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4

【獨伊】房租番外 - La vita è bella - 3





1.本系列與真實國家、人物無任何關係,為APH同人衍生創作。

2.本系列為獨伊







3.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桌上沒有任何一張相關訊息的紙條,也沒有一點雜亂的痕跡,完全就如早晨路德維希出門前,所整理乾淨的模樣,乾澀而條理分明,一絲不苟,但這樣莫名的整潔卻讓路德維希心煩意亂,因為那彷彿是菲利奇亞諾並不曾存在於這裡。


夜已經深了,菲利奇亞諾會到哪裡去?這幾天也沒有特別聽說,他有什麼需要出一趟遠門的行程或工作,還是徹夜不歸的聚會……還是他說了,自己根本沒有發現?路德維希心裡一驚,努力回想這幾日和對方對話的內容,卻越想越沒有頭緒。


疲憊不堪的路德維希斜靠在床鋪上頭,給菲利奇亞諾撥了幾通電話。


沒有人回應,或是在響了幾下枯燥的連接聲後便轉入語音信箱,一連打了五通,最後可以判斷出對方的手機目前似乎是關機狀態,"喀"地一聲,路德維希闔上了手機,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又該從何問起找起菲利奇亞諾不明的下落。


心中混亂成一團的路德維希,用力的撥了撥自己額前的髮絲,讓它們散落下來,他寬大的掌心緊靠著了無生氣的淺藍色床單,明明是夏季的天氣卻冰涼的令人發寒,實在無法,怎麼樣也無法冷靜自持,唯有碰上這傢伙的事情,路德維希的行為模式才會變的遲鈍且不知所措。


於是他就這麼整夜沒有闔眼。



* * *



直到早晨,他們那間住了多年的屋內仍然只有路德維希一人,門鎖絲毫沒有被打開過的痕跡,路德維希瞧了一眼身後的落地窗,今日仍然是個炎熱的晴天。


儘管路德維希的心上仍舊掛念著菲利奇亞諾的事情,但系上的課程與實驗還是必須繼續,用雙手拍了拍自己一夜未眠的臉龐藉以振奮精神,他站了起來,準備前往浴室梳洗,路德維希站在鏡前,他揉了揉似乎已經冒出些微血絲的眸子,那是一張憔悴的面容。


隨意換了一套衣服,匆忙的背起了背包便出了家門。


然而,一整天他仍然無法靜下心來。


一但實驗與課程有空檔時間,他便會逐一打電話詢問菲利奇亞諾的幾個好友,但總是得來了失望的答覆,再來連工作室那裡也仔細地問了數遍,結果仍然是一無所獲,最後他終於鼓起勇氣打給了基爾伯特,不意外的惹來了對方一陣驚慌失措以及抱怨。


他忘了帶自己的講義與實驗報告,連課本也帶錯成明天的了,做實驗的時候也是特別不順遂,不知道弄壞了幾個培養玻片,記錯了幾次看似簡單的過程,最後似乎連同實驗室裡的同學們也注意到了路德維希的不對勁,直問著他需不需要回家休息。


路德維希不時分心的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假想著任何聲響或震動,都是菲利奇亞諾傳來的一封訊息,但反光的屏幕上頭仍然是一片空白。


終於挨到了最後一堂五點的課,當下課鐘聲響起,路德維希像是脫力似的靠在椅背上頭,怎麼也不想動作,周遭的同學們紛紛各自走散,亮晃晃的日光燈在夕照的輝映之下卻顯得有些慘白,他從口袋的位置摸出自己的手機,再次看了一眼簡訊欄,僅只有方才基爾伯特所傳來的訊息而已,詢問過了菲利奇亞諾那曾待過一年的藝術大學,那方的表示並不知情。


嘆了一口長氣,路德維希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額際,再怎麼回想也無法想起,菲利奇亞諾曾對自己說了些什麼,他不只一次責怪自己,是不是太沒把對方放在心上了,是不是疏忽了對方,儘管每次菲利奇亞諾還是會撒嬌的要求自己多陪他一些,但最後路德維希仍會用勸說的口吻,告訴對方自己很忙、沒有時間。


因為習慣了、知道那孩子一定會在那裡,路德維希才會如此安心的處理任何事情,因為他總是認為,只要一回家,就會有著溫暖而可愛的笑靨迎接他。



手機突然地響起了震動,路德維希臆想著或許是基爾伯特給自己的回覆,他打開手機一看,沒想到簡訊寄件人卻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菲利奇亞諾。


只有短短一句。



「我在義大利。」




* * *


我寫的好雜亂,以後會仔細修稿的
word差點爆掉了,幸好沒事

感冒好討厭,喝可樂治療好了



獨伊|房租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