我啊?」攬住黑子的腰部向後,火神拉著他,一把坐了起來,「一點都沒有被嚇到的感覺。」

  「剛開始是有些嚇到……不過馬上就認出是火神君了。」

  「什麼嘛,真不好玩。」作戰失敗的火神不甘心地掂了掂他的手,語氣略顯失落。

  「不開燈嗎?」

  「……先送你一樣東西,」他故作神秘的握住對方的手,「快把眼睛閉起來。」

  又在做些什麼啊,黑子輕笑,但仍順從地閉起雙眼。而後便覺身後一陣慌亂的聳動,突然,他的左手掌心猛地被塞進了一樣東西,冰涼涼的,像個硬實的金屬環,那樣冷颼的觸感擦過他的指尖,往後按進了他的指縫,指縫那頭有條突突跳著的脈搏,一響一響的,就像個測量心跳的計拍器,那只套牢手指的東西,即在此刻探測起他的內心。

  他還沒等得及火神開口,便自行睜開了眼睛,火神的雙手比他大得多,一手一個,包覆住了他沒能緊握的掌心,「火神君?」

  「喂,你這傢伙為什麼這麼著急啊!」我還沒準備好啊。火神嘀咕一聲,這才放開了他的手,偏過臉去。

  套在黑子手上的是一只銀環,而銀環上頭,則包覆著層寶石模樣的色紙。

  他微微怔愣了下,接著便開口問道,「……這是?」

  「快點打開來──」

  火神君還在介意那件事嗎?他一面臆想一面拉開了裹著的紙,同樣笨拙的筆劃歪扭的包法,然而與之不同的是,單薄的紙張下頭,這次卻貨真價實地包覆著閃閃發亮的寶石。

  上頭僅僅寫了一行句子。

  will you marry me?

  黑子細細地瞧了一會,接著才笑出聲來,「……火神君真像是個小孩子。」

  「什、什麼啊,」沒能猜準對方的反應,火神的嗓音聽起來有些懊惱,「誰是小孩子!」

  「你很在意浩人君送給我的東西嗎?」

  「…也不是特別在意……什麼的,」他支支吾吾了陣,「只是…只是……我老早就想著這件事情啦,只是一直沒機會說而已,沒想到會被那小鬼搶先了一步…」

  「所以?」

  「我只是希望……我是第一個向你說出這句話的人。」

  黑子停頓了下,而後便又咯咯地輕笑起來。

  「好啊好啊,你笑吧!」火神的神情略顯慌亂,還參雜著些許的不服氣,「真是的,虧我今早還緊張到摔破了一個杯子。」

  「我不是取笑火神君你…」他放低了語氣,而後緩緩地將戴著戒指的掌心擱到對方的手背上頭,「……而是太過開心。」

  「…不是覺得我這麼做很孩子氣嗎?」
 
  「是啊,但我就是喜歡火神君的這種個性。」

  聽他一言,一直繃緊著神經的火神瞬間鬆懈了情緒,往後只得搔了搔頭,掩飾起自己的羞赧之意。

  「另外一枚呢?」

  「嗯?」

  「戒指是成對的吧。」

  「哦,」火神從口袋裡頭掏出了另一只戒指,「在這裡。」

  黑子接過,而後便拉來了火神的手替他戴進,黑暗中得以見得的微弱光芒全積累在這兩枚發亮的銀戒上頭,一時令人目眩神迷。

  「會不會太簡陋了?」

  「什麼?」

  「原想舉行婚禮時再交換戴的…」火神舉高了他的手,「……結果現在就這麼輕易地戴上了。」

  黑子向他的懷裡靠攏了些,說道,「…那之後再送我一枚紙製的?」

  火神一愣,而後笑了聲,「好啊,你要多少,都能給你。」


  「不過,還沒聽到你給我的答覆啊?」

  「……等到婚禮上再說也不遲吧。」

  「你都已經戴上戒指了。」

  「嗯…不過我還想先去答覆浩人君那頭呢,畢竟他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黑子佯裝困擾地頓了頓,「…好煩惱啊,要回答些什麼才好呢?」

  「喂喂喂,才不必理那個小鬼!」

  「那火神君得再口頭問我一遍才算數啊。」

  「……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黑子回過臉龐,仰頭親了親他的嘴角,答道,「Yes, I Do.」

  在我心底,有著千百萬個願意。


  互信互愛,相知相惜。
  與你相遇後的每一日都是奇蹟。

  ■

  原先在我腦內是很萌的但怎麼寫出來就這麼不成人形了(。
  
  其實改了幾次還是不滿意,但為了了表我對火黑醬的一番心意(雖然遲到了好些時候)還是貼出來了
  這一陣子剛開學忙於課業久沒寫文很是生疏
  怎麼寫都不對勁啊TT

  我一向喜歡這類型的求婚梗
  就如患得患失最末寫的,火神君不會問「你願意嫁給我嗎?」而是「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非常喜歡平等以待互重互愛的他們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雖然我實在言不及意,但光靠腦補想想畫面可能還是很萌的(喂
  希望火黑醬能得到幸福

  2014火黑日快樂!

  
黒子のバスケ | Comments(6)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雖然是小孩子,但也不能小覷喔火神君!(搖搖食指)
小孩子可以光正大的跟黑子撒嬌,一不留神黑子可是會被搶走的XD

前面的生活公約好可愛,火神黑子家的話火神還是在前面啊不要不知足XDDDD
要不然就要變成黑子家囉~

後記那裡我也有類似的想法。
用嫁娶常常會有一種地位上的不對等感,有結婚這種字彙真的太好了
說到這裡英文真的很方便,用marry就可以了(炸)

No title
一邊看就一邊想「火黑真是很萌~~」
求婚梗很DokiDoki的説>///<
尤其那句「Will you marry me?」
每次看到火神説這句時,我都不自覺地回答「Yes,I do」v-10
事後才發現自己的失態...><
不能的,我不能嫁給火神的><因為跟火神君結婚的必須要是黑子!!!!!!!!!!!!!!!!!!!!!!!!!
No title
段考前兩天看到這個,覺得被教科書荼毒的心靈得到治癒了~~
話說,和澄大大cwt38沒擺攤嗎?
snowball ☆

小孩子可是不可小覷的啊火神君!
現在的小男孩十年之後就長成了翩翩美少年
有危機意識感果然是對的!

對啊不知足的話就變成黑子家了!!!!!
以後名字也規定要寫黑子大我不能再寫火神大我了!!!!

「結婚」這個詞是個中性的詞彙
沒有某一方必須屈服於某一方的感覺
相信如此尊重黑子的火神君肯定會這麼說的吧!
不過marry真的方便多了,會英文的留美高富帥就是好啊(ry

謝謝!
Luyee ☆

其實我實在很喜歡寫各式各樣的求婚梗XD
腦內有好多求婚辦法
而且讓火神君開口求婚這已經是第二次啦www
我也是每次都忍不住想回答「Yes, I DO.」(喂
不過心底想想還是黑子最適合火神君啦!希望他們能永遠幸福。

謝謝~

黃冥珀 ☆

段考辛苦啦~
有哦我CWT38兩天都有攤位,兩天都在一樓K56!
後來驚覺我居然忘記置頂攤位訊息,趕緊來寫一下XDDD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