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8

【鬼白】酒與情熱




.《鬼灯的冷徹》衍生同人

.鬼灯x白澤傾向





  酒與情熱



  「你還真是怎麼喝也喝不醉呢。」

  鬼灯瞥了眼托著右頰的白澤,仰頭一倒,不動聲色地將木杯內的酒水喝盡。

  回溯前夜,一場廣邀地獄官吏名人的盛宴才剛掐熄,大伙興致高昂,一路自晚膳時分喝到三更,沒當足酒國英雄也堪能與杜康較勁,直至最後醉的醉倒的倒,意識茫茫然的傢伙則群起鼓噪,恰是證明了叫喚地獄的爆滿之因,不受控制的醉鬼們總存在著點可怕的劣根性。

  前腳阿香才剛領著唐瓜茄子出門,後腳桃太郎便揹起醉得不省人事的一寸法師,打算將他送回獄卒宿舍的住所去,眼下還算清醒的獄卒寥寥無幾,得將這些醉倒的酒鬼們一一帶回,著實也是一大工程,而桃太郎與一寸法師也算頗有交情,如今到了這個地步,也就只剩自己能帶他回去。

  撐起對方一邊肩膀的桃太郎臨走前回望了眼店內,環視一圈後不禁心驚肉跳地嚥了口口水,眾鬼們走的走散的散,如今這杯盤狼藉的鋪內,竟只剩下這容不下彼此的黑白雙煞。桃太郎臉色發白地抖了一抖,便支支吾吾地開口說道,「……那麼,我就先送這傢伙回去了,待會再過來接白澤大人回去。」

  「沒法回來接這頭白豬也無所謂,」鬼灯半舉著酒杯的手比劃了下,「我就在他的身上戳幾個洞,做成豬肉串燒烤了就行。」

  「還請您手下留情…」

  不敢再多待片刻的桃太郎急急關了門,扶著一寸法師,一溜煙便消失蹤影。


  回頭再看店舖裡頭。

  徹底醉倒的白澤正面色潮紅地趴在桌上,時不時發出些不成調的氣音,貌似半醉半醒,而正坐在對頭的鬼灯卻像是絲毫沒有醉意,只是一個勁地喝著清酒,十分安靜。只見過了一會,原先仍坐在另頭的白澤不知何時來到了鬼灯身旁,突然眼巴巴地覬覦起對方手上的酒,伸手一撈,就想搶過木杯。

  「……酒。」

  鬼灯抬高手臂,輕鬆地避開了對方突如其來的奪取,「白澤先生,您喝醉了。」

  「我才沒醉。」放棄搶奪的白澤改撈起桌上半倒的清酒,仰頭又是一口。

  「只有醉鬼才會說自己沒醉,」眼見那朝向自己倒來的身軀,鬼灯不禁嘖了一聲,「真是頭沒用的東西。」

  「…就、就說我沒醉了,」白澤搖搖晃晃地坐了起來,不甚安分地摟住了鬼灯的後頸,「不然我告訴你一件事吧,我啊──可是最喜歡你了。」

  他溫熱的唇瓣緊貼著他的下顎,輕聲說道,「…這當然是騙人的。」

  濃烈酒香混雜著藥草的氣味撲鼻而來,鬼灯眼神凜冽,捉起白澤手腕向後一壓,使力地吻住了那雙滿是蠱惑的唇瓣,一時濡沫相偎,唇舌交纏,良久,直到將對方吻至近乎氣力盡失,他才放鬆開來,鬼灯望了一眼那神情恍惚的面容,僅是俯下身來一字一字說道,「但我可是最討厭您了。」

  ……然而說是真的,卻也絕對是騙人的。


  「什麼……?」聞他一言,正受酒精麻痺的白澤沒法聽清,僅是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什麼也沒說。」

  鬼灯低頭,再度堵住了那張欲言之口,爾後不久,意識渾沌的白澤竟就如此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萬事萬物藉酒生膽、藉酒成謊、藉酒訴情。

  他默默地盯了一會,沒能作聲,只是起身盤坐,再度添滿杯內清酒,並仰頭一口飲盡,眼望酒鋪外頭一片燈火通明,這處正是永夜久樂,惑人不懈的眾合地獄。

  今夜地獄仍舊無星無月,一夜無眠。



  ■

  混更新小短打
  難得寫了一個溫柔的鬼灯大人…
  白澤大人還挺容易喝醉的,總覺得酒醉之後的白澤大人好可愛啊



其他同人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
No title
對啊,這樣好有愛!!(醉酒的白澤什麼的最可愛了呢
黃冥珀 ☆

而且喝醉之後就能做很多這樣那樣的事啦A_A
下次還想寫看看其他喝醉的梗!

謝謝~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